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59 镜中女鬼

59 镜中女鬼

  镜子后的七具尸体,七个王重阳,或者说应该是七个变老了的我。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视线一直停留在第七面镜子后那张被剥去了脸皮的尸体上。

  虽然心中惊悚万分,但我还是急速思考了起来。

  很明显,上一个我并没有走出去,也就是说那个从外面的世界一直跟踪进了平行空间的招待所老头,并不是我?

  既然他不是我,为什么要冒充我?还试图阻止这些?

  从最可恨的敌人,到我以为的自己人,再到扑朔迷离的身份,我一下子又懵了。这老头他娘的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他丫的到底是谁啊?

  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很快我又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很明显,前七个我都死在了这个阳金墓地里,那么刚才见到的那个被关在金属门后面,一个劲的磕着头自残的家伙又是谁?

  亏得我刚才还以为那就是我,现在想想真是大错特错啊。难道真如大师所猜的那样,这人是被造出来的?

  心里正纳闷呢,不过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思维是高度流转的,很快我就感觉自己抓到了一丝眉目。

  第一个火女墓地里的女鬼没有脸,第二个水墓里的铁皮人全身被包裹着。这个阳金墓里有个跟个白痴似的在自残的傻逼。除了之前老钟死在了里面的土墓,似乎每个墓地里都有个不怎么健全的人或者鬼?

  联系到老钟曾跟我说的道法九九归一,我脑子里一下子就升起了一个想法。

  卧槽,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五行之人不断的死在里面,女鬼、铁皮人还有那自虐狂才慢慢变得完整啊?

  等我们九次死在了里面,九九归一了,女鬼就有脸了身子上了那具被老张强奸的尸体复活。而铁皮人身上的铁皮也褪去变成了正常人。那个自虐狂也恢复了意识,不再自虐?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说白了,我们五个人就是祭品。而这个平行空间的作用想复活的可能不是单单的一个人,而可能是五个人!至于再之后有没有其他目的,我就很难去猜想了。

  而老钟所在的土墓,之所以没出现类似铁皮人和火女这种角色,可能不是因为里面没有!而是因为小骚快速的发现了出口,利用灵珠,让我们急速离开了那里。要不然,我们在那可能同样会碰到问题。而这也可以为我并没有变老,但是镜子后的尸体却变老了提供了最好的解释。

  当然,也不排除我在这个阳金墓里要呆上很久,直到变老死去的可能性。

  这个时候大骚将我从地上给扶了起来,她问我想什么呢,我也没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她,以前还能跟老钟商量商量,现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看来只能和大师这半吊子探讨探讨了。

  而这个时候那哭声再次传了出来,不是前面几面镜子发出来的,是第八面镜子发出来的。

  我们对视了一眼,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

  大师虽然答应了老钟,但关键时刻还是有点掉链子,他来到了我身旁,逮住我的胳膊,看起来紧张的跟个娘们似的。

  还是小骚吊,小骚叫我们都别动,然后快步朝第八面镜子跑了过去。

  虽然心里对小骚有点意见,但是当时我心里其实还蛮担心她的。不过我也不敢贸然跟去,小骚是妖,她的生命力比我顽强多了。更何况这里是阳金墓,主要目标是我。如果我那么早就将命丢在了这里,都不能为大骚指明前路,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很快,第八面镜子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响声,像是有人在拍打着它。

  我们也绕到了镜子的正面,很快就看到小骚在那对着那面镜子拳打脚踢呢。

  手脚其上,小骚一会用她的巴掌拍在镜子上,一会又用脚去踢。

  边踢打,小骚边说:“别烦人了,走走走,再不走我吃了你。”

  小骚的样子挺凶的,不过也蛮可爱,跟个喝醉了酒撒泼的小太妹似得。

  也不知道小骚这是在和谁置气,是和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镜子里还有其他人?

  犹豫了一下,我们三个人也慢慢朝第八面镜子靠了过去。

  到了镜子前,我眯着眼往镜子上一看,我就发现镜子里果然有个人,或者说应该是有个鬼。

  这不是第一面镜子里看到的那个背对着我们的女鬼,而是一个正对着我们的女人,有个三四十岁的模样,披头散发的,冲我们张牙舞爪,时不时的还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笑着笑着又在那哭,就好像能看到我们似的。

  难怪小骚要打她,这镜子里的女鬼也太诡异了,看着人很不舒服。

  不过这镜子到底是啥材料做的啊,小骚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力量可大的很呢,踢打了这么多下,居然也没把镜子给敲碎。

  而这个时候,大师也跑了过去,他没有说什么‘狐仙姐姐,我来帮你’,而是直接冲向了镜子,应该是由于老钟的死,小骚又没及时出手制止,所以大师也有点意见吧。

  很快大师就来到了镜子前,毫不犹豫的就一拳砸在了镜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大师突然猛的‘诶哟’了一声,然后就喊我们快就他。

  仔细一看,卧槽,大师的拳头居然陷进去了。

  小骚使出吃奶的劲没把镜子个敲碎,大师一拳头居然砸进了镜子!

  仔细一看,不对,不是大师砸碎了镜子,而是镜子里的那个女鬼伸出了双手牢牢的抓住了大师,看着是要将大师给拉进镜子里去似得。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赶忙一起上去想将大师给拖出来。

  镜子里的女鬼力量还真大,我们三个人一起都很难将大师给拉出来。

  我思索了一下,寻思着镜子就那么厚,我去反面推,将大师给推出来看看。

  结果当我绕到镜子的反面时,我愣住了,反面黑漆漆的,哪里看得见女鬼和大师啊。

  真是他娘的奇怪了,镜子就这么厚,那女鬼到底是要将大师往哪里拖啊?

  虽然心中好奇,但是我立刻就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面简单的镜子。

  我赶忙重新绕到了镜子的正面,想继续拉扯大师,坚决不能让大师被女鬼给拖进去了。

  刚抓住大师的胳膊,我就发现那女鬼死死扣住大师的苍白的手上,猛的长出了很长的指甲,直接就抠进了大师的胸口,扎住了鲜血。

  妈的,这女鬼真他妈的凶啊,难怪要锁在镜子里,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女鬼,就算老钟在,都很难对付。

  眼看着大师就要被拉进去了,我觉得如果大师真被拉进镜子,那还不得被女鬼那修长的指甲给活活的掐死啊?

  很快我就意识到,如果大师真的被女鬼拖进镜子弄死了,可能尸体就会钉在镜子的反面了。

  大师这很有可能要替我死了!

  我这人怕死,非常怕死,但那一刻,我发现其实相比于生命,还是有更多宝贵的东西的。

  很显然,就连小骚都整不碎的镜子,大师却能进入,那肯定是因为大师同样天生阳体的体质。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就将双手贴在了镜子上,我甚至没有用力,那女鬼就猛的松开了大师,然后伸手就抓住了我的手。

  瞬间我就感觉身体一凉,被女鬼慢慢的往里拖了。

  大师脱险了,脱口而出就说了句:“妈的,太险了,吓尿老子了,还好没死。”

  呵呵,大师还说那个尿性,比我怕死多了。

  不过当大师看到我遇难时,他猛的再次将身体伸进了镜子,边伸还边说:“麻痹,你个丑女人,你他妈来抓我啊,来,抓我,你是不是饥渴了啊?我兄弟不行,阳痿,你找我啊,弄我啊,老子进去干死你个老婊子。”

  大师口无遮拦,满嘴脏话,不过我却咧嘴笑了,有这样一个兄弟,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虽说感觉胸口快被女鬼给撕裂了,我也有点吓蒙了,但是我还是对大师说了句:“我不要你替我死,你替我将两个女人带出去,一定要做到。”

  说完我感觉整个人轻松多了,那一刻我发现死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这么多天活的实在是太压抑了,或许,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吧。

  眼看着我就要被女鬼给完全拖进镜子了,大骚也冲了过来,死死的抱着我哭。

  而小骚则直接变成了本体,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狐狸,像一条发狂的野狗般,玩命的朝镜子撞着,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让我有点心疼。

  诶,可惜她们两女人不是阳金命,根本触动不了镜子的奥秘。

  我用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伸向了大师,想把他给推出去。

  有困难要一起看,但是如果是死路,我想还是别带着大师了。

  老钟说的不错,当真的无法抗拒的了命运时,成全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我们身后突然冲出了一道人影子。

  斗笠、长袍,来如风。

  是王重阳!不,应该是带着人皮面具冒充王重阳的那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