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0 还我命来

60 还我命来

  当王重阳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当即意识到不好,坏人来了,所以下意识的就说了句:“大小骚、大师,快跑!”

  不过说完,我又觉得是自己太紧张了,虽说王重阳戴了人皮面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会痛下杀手啊。

  而且他都跟了我们这么久了,之前也不是没机会出手,应该不会一直隐忍到现在吧?

  刚这么想,我就立刻升起了一丝希望,感觉眼前的王重阳对我来说,就是那一棵唯一的救命稻草似得。毕竟他的实力在老钟之上,而且还和假会长有的一拼,他要是出手,指不定能对付这镜中女鬼?

  不过希望这骚货真他妈贱啊,它把我撩拨的以为能上她时,丫的一下子泼了我一头冷水,让我彻底的绝望了。

  只见,王重阳很快就来到了第八面镜子前,但是他并没有出手救我。

  没出手救我也就罢了,丫的居然猛的将手伸向了大师,然后狠狠的将大师往镜子里推。

  大师本来就有点自愿想进来,正犹豫着呢,被王重阳这么一推,整个身子都被推了进来。

  当时我只剩下个肩膀拐子漏在外面被大骚拖着,嘴都贴在了镜子上,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我只得憋着嘴喊:“小骚,快,快出手对付王重阳!”

  小骚虽然有点跟我赌气呢,但是也没含糊,直接朝王重阳扑了过去。

  化成了狐狸的小骚身形是无比的敏捷,一下子就跳到了王重阳的肩膀上,低头就去咬王重阳的脖子。

  不过王重阳确实吊,或者说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右手依旧没放开大师,不过他的左手则瞬间多出了一张符,然后直接朝小骚贴了过去。

  这符我见过,在外面的世界王重阳就给过我一张,那时候我用它贴了小骚,小骚就着火了,然后整个人就跳窗子跑了。所以这符对小骚管用,但还不至于致命。

  果然,当这符贴在了小骚的身上,小骚立刻从王重阳的脖子上掉了下来,掉到了地上。

  然后小骚身上就着火了,小骚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重新变回了人形,这才将身上的火给扑灭了。

  王重阳这符也真是奇怪了,当小骚是人时,贴了会变成狐狸。而小骚是狐狸时,贴了居然变成了人。

  也不知道王重阳是没能力杀小骚,还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下杀手。

  重新变回了人形后,小骚只是稍稍缓冲了一下,然后再次朝王重阳扑了过去。

  而王重阳只是随手一推,就将小骚给推开了。

  下一秒我只感觉全身一凉,不知道从哪吹来了一阵阴风,而我也打了个寒颤,眼前一黑。

  “维子,醒醒,醒醒!”

  感觉有人在抖我的身体,还在喊我,然后我就醒了。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大师那张猥琐的脸庞,大师这货虽然才刚三十出头,不过丫长得老成,所以脸贴的我那么近,吓老子一跳。

  我赶忙问他:“啥情况啊,我们这是在哪里?”

  大师冲我摇了摇头,然后说:“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你就在我旁边了,我也是刚醒的。”

  我点了点头,难道我们一个被女鬼拖,一个被王重阳推,都到了镜子里?

  我日,不会吧?那么单薄的一面镜子,怎么能装的下我们两个人呢?真是奇怪大发了。

  心里正纳闷呢,突然感觉屁股咯的慌,菊花也有点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扣似得,会不会是啥小虫子啊?

  我下意识的就将手伸到了屁股底下,摸了摸。

  很快就摸到了个冷冰冰的东西,正奇怪是什么呢,拿到眼前一看,我和大师瞬间就啊的大叫了一声。

  草,是只手,一只断手,湿漉漉的断掌!那手指头还在动呢,一动一动的真渗人。

  我吓得一把将这断掌给扔了,而大师也过来抱住了我的胳膊,真他妈没出息,不过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想到这断掌刚才可能扣我菊花,我就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我赶忙出口喊了声大骚、小骚,可是没人回应我,难道我和大师,真跟大小骚不在一块了?她们在镜子外面,我们在镜子里面?

  我和大师对视了一眼,一时间有点怅然若失,真是快崩溃了。

  而大师很快也把老钟留给他的桃木剑给拔了出来,拉着我的手慢慢的走向了之前从我屁股底下掏出来的那只断掌。

  那苍白的断掌还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大师用桃木剑直接往上面一刺,就将断掌给刺穿了,然后拿到了眼前看了看。

  很快我们就发现这断掌看起来有点熟悉,很苍白不说,关键是那指甲真长,有个几厘米,而且指甲缝里全是鲜血。

  卧槽,这个断手不是刚才那个掐我和大师,想把我们给拖到镜子里去的女鬼的吗?这指甲缝里的血,正是我和大师的血啊。

  刚刚还那么凶的女鬼,咋一下子手都被砍了?

  是谁砍的?难道是王重阳?还是小骚?或者说,我们不是单纯的在镜子里,而是来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这里还有其他高手在?

  不管了,先转悠转悠看吧。

  然后我就和大师一起准备探路,抬头扫了眼四面八方,头顶没有日月星辰,脚下荒草丛生,跟个荒郊野岭似得,也不知道这里是哪。

  很快,我们就发现在不远处的地上还有一只断手,再往前,我们又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人躺在地上,她的双手被人砍了,而她正是那个想把我拖进镜子里的女鬼。

  看来真是有人出手帮我和大师了。

  大师这吊丝赶忙扯开嗓子喊:“喂,大侠,恩人,恩公,你在哪啊?你在不在这里啊,快出来见见我们啊,我要给你磕头呢。”

  很快就传来了一阵回声,是大师声音的回声,看来这里也并不是特别大,而那个可能存在的高手也没理我们。

  这个时候,大师很敬畏的点了点头,说:“不愧是高手,做好事不留名,很有风范,我喜欢,不过要是能出来保护我们,我就更喜欢了!”

  大师刚嘀咕完,不远处突然又响起了几道声音…呜…呜…

  呜呜的哭声从不远处响了起来,像是女人的哭声,又有点像什么动物的呜咽声。

  大师往我靠了靠,我也朝他靠了靠,两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们竖起耳朵听了听,很快那哭声和怪叫声就越来越多,都快把我们给包围了。

  难道这里有很多孤魂野鬼?还是有什么诡异的动物?

  这个时候大师突然冒出了句:“卧槽,这里不会是野鬼村吧?”

  野鬼村,这地方之前老钟刚跟我们说过,是阴间的一个村子,过了望乡台、恶狗岭、金鸡山,接下来就是野鬼村了。

  我直接对大师道:“别瞎几把说,野鬼村是阴间的,我们早出来了,而且我们没过恶狗岭、金鸡山,怎么可能直接到了野鬼村呢?别自己吓自己。”

  大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我说:“维子啊,我突然有种想法,你说我们会不会之前已经被那个女鬼给掐死了?她那手是我们死之前砍下来的,其实我们已经是鬼了?要不然咋听到那么多鬼叫呢?”

  我忍不住翻了大师一个白眼,这货哪里像个道士,想法还真多。

  不过我也忍不住被大师的话给引了过去,我忍不住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疼得很呢,应该不是鬼吧?

  而这个时候大师却在一旁将手伸进了裤裆,一个劲的在那耸着手。

  我问大师干嘛呢,大师就很慌的对我说:“完了,完了,这玩意都没知觉了,我们可能真死了。”

  我学着老钟的模样敲了下大师脑袋,很无奈的说了句:“你那是吓软了,还硬个吊啊。”

  我刚说完,不远处的哭声越聚越多,此起彼伏的,而且貌似还越来越近了。

  妈的,孤魂野鬼的不会要找上门来了吧?

  我和大师对视了一眼,大师紧紧的握着桃木剑,一副准备拼命的架势。

  很快,我们就看到从不远处真的多出来好几道影子,由于光线不好,有点阴暗,我们不是很看得清,但是能分辨的出来,它们正朝我们飘过来。

  紧接着我们又听到了几道沙哑摄魂的声音:“王正灵,还我命来…”

  当这几道呜咽阴冷的声音响起,我立刻扭头对大师道:“草,你不是叫苟建吗,这王正灵是不是你啊?”

  而大师则对我道:“是啊,苟建是我的名,我还以为王正灵是你另外一个名字呢。”

  刚说完,大师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

  边笑大师边开口道:“哈哈,这些野鬼要找的是王正灵,跟我们没关系,太他娘的好了!”

  说完,大师捏着个嗓子就在那喊:“喂,喂,王正灵,王正灵,你在哪里,有朋友找你呢。”

  卧槽,大师这他妈也太缺德了,不过我喜欢!

  于是我就跟着大师一起喊:“喂,喂,王正灵,王正灵,你在哪里,有朋友找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