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6 老钟的成全

56 老钟的成全

  当小骚将那灵珠扔向了墙上的阴阳八卦图,我们忍不住都将视线投了过去。

  其实身后还躺着七具老钟的血尸体呢,但是那已经不是重点了,感觉这八卦图暗藏玄机,可能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要不然小骚咋将她的灵珠扔向这八卦图呢?

  是啊,小骚杂突然把灵珠扔向了这墙上的八卦图呢?

  我忍不住扭头看向了小骚,由于它吐出了灵珠,此时已经变成了本体,化成了一只红色的小狐狸,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的八卦图呢。

  诶,变成了动物,也问不出啥来了,我也只得继续看向那八卦图。

  很快,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当灵珠碰到墙上的八卦图,突吧阴阳八卦图突然转动了起来,隐隐间还发出了丝丝光芒。

  难道灵珠是触发阴阳八卦图的钥匙不成?

  正纳闷呢,那八卦图的流转速度越来越快,上面的光芒也越来越盛,很快就铺满了整个土墙。

  当时那场面就跟看电影似的,硕大的八卦图就像是被打在了投影仪上,而且还是3d立体的,跟道我们可以穿过去的门似的。

  很快,阴阳八卦图停止了转动,而灵珠也吸在了阵眼上。

  左阴右阳,一黑一白,配以乾、坤、震、冀、坎、离、良、兑八卦,看着就跟两条通道似的。

  不过很快我们就愣住了,因为在白色的阳面吸着七张人皮!

  七张并未风干,还带着丝丝血迹的人皮!

  这人皮像是被整个从身上剥下来似的,从头皮到脚,就跟蛇精蜕皮一样。

  而且我们能够看得出来,这七张人皮正是老钟的人皮!

  奇怪的是,这七张吸在阳面的人皮还他娘的长不是一个样!

  这里所说的长不是一个样,倒不是指他们不是老钟,而是因为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年龄并不完全一样。

  其中的人皮有跟现在的老钟差不多大的,但是最大的一个年龄看着要老不少,估计比现在的老钟要年老个七八岁。

  我估摸着,那可能是因为那一次,他们在这个土墓里逗留了太久的时间也没找到出口,当找到出口时老钟已经老了不少。

  那么,这里就是出口吗?

  我们正犹豫着呢,小骚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一下子就穿过了八卦图的阴面。

  小骚穿过去了,小骚真的穿过去了!

  心中一喜,然后我赶忙让大骚也过去,紧接着又让大师过去了,老钟犹豫了一下,也穿过去了,还好,老钟的人皮并没有被活剥了留在上面,看来这一面是安全的。

  我是最后一个穿过去的,当我穿过这八卦图时,我下意识的扭头朝身后看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卧槽在不远处好像有个人影子啊。

  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好像真有个人在偷窥我们,他戴着一顶斗笠,身上披着披风。

  卧槽,这好像是那个摆渡者啊,不对,这他妈的是王重阳啊!

  我开口就要喊,不过下一秒我已经穿过八卦图,看不见后面的人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大小骚还有老钟、大师都在我身旁,我这才松了口气。

  小骚往空中一跳,然后就将它的灵珠吞进了嘴里,重新变回了人形。

  而那阴阳八卦图也瞬即消失了,变回了一堵厚厚的土墙,我使劲推了下,完全推不动。

  我忍不住问小骚:“小骚,你是咋知道把这灵珠放上面可以开启这道门的?”

  小骚冲我摇了摇头,然后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直觉。”

  卧槽,直觉,这尼玛我能信服吗?虽说女人的直觉都是很灵敏的,但是哪有这么牛逼的?

  我就继续问小骚:“怎么会是直觉呢,会不会是你知道些什么?说不出口啊,跟我说说,没事的。”

  小骚一个劲的冲我摇头说:“不是的,不是的,真的只是直觉。”

  看小骚那很为难的样子,我只得作罢。

  不管了,反正似乎已经离开土墓了,我们往前走了看看,看看会不会有啥情况发生。

  当时我心里还挺兴奋的,老钟没死,我们还出来了,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简短的休整了一下,我们就继续往前走着。

  也奇了怪了,走着走着,我们就有一种感觉,我们这走的是路吗?咋感觉脚下跟烟雾似得,连路都看不清了呢。

  朝前看,往后看,都看不到路,抬头看,向下看,也是一种很迷茫的感觉。

  不管了,继续走,走着走着,我们突然看到前面好像有人。

  那里有一块很高的石台,上面好像有个人在回头观望似得,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身旁的老钟却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突然,不远处响起了一阵狗叫声,貌似是一大群狗叫。

  当时我就心中一喜,狗啊,只有人才养狗啊,难道我们快回到真实的世界了?

  不过这狗叫声听着挺凄惨的,而且很阴森,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老钟突然一拉我的手,然后道:“不好,快原路返回,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这是一条死路!”

  死路,我们都很纳闷,啥叫死路。

  不过老钟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还是赶紧原路返回吧。

  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那面土墙前,我忍不住问老钟:“老钟,为啥说是死路啊?”

  老钟则直接说:“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刚才我们走的是黄泉路,那块很高的石台是望乡台!那狗叫声传来的地方,那可是恶狗岭啊!知道再往前走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能是阴间!”

  阴间!

  一听这两个词,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草,我就说咋感觉那么阴森呢。

  而大师则很快道:“阴间?那这里不是有个还魂崖吗?听说过阴的人都可以从那回到阳间啊。师傅,要不我们继续走,看能不能回到阳间,那样就不用再去那什么阳金墓了啊。”

  老钟直接拍了下大师的脑袋然后说:“不行,恶狗岭后面还有金鸡山、野鬼村、迷魂殿、酆都城……过阴的人之所以可以过,那是因为他们准备了过路的东西,打狗的干粮、喂鸡的杂粮,安抚野鬼的三斤六两纸钱,我们什么都没有,继续走就是死路一条,还没到还魂崖,肯定就把命丢了,就算是我,也不行!”

  诶,这说法真是复杂,看来不能往前走了。

  小骚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重新将那灵珠往墙上一抛。

  跟进来的时候一样,那八卦图再次出现了,而我们也重新穿了过来。

  重新回到了土墓地里,我忍不住问老钟:“老钟啊,你不是说这是个平行空间吗?咋还有阴间的说法?”

  而老钟则直接道:“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平行空间位于阴阳二界之间,敢把空间放在这,其主人当真是嚣张跋扈,当真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难怪师叔老张他们一死魂就没了,可能是直接被送进了阴曹地府!”

  听着确实有点吊,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之前见到王重阳的事情。

  于是我赶忙扯开嗓子喊:“王重阳,王重阳,你在这里吗?我知道,你可能并不是敌人,你出来啊,我们聊聊?不管怎样,我们尝试着一起出去啊。你不是想复活那大妈吗,我们一起啊!”

  没有回应,也不知道王重阳他是走了,还是躲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忍不住扭头一看,卧槽,我看到王重阳了。

  不过王重阳不在我们这边,他在那八卦图阳面的另一面。

  虽然有老钟的人皮挡着,但是我还是看到了王重阳,他正隔着人皮的缝隙在看我们呢,那眼睛就贴在阴阳八卦图上。

  很快,老钟就直接开口道:“过去,快,你们都过去,阴面不能走了,你们走阳面,那里应该是下一个墓地了。”

  说完,老钟直接把大师一推,大师就被推了过去。

  很快大骚也穿过去了,而小骚也跳过去了。

  土墓里只剩下了我和老钟,老钟叫我赶紧的,但是我让老钟先过去,我生怕我过去了之后,老钟就过不来了。

  不过,老钟一掌就将我推了过来。

  等传过来之后,我甚至没顾不得上王重阳,而是直接喊老钟快过来。

  老钟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一脚垮了过来。

  不过当老钟刚触及到那阴阳八卦图,他的身体却猛的一下子被吸了上去。

  刹那间,老钟身上的衣服就被撕裂了,八卦上强大的吸力,吸得老钟的身体完全动弹不了。

  我们从八卦图上看不到什么鬼怪,但是那吸力很快就将老钟的头皮给吸出了好长一道血口子。

  血口子一出现,老钟的皮就被慢慢的往下撕扯了起来。

  我一下子就吓傻了,不好,老钟过不来!再这样下去,他的整张皮都要被活剥下来了!

  老钟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别管我了,快,你们快走!我逃不过的,王维,如果能出去,记得一定要守住本心,一切都有机会的!”

  当时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赶忙对小骚道:“快,快,快把你的灵珠给取下来啊,快救老钟啊。”

  也不知道小骚变成了狐狸,听不懂我声音还是咋的,它居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地上,用她的狐狸眼看着正在被活活剥皮的老钟。

  我狠狠的摇了几下小骚,但是它却没有反应。

  我急死了,这才想到王重阳。

  我扭头一看,王重阳不在身边了,四下扫了一圈,很快我就看到了他。

  他就在不远处,正默默的看着呢。

  我一下子就朝他冲了过去,来到他的身前,我扑通一声就跪在了王重阳的身前,我想求他救老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