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3 我的脸

63 我的脸

  老头说要用他的命还我一个兄弟,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虽说我的感情是和大师建立起来的,但眼前的这老头毕竟也是未来的大师啊,如果有机会出去,他真的要用他的命,将过去的那个大师拥有了墓地里的记忆,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接受。

  当时心情真的很复杂,想着上一个大骚侥幸逃出去,她居然真的不惜一切想烧死过去的自己,为的就是让我避免厄运,我就有点感觉自己对不起了太多人,我这吊丝何德何能啊?

  而且我心中同样有一个疑惑,上一个大骚出去后,为什么会跟一个火狐妖在一起呢?

  这个火狐妖显然就是小骚了,可是小骚以前没进过墓地,它是怎么会出现在大骚身旁的呢?

  加上老头也说了,这个墓地是二十年一个轮回,我难道要等个二十年再出去,还是会出现什么契机?

  这个时候,老头又拍了下我肩膀,然后道:“别多想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出去,只有出了这个空间,回到真实的世界,我们才有机会弄清真相。假会长、这个空间到底是干嘛的,等等很多疑问都等着我们去解决呢。”

  我冲老头点了点头,虽说他其实就是大师,但我很难做到跟大师扯淡一样,和他打成一片,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差异吧。

  “维维,维维,你们在哪里啊?我们刚才看到你了,你在哪里啊?我和妹妹都找到出口了呢。”

  大骚的声音响了起来,而老头则重新戴上了那张从上一个年老版的我脸上撕下来的人皮面具。

  老头他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沉住气,帮他保守秘密。

  我点了点头,然后才对大骚她们应了起来:“在这呢,在这呢。”

  说完,我就朝她们跑了过去,老头并没有跟过来,而是躲了起来,估计是想再暗中观察观察。

  很快我就和大小骚汇合了,大骚看我一脸苍白的样子,很疼惜的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然后问我怎么了。

  而小骚则猫着眼朝我的身后看,边看边说:“那人呢,刚才不是有个人跟你在一起的嘛,好像是王重阳诶。”

  小骚不愧是妖精,视力好,洞察力也强。

  我岔开了话题,直接说:“大师死了,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什么也不想说。”

  当我说大师死了,两个女人都忍不住‘啊’的喊了一声。看得出来,两女人对大师这不羁的猥琐大叔还是都蛮有情感的。

  尤其是小骚,一向挺活泼的她,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神态来。

  今后再也没一个男人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喊她狐仙姐姐了。

  我将两个女人带到了大师的尸体前,我们朝大师的尸体鞠了三个躬,然后我就问大骚出口在哪,她们是怎么找到的。

  大骚指了指小骚,说是小骚闻到的。

  我擦,这出口还能闻到?这说法也太他娘的奇葩了。

  小骚也是个神经大条的主儿,前一秒还感伤大师的死呢,这一刻又变得颇为得意起来。

  她昂着个脑袋,很得意的跟我说:“就是我闻到的,刚才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我们就过去看了,那里有一道金属墙,我和姐姐推了好几下没推开。但是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墙上突然打开了一道门,那里肯定是出口。”

  我点了点头,我想之所以那道门会打开,肯定是因为大师替我死了,他的阳金命触动了这里的属性。

  我们三个就准备朝那个门走过去,当时我寻思着前几个我都在这里变老了,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真佩服他们能在这活那么久。不过老头也说了,就算是同一批人,进来后遭遇的情况也不一样,可能他们要遭受比我们更多的磨难吧,但发现的东西可能也更多,这里这么大,而我们还直接通过了土墓,土乃一切生机的源泉,我想前几个我很有可能在那储备了充足的能源才进入阳金墓的。

  不过我也不需要了,这一次还算庆幸,有大师、小骚,还有老头的帮助,我想我真的可能很快就能出这个空间。

  夹杂着庆幸和酸楚,我们慢慢走向了大骚口中的出口。

  然而刚走了没两步,身后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撞击声。

  一听我就听了出来,肯定是那个自虐狂又在那自虐了。

  大小骚同时停下了脚步,对视了一眼,小骚立刻开口道:“姐姐,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吧。这声音听得我心里难受,我总想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大骚点了点头,说她也想。

  她们想,我可不想,我赶忙开口道:“有啥好看的,我们都要出去了,可别整出啥幺蛾子,赶紧走吧。”

  不过两丫头有点不肯走,大骚很懂事点了点头。

  不过小骚却嘟着个嘴说:“不行,我就要看。我都心痒死了,反正找到了出口,又不急这一时。”

  说完,小骚就迈开脚朝那声音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大骚也跟了过去。

  诶,女人有时候也挺烦的,我只得追了上去。

  很快来到了那金属房间前,妈的,果然是那傻逼自虐狂在撞门,不过这一次他更疯狂了,撞门的频率非常的快,一副老子今天非得撞死的架势。

  当大小骚看到这个撞墙的人时,两个人同时‘啊’的大叫了一声,一时间也吓蒙了。

  大骚拉着我的手,就叫我快走,很显然她也觉得这个自虐狂有问题。

  明明长得很像我,但是又不是我,这不是扯淡么,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儿。

  不过小骚却不走了,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愣愣的出神。

  我疑惑的看向小骚,当我看到小骚的表情时我愣了一下。

  一向很活泼的她,此时怎么看着那么伤感呢。

  卧槽,流泪了,小骚怎么看着这自虐狂流眼泪了呢?

  我赶忙伸手推了把小骚,然后对她说:“小骚,你哭啥啊。别管了,这个人不是我,你就让他撞死算了,我们快走。”

  而小骚却突然对我道:“维维,快,快打我。我,我没有哭,我真没有哭。眼泪自动就流出来了,我感觉我被人控制了。”

  晕,小骚说啥胡话呢,这里哪还有人啊,谁控制她,难道是暗处的老头?

  不管了,我狠狠的扇了小骚的后脑勺一下,不过小骚还在那对着金属房间哭。

  我寻思着有啥好哭的啊,忍不住扭头看向了那个自虐狂,会不会是这货搞的鬼啊。

  妈的,你还别说,还真是。

  此时这自虐狂不再撞门了,而是恶狠狠的盯着小骚看,他一脸的血,看着很恐怖,更让人有点胆寒的是,他还在那冲着小骚做着可怕的表情。

  他张大嘴,冲着小骚试试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跟要当着小骚的面掐死自己似的。

  很快,他居然猛的闭上了嘴,很快他的嘴角就流了很多血。

  他张开嘴一吐,妈的,吐出了一小块肉,貌似是自己的舌尖,这货居然还想咬舌自尽?

  疯了,真是疯了。

  吐出自己的舌尖后,他居然猛的伸出了手,伸向了自己的眼睛。

  草,这自虐狂要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抠出来!

  这他妈的真是个奇葩,也难怪小骚哭,小骚虽然这么大了,但是按人的年龄算就是个孩子。

  要是让小孩子看到这一幕,那别说是吓哭了,早就吓晕过去了。

  我心一狠,直接来到了金属门前,一拳就狠狠的打在了门上,我直接对他道:“神经病,给老子安静点,信不信我弄死你?什么玩意?”

  然而,当我一拳砸在这门上,想要将拳头给收回时,我愣住了。

  草,老子的拳头收不回来了,像是被粘在了门上似得。

  而那自虐狂则猛的朝我扑了过来,妈的,虽然隔着道金属门,但是他将整张血脸贴在了门上,扣得掉出眼窝的眼珠子就在我的眼前,看的我整个人都有点无所适从,只想逃离。

  可是我哪里逃离的了啊,感觉整个人都被吸在了金属门上,我甚至感觉身体内有东西被这道门给吸了过去似的。

  像是五脏六腑被掏空了,又像是灵魂被吸干了。

  而他则贴着我的脸,张开了一口鲜血的嘴对我说:“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了!杀了那个女人,杀了那个女人!”

  边说,他边指着小骚。

  麻痹的,这自虐狂之前不是不会说话吗,咋现在突然能说话了?

  很快我就意识到,可能是大师的阳金命,让这个自虐狂变得更像一个人了,这也验证了我的猜测,当我们死在每个墓地九次,可能每个墓地里都有人重生。

  妈的,这货到底是谁啊,居然让老子杀小骚!

  好在这个时候,金属门突然晃了一下,而那自虐狂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倒在了血泊中。

  我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心有余悸。

  正准备起身拉住大小骚朝出口跑,大骚突然看着我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同样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我就奇了个怪了,我有那么可怕吗,把大骚吓成这个样子。

  刚好这金属门同样是跟镜子差不多,反光,我就下意识的照了过去。

  当我看到镜子里的我时,我张开了嘴,感觉眼珠子都要从眼窝里跳出来了。

  窒息,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傻了,没了一点意识,大脑一片空白。

  草,我的脸,我的脸怎么变了。

  我变老了,我变成了王重阳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哗啦’的响声。

  应该是一面镜子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