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2 还你一个兄弟

62 还你一个兄弟

  看着大师那死不瞑目的表情,我也不愿去接受。

  我直接冲向了大师,一把抱住了他,想把他从镜子后面给扯下来。

  大师没死,大师肯定没死,我还没还他钱呢,他怎么可能死?

  可是大师的身体就像是被强力胶牢牢的粘在了镜子后面似得,我知道,一定是刚才那强烈的高温将他给烫上去的。

  可以想象,当时的大师经历了多么痛苦的折磨。

  抱着大师的身体,我疯狂的喊着他的名字,苟建,苟建。

  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苟建,你这贱人快醒醒啊。

  就在这个时候后,我突然感觉大师的身体动了一下。

  我心中一喜,赶忙抬头看向大师,结果我失望了。

  大师的身体之所以会动,不受因为他醒了,而是有人在拿着个铁锥子,在锥大师的脑袋。

  这个人正是王重阳,此时他一手拿着锥子,一手拿着一块绿色的翡翠,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当时整个人已经差不多崩溃了,但是强烈的复仇欲望支撑着我,我掏出刀子,毫不犹豫的就朝王重阳刺了过去。

  不过王重阳并没有躲,而是任凭我一刀子刺在了他的腰上。

  我拔出刀子准备继续刺他,一心想杀了他,杀了这个变态的老头。

  然而下一秒,王重阳已经将手中那枚翡翠往大师头顶被锥子锥出来的小孔上一放,很快就将翡翠收回了口袋。

  完成这一动作后,王重阳依旧没有反抗打我,而是一把抓住了我都手。

  他的劲道很大,抓着我的手,就将我给拖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大小骚在喊我,我刚要喊他们来帮忙。

  王重阳突然对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脸。

  草,王重阳要对我揭面具了?

  强烈的好奇心也让我控制住了,我没有喊出声来。

  慢慢的,王重阳就将人皮面具的下巴给撕了下来。

  很快,刺啦一声,他将整张人皮面具给撕了。

  当我看到他的脸时,我整个人就呆住了,屏着呼吸,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这…这张脸看着怎么那么熟悉?

  虽然稍显苍老,但这他妈的不是大师的老脸吗?

  大师这人本就长了一张老成的脸,所以年轻时候就看着挺老气,不过这也有好处,那就是人变老了后,并不会变化很多。即使他此时脸上爬了些皱纹,但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了他。

  一时间,我真的懵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老头则开口对我道:“王维,你好,我叫王苟建。”

  王苟建,王大师,苟建。

  草,这老头难道真是大师吗?

  我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而他则继续对我道:“该死的都死了,我没能力改变。现在就剩几个人了,我也不怕改变带来的后果了。问吧,有什么想问我的。”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说实话我有千言万语要问啊,但是我不知道从何问起。

  而老头则继续对我道:“友情提醒,我是来自二十年后的,那一世的我们并不是兄弟。所以,即使你和过去的我成了兄弟,你欠他的钱,我还是要收的。”

  老头一句话就将我带入了对大师的回忆中,听着有点想笑,但笑着笑着,我就哭了。

  突然想到上次老头被假会长收拾时,老头差点死了,当时为了逃命,他连灵珠都给扔了,这么怕死的尿性,这倒是和大师一个尿性啊。难道老头他真是二十年后的大师?

  我控制好情绪,对他问道:“你真是二十年后的大师?”

  他点了点头,我就继续问:“你是怎么回到过去的?怎么变这么厉害的?你是不是曾经已经进入过一次这个平行空间了?”

  而老头则直接对我答道:“我能回到过去,那是因为那只小狐狸。我能变强,两个字,天赋。至于我曾经有没有进入过这个空间和墓地,没有。”

  草,还天赋。不再假装我的老头已经流露出了和大师一样的猥琐尿性。

  不过老头说的倒不像是假的,因为之前在无影村那老里长也说了,上一次,我们只有五个人进来过。

  我忍不住继续问他:“你没进来过,你是怎么知道过去会有危险的?而且似乎对这个空间和墓地还挺了解?”

  王重阳对我回道:“那是因为上一次进入这个空间的五个人当中,溜出来了一个人,准确来说应该说是一个魂,溜了出来,是她告诉我的。”

  听到这,我似乎猜出来了什么。老头口中唯一逃出去的魂,可能就是招待所大妈!

  渐渐的,我就基本相信了老头的话,他应该真是二十年后的大师。

  原来,那一世的大师在师傅失踪了后,就开始寻找师傅老钟。不过他是个半吊子,没啥真本事,找了一年多就放弃了,本打算不再当道士,找个正经工作的。

  结果三十三岁那年,他的劫数到了,被一个恶灵给缠了,不过他命大,侥幸逃过去了。而他那被老钟封印了的天生阳体也得以解封了。

  解封了天生阳体后,老钟整个人的修道天赋一下子突飞猛进,加上他的悟性,很快就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而他也被会长看重,顺利的加入了猎灵协会。

  老头始终没放弃寻找师傅老钟的事情,但一直没有效果。二十年后的一天,他在追捕一个恶灵时,碰巧来到了一座山头,结果那恶灵没抓到,却碰到了刚才平行空间逃出来的招待所大妈。也就是上一个从平行空间逃出去的大骚的灵魂。当时大骚就向老头求助,让他帮忙。

  鬼说话一般都是骗人的,但是当他看到大妈的眼神时,他就有点相信了,直到大骚讲到老钟,老头就彻底信了。而且大骚当时还带着上一个年老版的我的人皮面具,让老头不得不信服。

  而上一次的大骚并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她是和一只火狐妖一起出来的。那时候的那只狐妖已经有百年修为,即将化成人形。

  而火狐狸是妖中的圣种,它们有很多让人想不到的能力。尤其是在化形的时候,她们甚至可以有一次穿梭时空的机会,来选择自己的化形地,不过这会损失很大修为,所以一般是不会有火狐妖这么做的。

  那狐妖很想帮助大骚,所以在它的配合下,利用火狐狸的能力,他们就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我们还没有进入墓地的时间段。

  而因为这火狐狸也损失了很大修为,未能化形成功,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没想到当他们找到我们时,火狐狸已经被我们发现了,因为他们是通过火狐才回到过去的,也没防着这狐狸。

  当时他们也担心有幕后操控者,所以老头戴了大妈给他的人皮面具,一来是避免大师认出来他,毕竟他和大师还是很像的。再者,如果真有幕后黑手,也可以用这方法给引出来。而这人皮面具,也是上一个我让大骚这么带着的,让她如果出去了,可以一辈子记得我。

  原本,老头他是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力挽狂澜的,毕竟这牵扯到他的师傅,他必须去做。

  可是只是行动了一点点,老头就发现,细小的改变都有可能导致蝴蝶效应,甚至带来更大的后果。

  要命的是,大妈还擅自行动了,不惜想办法利用我的手烧死了过去的自己,想终止这一切。

  这一烧,就让我起了疑心,所以老头不得不抽取了我的地魂。

  可是这却导致了更大的蝴蝶效应,我的地魂无比的邪恶,居然打起了老张媳妇的主意。

  而失忆了的我也因为小骚,阴差阳错的继续卷了进来。

  当时老头也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打算弄死老张和少妇。毕竟大妈说了,老张和少妇后来是会叛变的。

  结果,弄死老张和少妇,老钟还是来了。

  老头总不忍心整死自己的师傅吧?所以他决定对自己师傅的脑部动手术,让师傅失去一些记忆,不要再卷入进去了。

  原本一切眼看着都要结束了,他和大妈做了约定。直接带小骚和灵珠走,把她和过去的自己,也就是大骚的灵魂打散。

  结果老头感动于我和大骚的情感,在离开前,想帮我复活大骚。

  而也正因为如此,大妈那晚上才会质问老头,一切不是说好了的吗?为什么要骗我。

  在这眼看要成功的关键时刻,突然杀出来了个假会长。

  满盘皆输!大妈的灵魂也在那一刻彻底散了。

  最终,我们还是被假会长,全部给送进了这个平行空间。

  而老头也不得不跟了进来,在第一个墓地里,他原本是想利用降头术弄死老张,让我们加快步伐的。

  结果,蝴蝶效应再次来了,老钟帮老张解了降头,老张反而差点就杀死了我。

  所以,老头不敢乱来了,生怕自己的行为带来更大的麻烦。

  期间,老头一直在隐忍,直到水墓。

  只要渡过了那条河,我们就可以直接进入土墓了,结果少妇却把一切拆穿了,而且水中的恶灵还是将我们拖下了水。

  最终,老头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他的出手可能会带来没必要的麻烦,毕竟命这东西不是说改就改的,他还没那么大的能力。

  而直到刚才,老头亲手将过去的自己给替我死了,他才敢直接跟我挑明身份。

  因为这个空间里只有一个他了,按理说,再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蝴蝶效应了。

  ----------------------

  听了老头的话,看着他的脸,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百感交集。

  我是该喊他王重阳呢,还是大师?

  这个时候,老头直接对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还剩最后一个墓地了,你先别告诉那两个女人我的真面目。上一次,你的女朋友从那出来后,唯独给我隐瞒了最后一个墓地里的事情。所以,她们两可能很快就有秘密了,一定要沉住气!”

  我点了点头,这一刻,我对这老头充满了信任。

  而老头则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一定可以出去的,我刚才在过去的我临死的时候,用玉翡封印了他的记忆。等出去了,找机会回到过去,我用我的命还你一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