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5 阴阳太极图

55 阴阳太极图

  老钟躺在血尸旁跟这血尸一个样,说明这血尸就是他自己。

  我和大师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当时真懵了,那是一种绝望,感觉我们再也走不出去了。

  而老钟也是一言不发,默默的躺在了血尸旁,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是不是跟我们一样绝望。

  不过老钟脸上的表情还算祥和,可能是在想办法吧。

  很快,老钟就开口了,他对大师说:“来,你也躺到我的身边来。”

  大师很听老钟的话,默默的躺到了老钟的身旁。

  当大师刚躺下,老钟突然一个翻身朝大师扑了过去。

  很快,老钟就一把将大师的上衣给扯掉了,然后用手中的桃木剑刺在了大师的胸口。

  说实话,当时我就愣住了。

  老钟这是要干嘛?

  难不成老钟也精神崩溃,跟老张和少妇一样,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心生异心,要叛变了吗?

  一想到这,我赶忙朝老钟跑了过去,想要拉住他。

  不过我当时并没有对老钟的怨怒,我就是单纯的想拉住他,阻止他。老钟也许只是一时迷失了心智,等他缓过劲来会恢复正常的。

  可是我的劲道并没有老钟大,当我抱住了老钟的腰,老钟依旧用桃木剑在大师的胸口刺着。

  一向惜命如金的大师并没有配合我一起反抗,他只是睁大了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老钟,同时嘴上说着:“师傅,你…你…”

  老钟没有说话,继续的在大师胸前刺着。

  而大师则很快说了句:“师傅…苟建我不怪你,我的命都是你给的…希望你和维子能走出去…”

  很快,大师又对我说了句:“维子,如果能出去,欠我的钱,就还给我师傅吧,那是我赚了为他养老送终的…”

  说完这句话,大师就一口气喘不上来,闭上了眼睛,没了呼吸。

  而老钟也停下了手中的桃木剑,一个猛子站了起来。

  我死死的盯着老钟,对老钟道:“老钟,你,你还有人性吗?你口口声声的满嘴仁义道德呢?就这样随便被你践踏了吗?”

  而老钟依旧没有理我,只是再次蹲下身子,然后猛的一个大耳光子扇在了大师的脸上,边扇还边说:“没用的东西,给老子起来。”

  听了老钟的这句话,我愣了一下,他不是杀了大师吗,怎么还能起来?

  而大师果然很快就醒了,他睁着眼睛,一脸茫然道:“啊,我没死?没死?”

  老钟又扇了大师脑袋一下,然后道:“死什么死,我刚才是帮你将身上的封印给解了。”

  听了老钟的这句话,我赶忙低头看向大师的胸口,果然,老钟并不是单纯的刺杀大师,而是在大师的胸口刻了一片很奇怪的符号,看着有点像张符?

  我和大师都很不解的看向老钟,而老钟则继续道:“还记得我五年前见到你,你被鬼上身的事吧?”

  大师立刻点了点头,我估计当时就是老钟救了大师一命,所以大师才这么敬畏老钟。

  老钟很快就继续道:“知道为什么小鬼没近过你身,而偏偏被一个就连我都差点没对付得了的恶灵缠身了吗?”

  大师的脑袋跟个拨浪鼓似得摇了起来,而老钟则继续开口道:“因为你的体质同样不简单,你也是一个天生阳体,是强大恶灵最好的宿主!当时我就算到你在三十三岁的时候会有一劫,所以我封了你的阳体,等过了那一劫,你身上的封印自然会解开。眼看着再过两年这一劫就要来了,但现在我不得不主动帮你解开我给你的封印,让你去面对这一劫,因为可能很快你的天生阳体就要派上用场了!”

  卧槽,我就说老钟为啥要收大师这吊丝当徒弟呢,原来大师的体质也不简单啊!

  大师立刻问老钟,能派上啥用场,是不是可以帮我们出去。

  老钟很快就回了句:“不是帮我们,而是帮他。”

  说完,老钟就指了指我。

  我们都很不解,而老钟则继续道:“命运这玩意,有人信,有人不信。信它的人跟着命走,不信的人被命拖着走。诚然,这世上不排除有可以逆天改命的大人物存在,但我老钟并不是,还差的远。所以,我有预感,我可能真的要把命丢在这个土墓里了。如果真到了那一刻,我希望你们谁也不要救我,那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成全是最好的选择,这或许可以缩短你们在这里逗留的时间。”

  成全,这一刻我才感觉老钟这古板的老头是多么的伟大。

  很快,老钟就继续道:“这已经是第三个墓了,很明显,一切按照发展来的话,只有和那个墓的属性相关的人死在了里面,才会有出口。老张、潘巧巧、我、王维、大骚,我们五个人的命应该是这个空间想要的东西。”

  是啊,老钟说的这个我也想过,可是老钟干嘛要突然将大师身上的封印给解了呢,隐隐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老钟很快就继续道:“但是,现在我解了你这孬货的封印,那我们就有了一个契机。你和王维一样,天生阳体,而且还是阳金命,你或许可以替他一死。你师叔他是火木命,死了也没法替代潘巧巧的水命。但是你替王维去死,王维应该就能走出去!”

  听了老钟的话,我立刻摇了摇头,即使大师真可以替我死,那我也绝不接受。我孤独了这么久,和大骚相依为命,好不容易认识了个兄弟,我坚决不能让兄弟替我去死。

  我边摇头,边对老钟道:“不行,坚决不行,我不接受!”

  而老钟则看了我一眼,然后道:“先别急着否决我的提议,听我把话说完!”

  然后,老钟就继续说:“想想之前在水墓、火墓以及那无影村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第一个女鬼单单勾你的魂去让你看到了出口?为什么小奴那可怜的丫头只对你有好感?为啥之前那铁皮怪人,单单为你指明方向?”

  老钟的几个问题把我给问住了,是啊,这是为啥呢?

  很快,老钟则继续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有一点很明显,你和这个空间有着一种莫大的联系。里面的人可能也都和你有关系,你是最有可能走出去的人!”

  老钟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大师替我去死,我就一吊丝,就算突破了祭酒道士,现在是啥在家道士,那我出去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而老钟则继续对我说:“既然你和这空间有最大的渊源,那么你出去就有最大的机会去改变!想想那个假会长,想想那个可能和你有关系的王重阳!如果你出去了,弄清了来龙去脉,弄清了真相,或许可以改变。假如真的可以回到过去,你改变了一切,阻止了我们再进入这个空间,那我和苟建,还有老张他们就都不会死了。我们可以重新活一次,这不仅仅是为了你,同样是为了我们。所以,你必须接受!”

  说实话,听老钟这么一说,我有点动摇了,假如真可以,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强大的压力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忍不住问老钟:“那假会长到底是什么级别啊?”

  老钟很快就回道:“会长是幽隐道士,不过既然那假会长可以将会长给杀了,藏在了床板底下,那证明他只能更厉害。幽隐之上,还有两道,神仙道、天真道,不过这基本很难达到,所以我怀疑假会长应该是幽隐巅峰。以你的体质和悟性,一切都有机会!”

  说完,老钟突然对大师道:“为师说的话你听清了没有?到了必要的时刻,替王维一死!如果你做不到,即刻逐出师门!”

  大师这猥琐的家伙此时很一本正经的对老钟回道:“一切听师傅的。”

  说完,大师又对我道:“你这家伙赚大了,如果我替你死了,你钱都不用还了。不过,维子啊,你可一定要回去改变过去啊,可不能真让我死了啊!”

  诶,当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接受还是拒绝。

  成全这玩意说起来容易,但要想做到太难太难,可是老钟和大师却愿意为我这么去做。

  试想一下,假如我真出去了,就算改变了,那时候的大师和老钟还是我身边的这两位良师和兄弟吗?

  很明显,即使是同一个人,思维也不一样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坚决不能接受。

  我模凌两可的说了句再说吧。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大小骚突然说了句:“快来看,这里是什么啊?会不会是出路?”

  我们赶忙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一路上我们每走一段时间都要被土中伸出来的血手给抓住,然后拖出来一具血尸。

  当我们赶到大小骚那里时,地上已经摆了七具血尸,七具被剥了皮的老钟的尸体。

  很快我们就发现大小骚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已经摸到了远处,似乎是找到啥东西了。

  我们赶忙朝她们的方向跑了过去,很快就发现在她们身前果然有一堵土墙,在墙上还画了一个很大的阴阳太极的符号。

  看着这巨大的太极图,一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干嘛的。

  而小骚突然张开了嘴,吐出了灵珠,然后将那灵珠朝阴阳太极图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