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4 大师的再次成全

64 大师的再次成全

  哗啦一声镜子碎了,我看不到身后的玻璃碎片,但我的心就像是被玻璃碎片给割破了似得,颤动着。

  看着金属门上反射出来的我的脸,我怅然若失,整个人没了一丝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就像一摊烂泥。

  我变老了,眨眼之间。

  命运,宿命。

  这就是我的宿命吗,镜子碎了,肯定是贴着大师尸体的那面镜子,大师没法替我去死,我终究逃不过这一劫?

  说实话,真有点绝望了。好不容易以为自己可以看到前路时,却被这么狠狠来了一大棒子,真把我给敲懵了。

  这个时候,大骚也缓过了劲来,她想爬着站起来,但没站起来,所以就直接朝我爬了过来。

  爬到我的身旁,大骚就趴在了我的胸口,她伸手抚摸着我的这张老脸。

  妈的,说真的,我感觉自己比贴在后面的前几个我还要老,都有皱纹了,大骚摸我时,她那滑嫩的皮肤触及着我的脸,让我觉得我是一脸老褶子。

  大骚对我说:“维维,不要害怕,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还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大骚的一句话让我慢慢缓过了劲来,虽然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如花似玉的大骚了,但是我毕竟还活着,只要活着我就得为大骚做点什么,帮她走出去!

  于是我重新恢复了丝斗志,我握了握拳,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变强。

  毕竟,外面的假会长都说,从里面逛了一圈,从祭酒小道士变成了幽隐了,我现在既然老了,我倒想看看我是不是什么幽隐道士。

  结果,我失望了,什么狗屁幽隐道士啊,我他妈的连拳头都握不稳了,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完全就一糟老头子啊。

  很快我又感觉眼睛有点疲劳,昏昏的很想睡觉。

  这个时候小骚似乎也缓过了劲来,不再哭了,而是蹲到了我身旁,一个劲的问怎么了。

  大骚非常急切的对小骚道:“妹妹,你快想想办法啊,维维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他可以变老,但绝对不能让他死啊。”

  小骚也很紧张,她摇了摇头,说她也不知道。

  刚摇完头,小骚突然指着大骚,然后道:“啊,姐姐,你,你也…”

  我赶忙使出力气扭头看向大骚,卧槽,大骚也开始变老了。

  大骚的脸也慢慢的变老,很快就变成了招待所大妈那副模样…

  一时间真的是不知所措,难道这里的时间一下子就加快了,变成了二十年后?

  可是小骚的脸怎么没有变啊,还是那么的年轻貌美?也许是因为小骚是狐狸精吧,哪里那么容易变老。

  心里正纳闷呢,小骚突然朝我扑了过来。

  也不知道小骚这是要干嘛,不过我当时感觉自己已是将死之人,所以也没反抗。

  很快小骚就将脸扑到了我的身前,低头将嘴给贴在了我的脸上。

  小骚这是要跟我吻别呢?

  不对,很快我就意识到小骚这是在舔我呢。

  跟上次在我家里,小骚用舌头舔我,帮我舔尸斑的时候是一个样的。

  难道我之所以会变老,那是因为我被那自虐狂或者金属门吸走了太多的阳气,甚至把我的阳寿给吸尽了?

  有这个可能,而大骚毕竟和我是阴阳婴,她需要借助我的阳气来支撑自己的命。我都老了,快死了,她怎么可能不变老?

  小骚的舌头一下子就舔在了我的脸上,温润如暖玉,这一次我没有闭上眼,就睁着眼看着她那精致的面庞。

  很快,小骚就从我的脸舔到了我的脖子,甚至还一把将我的衣服给扯了,要舔我的胸口,狂野中带着一丝紧张。

  你还别说,被小骚这么一舔,我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也没刚才那么慌了。甚至升起了一丝异样的快感,浑身顿时觉得火辣辣的。

  难道小骚的这一舔真的管用?

  我下意识的就扭头去照镜子,可惜我的脸那是那样的老,完全不管用。

  诶,刚才那舒服的感觉可能是回光返照吧。

  顿时我一下子就泄了气,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阴冷的哭声。

  妈的,那面镜子碎了,肯定是镜子里被封印的恶鬼跑出来了。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然后我赶忙对小骚道:“跑,快跑,带着大骚一起跑,快出去。”

  刚说完,我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拖住了似得,一直拖着往一旁退。

  小骚立刻过来拉我,不过这拖劲还真他妈的大,小骚都拉不住。

  很快我就被拖到了那第八面镜子后,草,肯定是这镜子的古怪,把我吸过来的。看来确实是大师不顶用,只有我死在这里才行啊!

  镜子的碎片碎了一地,而我也发现之前镜子里的野鬼真的全出来了,不过它们似乎并不能离开镜子,所以就在碎片上徘徊。

  我的身体压在了碎玻璃上,刺痛着我。

  而那些孤魂野鬼一看到我,立刻跑了过来,跟之前在镜子里一样,对我疯狂的撕咬了起来。

  小骚的嘴里发出了呼呼的恐吓声,似乎是在警告这些野鬼,不过野鬼们虽然有点怕小骚,但依旧在那折磨着我。

  死吧死吧,活着太累,死了就死了吧,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许这文这是真的彻底崩溃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子再一次冲了过来。

  是王重阳老头,不,应该说是未来的大师。

  快步来到我身旁,他将身上的布袋子和桃木剑全放在了我的身旁,然后对我说了句:“快出去,这里交给我。一个阳金命不行,老子再给他一个!”

  说完,老头直接用桃木剑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老头直接将他的鲜血往野鬼以及地上的镜子碎片上洒了过去。

  边洒老头还边说:“哈哈,喝了那么多的尸油,老子今天总算要派上用场了!”

  说完,老头又用桃木剑在身上刺了好几下,鲜血扑扑的就流了出来。

  而且老头的血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了过去似得,完全是喷出来的。

  本来还挺健壮的老头瞬间就消瘦了下来,甚至有点皮包骨头。

  这个时候,老头则直接对小骚道:“快,快把你的灵珠给王维,我要帮他夺寿!”

  小骚也没有丝毫的犹豫,让我张嘴,然后她也直接张开了嘴,吐出了灵珠,然后灵珠就飞进了我的嘴里。

  灵珠刚飞进嘴里,老头猛的用桃木剑割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洒了我一脸。

  而他则直接对我道:“快,快出去,两条阳金命一定够了。刚才不是你变老了,是你阳气几乎被吸干了,我现在过给了你,你可以的!一定要出去,出了这个阳金墓地,你就不会死了!”

  说完,我就看到老头脖子上的血几乎流干了,整个人成了皮包骨。

  愣愣的站在那,感觉老头快死了。

  而老头则睁大着眼睛,对我吼道:“滚,快滚。我就算把命丢在了这,我也有办法出去的,我很快就会去找你!”

  说完,老头的身体也颤巍巍的了,快倒下了。

  虽然心中痛楚,但我也知道不能矫情,要是在傻逼的在这不走,那老头的努力全白费了。

  而这个时候我也发现我全身恢复了力气,似乎恢复了正常,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也不再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头努力,牺牲自己的成果。

  我将地上老头留给我的东西一股脑背上了身,然后拉着大骚,带着小狐狸就跑。

  终于,很快我们就跑到了那个出口处。

  那里确实开了一道门,不过门后面却不是很大的通道,而像是一个黑洞。

  小狐狸一下子就钻了进去,我让大骚先爬过去,然后我也沿着这个洞爬了进去。

  刚爬过洞,我赶忙扭头朝身后看去,想看看老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是不是已经死了。

  可惜,当我扭过头去,身后的那个洞已经不见了,那道金属门也扑通一声给关了。

  完了,老头说一定会想办法出来找我的,现在完全没机会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空了,难道命运这东西真的永远也没没法改变吗?

  以前的大师没进过这平行空间,所以他让自己强大到了幽隐级别。可是,幽隐了又如何,当他这么强大了,终究还是死在了这里。

  过去的大师,未来的大师,两次成全了我,一如老钟对他的嘱咐。

  想要挣脱命运的枷锁,为了大师,为了老钟。

  可是我拿什么去挣脱,实力最弱的我却活了下来,我到底该怎么去做?

  真后悔,之前没好好和老钟学点真本事,一味的想要逃出去。要是早听老钟劝,别急着离开土墓,在那跟他学点真本事,或许我出去后改变自己,改变大师他们命运的机会要大的多。

  酸楚、绝望、对自己的自责,种种负面情绪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年轻人,我在这呢。”

  草,是老头的声音,我赶忙四处张望了一下,可是没看到人。

  很快老头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我在你布袋子里的缚魂镜里呢,我早就说了,我苟建就算命丢了,魂也一定可以出来。这是最后一个墓地了,加油,我会一直在你身上的。”

  绝望中,我升起了一丝欣喜,看到了一丝曙光,也激发出了无穷的斗志。

  突然,一股子味道飘了过来。

  我凑着鼻子嗅了嗅,卧槽,真他妈的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