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7 自虐狂

57 自虐狂

  扑通一声跪在了王重阳的身前,我死死的抓住他身上袍子的衣角。

  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跪在这个我曾经恨之入骨的老头的身前,真是造化弄人。

  我用近乎哽咽的声音对他说:“不管你是谁,我现在明白了,你并不是坏人,快出手吧,救下老钟。只要你把他救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我配合你行动,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不过王重阳却并没有理会我,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像棵树,宛如石相。

  我晃了几下王重阳,他依旧没理我。

  我忍不住抬头看向他,虽然他戴着很大的斗笠,但我仰视着他,还是能看到他的脸的。

  不对,其实我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戴着人皮面具。

  突然有种爬起来撕扯他脸上人皮面具的冲动,我真想看看他这张脸后长着怎样一张脸。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王重阳却猛的一脚将我给踢开,然后转身就跑了。

  妈的,这货肯定不是我,要不然他怎么不救老钟呢?要知道如果那真是曾经的我,我忍心两次经历老钟被活剥皮?

  还是说老钟真的已经没救了,注定要死在这里?

  我也没朝王重阳追过去,而是立刻扭头重新跑向了老钟那。

  只见此时的老钟整块头皮都被扯了下来,鲜血淋漓的。

  看着老钟那张血脸,他的眼珠还在眼窝子里,看着极其的恐怖,但是我却没丝毫的害怕,因为我能从老钟的眼神中看出他此时的心情,那是一种并不绝望,而是满含期翼的眼神,就好像在对我说,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的。

  而大师此时则跟疯了似的朝太极八卦图扑了过去,不过大师已经穿不过去了,他就在那跟个疯狗似的朝八卦图撞了过去。大师那是整个人往上撞,完全迎面撞上去的,脸直接扑了上去,很快就鼻青脸肿了,鲜血一个劲的从他的鼻孔、嘴里流了出来。

  我过去拉住了大师,然后让他将我给举起来,打算将嵌在八卦图上的灵珠给抠下来,这或许是救老钟最后的机会。

  大师赶忙一把将我给抱住了,平时看他蛮吊丝的没啥用,没想到他力量还怪大的,一把就将我给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骑在大师脖子上,伸手就去扣那颗灵珠,结果使了吃奶的力气都抠不下来。

  当时我真是急死了,我甚至张开嘴去咬,结果无济于事。

  居高临下的看着老钟那没了头皮的血色头颅,我整个人有点晕厥,只得大声的喊着老钟的名字,叫老钟撑住。

  不过老钟却冲我张开了嘴,他的脸上全是血,张开嘴后,牙齿上也全沾满了血。

  老钟气若游丝的开口道:“不要管我了,没用的,我注定要留在这里,你们一定要出去!我把东西都留给你们,我虽然死了,但我会永远跟你们在一起的。”

  说完,老钟猛的一把将手上的桃木剑以及那装了很多符和宝贝的布袋子朝我们这边扔了过来。

  我们出不去,但是东西可以扔进来,老钟将所有东西都扔给了我们。

  然后,他猛的大吼了一声,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似乎想要挣脱阴阳八卦图对他的束缚。

  老钟的嘶吼声敲打着我的灵魂,让我窒息。

  了却一切烦恼的老钟,开始了他在这个世上最疯狂的嘶吼,就像在对命运发出他的抗议,宛若一条野狗。

  很快,我甚至清晰的听到了‘撕拉’一声脆响,只见老钟的整张皮都留在了太极八卦图上。

  而被活剥了皮的老钟则踉踉跄跄的走了好几米,他的身上全是血,血肉模糊,就像一个血人。

  突然,老钟转过身面朝了我们,他张开了嘴,露出了一个我见过的最恐怖,但却让我感到最温暖的笑容。

  然后,老钟缓缓的朝我们伸起了大拇指,最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钟的身体刚倒在地上,只见那边的地面像是被耕牛耕过了似得,变得疏松了起来。而老钟的身体也慢慢的下沉了起来,几秒钟之后,之前那几具老钟的血尸也随之埋入了土中。

  天生土命的老钟最终埋进了这陌生空间的荒土里,令人唏嘘。

  看到这一幕,大师的身体一晃,然后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被扛在他脖子上的我也随之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但是我却感觉不到疼,全身的肉体都跟麻木了似得,唯有内心深处隐隐作痛,跟有无数把刀子在剜割着我的心似得,让我的心千疮百孔。

  我默默的跪在了地上,跟大师跪在了一起,对着太极图的那一面磕了三个响头,在心中喊了一声师傅。

  很快,小骚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腾空就附在了八卦图上,张开嘴,重新将她的灵珠给吞进了嘴里。

  随着小骚吞了灵珠,她化成了人形,而墙上的太极八卦图也随之消失了,重新变成了土墙,我们再也看不到老钟的身影了,看不到那埋葬了八具老钟尸骨的土墓了。

  强忍着内心的痛楚,我一个猛子站了起来,人生中我第一次用最凶狠的眼神看向了小骚。

  我直接对小骚道:“你到底是谁?刚才为什么不吞了灵珠救老钟?你是不是藏了什么秘密?”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是被愤怒占据了脑子,小骚刚才的行为让我很愤怒,我忍不住就想起了小骚突然出现在我家地下室的事情,这让我内心的细微怀疑被无限的放大。

  而小骚则直接后退了几步,一个劲的冲我摇着头。

  边摇头,她边对我说:“没有,我真没有。刚才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刚才的记忆了,我真的记不得了。”

  草,几分钟之前的事情,你跟我说记不得了?就算你是化成了狐狸,但是现在你已经是妖精了,怎么可能就突然忘了本体的记忆?

  小骚的话让我越发的怀疑她有问题。

  我一个纵身就来到了小骚的身前,抓住了她的肩膀,晃了好几下,边晃我边对她道:“快说,快说!告诉我真相,告诉我你是谁,只要你说了,一切好商量,如果你不说,你再也不要跟着我们了!”

  小骚睁着她那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我,看起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她对我说:“我真的记不得,刚才可能是灵珠夺走了我的记忆,我的灵珠很奇怪的,维维,你要相信我啊。”

  我不信,灵珠是你的,你让我怎么信你的话,我就继续凶狠的看着她。

  不过小骚突然很大声的对我道:“你烦不烦啊,能不能别逼我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干嘛骗你啊,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

  卧槽,我看得出来小骚貌似真要生气了。她可是妖怪啊,我确实有点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我是小骚的谁啊?别看小骚才化成人形几个月,其实这丫头骨子里也倔的很呢,在真实的那个世界,我可不是没见过她发飙的样子,上次她咬老张的时候可是霸道的很呢。

  很快,小骚又继续开口道:“姐姐,你说说他啊,他疯了,都不听话了呢。”

  我也看向了大骚,此时大骚正愣愣的站在一旁,双目空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骚伸手捅了捅大骚的腰,大骚才缓过了神来。

  大骚慢慢的走到我的身旁,然后对我道:“维维,你别为难妹妹了,她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她是妖,我们是人,我们也不能以自己的思维去决定妖的思维。钟叔死了,我们要更好的活着,这才是对钟叔最好的安慰。”

  大骚温柔的话也让我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我冷冷的扭头看了眼小骚,当时心情真的很复杂,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给人无比单纯感觉的丫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

  咚咚咚…

  像是有人拿头在狠狠敲打着墙面,当时我的脑海中忍不住就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个满脸鲜血的鬼在狠狠的撞墙,想要穿过墙去。

  心里有点毛毛的,这里还有别人吗?除了王重阳?会不会是王重阳在干嘛啊?

  一下子被这撞击声吸引了过去,我很想去弄个究竟。

  而大师则站起来拉住了我,他叫我留在这里,他说他去帮我看看。

  诶,大师是真心听老钟话,我估计他肯定是怕我有危险,如果真有危险,他想帮我扛着。

  我冲大师摇了摇头,有困难,一起扛!

  然后我们让大小骚留着,然后我就和大师一起朝声音发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我们就看到一阵金光,差点刺瞎了我们的眼,适应好后,看过去,我们这才发现了一面很大的镜子。

  不对,貌似不是镜子,而是一面很大的钢门,这钢门居然完全是透明的,看着就像是一面镜子。

  不过当我们将视线投进这钢门时,我一下子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钢门后面有个人拿着他的脑袋在一个劲的撞着门,他的头上都撞出了无数鲜血,但还在那撞着,一副不撞死不甘心的模样。

  我和大师慢慢的来到了这自虐狂的身前,我尝试着说了句:“兄弟,你这是咋了?”

  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我。

  当我看到他的脸,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