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1 兄弟

61 兄弟

  我和大师一起捏着嗓子在那喊着王正灵,喊了半天,也没见个王正灵出来,估计也是怂货,躲起来了吧。

  不过那些不远处的鬼影却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匆匆瞥了一眼,足足有六七个,呈包围之势朝我们给围了过来。

  隐隐间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我赶忙伸手捅了捅大师,叫他别喊了,那些鬼影似乎不认人的。

  大师也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朝不远处看了一眼,然后说:“草,这他妈难道是些瞎鬼?师傅不是说恶灵不是洞察力都高的很么,这些恶灵咋不行啊。”

  说完,大师很快又冒了句:“如果它们真的不认人,那可能是群孬货。别紧张,师傅都说你进步了,一群孬鬼我们还是能搞搞的。”

  说完,大师就抖了抖手中的桃木剑,似乎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冲大师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他递给我的几张符,同时紧紧的握着一只灵塔。

  很快,那些孤魂野鬼就来到了我们身前没多远的地方。

  我瞥了它们一眼,七八个,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甚至还有条大黑狗。

  它们张牙舞爪的,而嘴上则一个劲的在那说着:“王正灵,还我命来。”

  尤其是那条大黑狗,也不知道是不是条黑狗精,它对着我和大师就吠,吠的我们心里慌慌的。鬼怪这玩意,往往畜生比人厉害,因为它们要想成精化魂,那要比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很快,这七八个孤魂就到了我们身边,直接朝我们扑了过来。

  我和大师刚要分工合作去对付这些恶鬼,很快我就发现,草,它们几乎全朝我扑了过来,就跟大师是个摆设似得。

  转眼间,那大黑狗就到了我身边,一口咬住了我的裤管子,想将我给拉倒。

  而那些孤魂也没闲着,他们的身形跟没有重量似得,一下子就飘了起来,甚至还有个小鬼,也就七八岁的样子,直接就骑到了我的脖子上。

  它们开始撕扯我的衣服,又掐又咬的,虽然鬼跟人的对付敌人的手段不怎么一样,我也不会像被真人给掐了咬了那么疼,但是这种感觉更难受,因为很揪心,感觉整个人的魂都丢了似得,而且还找不出来到底哪里难受,反正就是心理空荡荡的,这是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颤栗。

  我虽然体质好,像老钟说的什么小鬼不敢近,但是一旦遇到了敢上我身的鬼,那肯定要我命的。

  加上我也没什么过硬的本领,我晃了几下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大师也发现了我不对劲,赶忙扑了过来。

  大师边用手上的桃木剑刺这些恶鬼,边吼道:“你们一个个他妈的眼睛都瞎了啊?这是我兄弟,叫王维,不是你们要找的王正灵!都闪开,再不闪,老子我可要不客气了啊!”

  老钟留下的桃木剑确实有点用处,其中一个中年鬼魂被大师这么一刺,很快就消失了。

  不过这些鬼跟疯了似的,逮住我不放,可把我郁闷坏了,真的眼瞎啊,我跟那王正灵有吊毛关系啊?

  正这么想着呢,我的心突然咯噔一跳。

  当时我的脑子里直接就闪过了镜子外面那个被关在金属门里,一个劲在那自虐的男人的身影。

  卧槽,那个家伙不会就是所谓的王正灵吧?

  跟我长得还真几把像,第一眼见到他我差点认错了。

  想到这里,我赶忙也开口道:“各位英雄好汉啊,你们真认错人了啊,我不是王正灵,你们要找的王正灵在镜子外面呢,你们有办法出去不,我这就带你们出去找他啊。”

  可惜这些野鬼根本不听我的,也不知道他们听不听得懂,反正认准了我就要弄死我的架势。

  大师似乎也怒了,一口气掏出了好几张符,直接就朝这些恶鬼贴,不过这些恶鬼显然是吸收了太多的阳气,凶的很,只是愣了一下身形,然后就继续对付我,撕扯我的头发,还咬我,让我浑身冰凉。

  没有办法,最终大师整个人都扑到了我的身上,想替我挡下这些攻击。

  我感觉自己快崩溃了,第一次体会到被鬼缠身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

  我直接对大师道:“这些野鬼显然认准了我,不想放过我了,你抓住这个机会先跑吧。之前我都听到回声了,这里肯定没多大,你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出口的。”

  大师直接对我吼了句:“闭嘴。”

  然后他就趴在我的身上,将我的身体往前推,想把我推走,推离这些野鬼的纠缠。

  刚推了没两步,大师突然用颇为兴奋的声音对我道:“看,快看,前面有亮光,那里可能是出口啊。维子,你撑住,我们这就朝那跑。”

  说完,大师直接用桃木剑在空中抡了个大圆,然后又甩出了几张符。

  趁着孤魂们被短暂的震住了,大师拖着我就朝那亮光的地方跑。

  我当时心里空荡荡的,感觉魂丢了都没回来似的,很机械的捎着蹄子,跟在大师的屁股后面往前爬。

  嗯,是爬,而不是跑,因为我都有点站不住了。

  感觉后面还有鬼哭声,它们还在追我们。

  不过我和大师在绝望边缘爆发出来的速度还是很惊人的,我们终于快要来到了那亮光发出来的地方。

  然而,当我们真的来到那光芒处,我和大师一下子就懵了。

  我们一个踉跄,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口气彻底就泄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草,这亮光发出来的地方,哪里是什么出口啊。

  黑压压的一片,全是鬼影,这些鬼影聚在一起,跟无数只蝙蝠似得,也不知道它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和大师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生怕引来这一大群恶鬼的注意。

  眼瞅着身后的那几个孤魂又要追上来了,当时我真心是泄气了,这他妈的王正灵到底是谁啊,怎么惹上了这么多的野鬼?要知道野鬼一般并不会害人的。

  难道这里的孤魂野鬼都是被那个王正灵给杀了的不成?

  就在我茫然加绝望的时候,大师突然来了句:“牵魂阵,牵魂阵!那是牵魂阵!阵眼里有高手!快,我们去求助。”

  大师所指的方向就是那一大群野鬼的中心,我发现在野鬼群的中心的上空确实飘着七道七彩符,而我们之前看到的亮光也是这七彩符发出来的。

  这七彩符看着有点熟悉,老头和会长都用过。

  难道是老头跟进来了在施法?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有点错怪他了,他这可能是帮我们牵制住了一大群恶鬼啊。

  之前那七八个就差点要了我命了,如果这一大群一起上的话,那我肯定吃不消。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牵魂阵中发了出来:“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

  老头王重阳,真是老头的声音!

  当时我也豁出去了,就算王重阳是坏的,与其被恶鬼缠死,倒不如被王重阳给杀死。

  于是我和大师一下子就朝牵魂阵眼跑了过去,我发现这些恶鬼都被震住了,它们想挣脱束缚,但挣扎着就是离开不了。

  而王重阳此时正手握一面铜镜,对着空中的七彩符,口中念念有词,估计在施法。

  我们一下子跑到了王重阳的身旁,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王重阳的身后有着一面发着金色光芒的金属门。

  或者说这并不是金属门,而是镜子的反面?

  有点想要直接穿过这道金门,但是我有点害怕。

  因为这道金门不仅发着光,而且还冒着热气,我们隔了断距离,都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热气,如果直接穿过去,那还不得被烫死?

  就在我和大师静等王重阳施法完毕时,王重阳突然猛的将铜镜往空中一抛,然后一个纵身,一脚踹在了大师的屁股上,直接把大师踹向了那道发着热气的金门。

  我清晰的听到了‘哧溜’的一声响,肯定是大师被烫的不轻。

  正懵着呢,这王重阳出手怎么完全不按常理来啊,一会像朋友,一会像敌人的。

  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过去想拉住大师。

  不过大师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入了金门,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听到他大喊大叫着,像是在经受着痛苦的折磨。

  我将手伸在了大师身上,想拉他,但是拉不动,只能看见大师的身体在那一抽一抽的,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似得。

  很快,大师气若游丝的声音响了起来:“快,维子,快从我身旁的缝隙钻出去。记住了,出去了之后能阻止我进来就阻止,如果阻止不了就算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欠我的钱,下辈子一定要还给我。”

  说完,大师就没声了。

  而我看到大师的身旁也确实有道缝隙,我寻思着得去正面看看大师,留在里面也没用,所以我挤着大师的身体就从缝隙那钻了出去。

  很快,王重阳也钻了出来。

  当我出来后,顿时觉得空气新鲜多了。

  不过当我看到眼前的大师时,我的心一下子就丢了,整个人大脑缺氧,感觉自己完全没了意识,差点晕倒。

  大师睁大了眼,张大着嘴,紧紧的贴在了镜子后面。

  大师好像死了,他的嘴型好像在说着两个字:“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