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8 人皮面具的出处

58 人皮面具的出处

  这张脸对我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永远也忘不了!

  因为,他就是我。

  虽然这个在疯狂的自虐着的人穿的衣服比较怪,看起来要比我沧桑些,但是并不是大很多,顶多也就五六岁吧,所以和现在的我长得看起来并没太大的差别,哪怕他脸上有不少血,我依旧认得出来。

  很快大师也反应了过来,他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对我道:“维子,维子,这是你吗?”

  我有点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大师。

  虽说,之前我们已经分别在三个墓地里看过了老张、少妇以及老钟的尸体,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似乎和前三个墓地并不一样。

  这一次居然看到了活生生的人,而且还能认得出来就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并不会死在这里?

  大师慢慢将我给扶了起来,示意我要淡定。

  我调整好心态,慢慢朝那道透明的金属门再次靠了过去。

  而那人则不再理我了,依旧不停的用脑袋敲打着金属门,一下下的咚咚声,敲得我心都碎了。

  我贴在金属透明门上,跟他的身体贴近着,对他说:“喂,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啊,我就是你啊,你快给我指点迷津啊,说说,说说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啊,你是不是被人给关进去的,出不来了?”

  说完,我很期待的看着他,当时寻思着这下应该好办多了,只要这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至少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不过他不理我了,继续在那跟个傻逼似得撞着门。

  草,这他妈的是不是脑子坏了,得了神经病了啊?真是奇了个怪了,这货不会真是白痴吧,怎么看到我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要知道我可是跟他长得差不多啊?

  难道他麻木了?也对,虽然不知道他是第几个进来的,但是肯定见过好几次自己了,没那么容易吓尿了。

  不过这货的血也真多啊,一直在流,怎么也不失血过多晕死过去呢?

  想到血,我忍不住又往地上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尿。

  草,地上全是血,房间里全是血,都淹没了他的脚踝。

  一个人怎么可能流这么多的血呢?

  我又跟他说了好几句话,不过他还是不理我,最终我只得放弃了。

  而这个时候大师却突然掏出了指魂针,在金属门前测试了起来。

  很快,大师就拉着我跑了。

  跑了好几米,大师才小声跟我说:“维子啊,不对劲啊,那货可能不是人啊!”

  我疑惑的看向大师,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而大师则继续说:“还记得在外面的时候,你被抽取了地魂,那时候指魂针在你面前反着指的事情不?”

  我点了点头,而大师则继续说:“指魂针对那人的指向,比对你还要奇怪。直觉告诉我,那人完全没有魂,他身上没魂!”

  我愣了一下,难道跟之前在无影村的那老行尸一样?只是巨行尸走肉?

  有可能,所以他没有太多的意识。

  不过很快我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想,因为行尸是没有血的,而那人都流了一地的血!

  心里正纳闷呢,大师嗅了嗅鼻子,然后继续对我道:“虽然我们隔着金属门闻不到房间里血的味道,但是看那颜色也不像是新鲜的血。我怀疑那人不是个真人,所以,我们得先离他远点。”

  我赶忙点了点头,没想到大师这吊丝在失去了老钟后,还能挑起大梁来了。

  很快我们就退离了这里,回去和大小骚汇合。

  路上我一直在那琢磨着,那人到底不知道是咋回事,大师说他没有魂,只有几魄,有可能是造出来的。这倒是有可能,毕竟之前假会长都能用骨灰造出个老张,要是能造出个和我差不多的人放在那也正常。

  关键是这人到底是曾经的我死在里面,后来被造出来的,还是本来就在这里呢?

  假如是后来造出来的话,那又是谁造的?虽说老钟怀疑一直有双眼睛在平行空间外默默的偷窥着我们。但是进入每个墓地后,除了王重阳,我们也没真正的见过活人啊。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大小骚的身旁,小骚躲在大骚的身后,也不知道是生我气了还是怎么的,撅着个嘴,不理我了。

  大骚很明事理,很懂事,赶忙对我问道:“那是什么声音啊?你们看到了什么?”

  我寻思着不能让大骚太担心了,等会慢慢再跟她讲,所以就对她道:“没什么,一个行尸,在那撞墙呢,也没意识,可能是在重复着身前的行为吧,机械性的。”

  大骚点了点头,然后对我开口道:“哦,对了,刚才在你们走后,我们也听到声音了,不过不是那咚咚咚的撞墙声,而是好像有人在哭。”

  哭?我跟大师怎么没听见啊。

  我问大骚是哪个方向传出来的,大骚就指了指她左手四十五度的方向。

  由于没了老钟,我们也不能傻乎乎的就去探险,最终决定先商量一下,然后再行动。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里肯定就是阳金墓了,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会是出现在最后一个墓地,没想到阳金居然在阴木之前。

  通常情况下最后一个才是压轴的,看来老钟说的并不完全对,大骚才是压轴的啊!

  商量了一会,我们决定让两个女人在前面带路,毕竟这是阳金墓,目标是我,两个女人应该安全些,我和大师躲在后面,有意外的话好跑。

  走着走着,我隐隐间貌似也听到哭声了,好像就在前面不远处了。

  不过当我们又走了十几米,所有哭声突然戛然而止,前面也一下子出现了好几面镜子。

  这些镜子立在我们身前,看着不像是普通的镜子,都是金属做的,这倒符合阳金墓的尿性。

  刚要跑过去看看,然而当我数了下镜子的面数时,我停下了脚步,突然心里有点发慌。

  因为一共有九面镜子,这让我不由得就想到了火墓九棺,水墓九玻璃瓶,土墓九张人皮。

  这九面镜子中会有一面是为我准备的吗?

  最终我一咬牙走了过去,来到第一面镜子时,我就愣住了。

  草,虽然镜子里可以照出我们每一个人,但是在镜子里我们还能看到另外一个人!

  妈的,这多出来的人是谁啊?

  我们忍不住都扭头看了一眼,结果也没发现我们身后有人啊,难道这人住在镜子里不成?

  联想到之前在外面的世界我地魂所化的恶灵就是住在镜子里,不排除这可能性,不过真在镜子里的话,那肯定就不是人了。

  我壮着胆子看着镜子里这个多出来的人,她背对着我们蹲着,我看不到她的脸,不过她的头发很长,应该是个女人。

  我想哭声应该就是她发出来的吧,可是丫的好好的哭啥,难道是个哭死鬼?

  有点纳闷,不过从她蹲着的样子来看,就好像在她的身前还有一个人似的,难道她在哭这个人?

  由于镜子里再也看不到别人了,所以我下意识的就绕到了镜子的后面。

  我也只是下意识的一绕,不过当我来到镜子后面时,我窒息了,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草,没想到的是,镜子后面真的贴了一个人!

  不,应该说贴了一具尸体!

  而更让我脊梁骨发凉的是,这个贴在镜子反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头王重阳!

  很快大师他们也来到了镜子后面,当他们看到王重阳的尸体被贴在那时,一个个也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了。

  妈的,这个王重阳是不是刚才那个一脚将我踢开的王重阳啊?

  如果真是那个王重阳,实力那么强的他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被杀了钉在了镜子后面,那杀人凶手得多强啊?

  有点不敢想象,我们就继续朝下一面镜子后跑了过去。

  当看到第二面镜子后的状况时,我们不是说不出话来了,而是真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操他妈的,第二面镜子后同样贴了一具尸体,而这尸体依旧长着王重阳的脸!

  吓傻了,凭着仅存的意识我继续朝下一面镜子跑了过去。

  第三面、第四面…直到第六面,每一面镜子后都贴着一具尸体,而这尸体也都是王重阳。

  草,当时我就基本确定,原来王重阳还真他妈的是我啊?

  感觉自己整个魂都丢了,颤抖着双腿来到了第七面镜子后,如果那里没有王重阳,那就完全可以确定,王重阳真是从这里出去后的我了。

  然而,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第七面镜子后同样贴着一具尸体,他和前六面镜子一样,穿着同样的衣服,同样的身材。

  不过,第七面镜子后的王重阳,他没有脸。

  准确来说,不是他没有脸,而是他的脸皮被整个给剥了下来,所以脸上只剩下了血肉。

  看到这一幕,我立刻意识到招待所老头脸上的人皮面具,可能就是从这具尸体上剥下来的啊!

  草,前七个王重阳,或者说前七个我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