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5 树洞里的红眼睛

65 树洞里的红眼睛

  一股子刺鼻的骚味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捏了捏鼻子,说了句:“草,这啥味啊,这么骚。”

  说实话,真骚,跟进了女厕所似得。为啥不是男厕所呢?因为男厕所不光是骚,还臭,而女厕所主要就是个骚,因为那里有大姨妈的味道。

  这个时候身旁已经吞回了灵珠,重新幻化成了人形的小骚来了句:“哪里骚啦,挺好闻呢,我刚才就是闻着这味道找到那出口的。”

  诶,狐狸就是狐狸,对这骚味肯定习惯了,毕竟小骚身上也有股子淡骚味。不过小骚那味道很好闻,闻了让人有冲动,不过这里的骚味就是单纯的让人很不舒服了。

  刚想到这,我突然心中一阵悸动,卧槽,这里不会是个狐狸窝吧?

  妈的,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骚。而上一个大骚出去了还带了个快成精的狐妖,指不定也是从这里带出去的。

  正这样琢磨着呢,小骚突然又对我问道:“对了,刚才那老头为什么要救你啊?我一直以为他是坏的,没想到是个好人,我以前都错怪他了呢。而且他怎么长的跟你变老了一样呢,那里不是已经有七个你了吗?”

  大骚也立刻附和道:“我一直相信他是好人,只是后来有点动摇了,不过我没想过他会愿意为付出生命。维维,他到底是谁啊?”

  大小骚的话又让我陷入了对大师的缅怀中去了,虽说老头之前提醒过我先不要向两个女孩子挑明他的身份。不过现在老头就剩了个魂,还要躲在缚魂镜里,我觉得有必要为他正名一下。

  于是我就直接对两个女孩子答道:“那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自己人。”

  大骚其实挺聪明的,也善解人意,听出来了我不想回答,就点了点头,很安静的挽着我的胳膊,一副生怕下一秒会失去我的架势。

  而小骚则没那么懂事了,她直接对我追问道:“朋友?自己人?到底是谁啊,我们认识不?”

  我刚想回答,突然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一对红彤彤的眼睛在盯着我们看。

  由于这里光线确实不怎么好,比之前任何一个墓地都要暗,而我们的手机早就都没电了,没啥照明的。于是我就从布袋子里摸出了个火折子给点上了。

  把火给点上后,我就发现那眼睛还在那看着,发着红光,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我就喊了大小骚,叫她们也看看,这两女人也说能看到那双眼睛。

  有种冲过去看看的冲动,不过现在就我一个爷们了,可不能胡来。

  我让两女人在原地等我,然后我就来到了一旁,小声对布袋子里的老头的魂开口道:“大师,大师,能听到我说话不?帮我看看情况啊。”

  很快,大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可以听到,但是我在铜镜里什么也看不到啊。我现在灵魂创伤很严重,也没办法出来,只能靠你自己了啊。有什么意外的情况,你就喊我,我们直接连线,我指导你就行。”

  卧槽,还直接连线,搞得跟打电话似得。

  不过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握着桃木剑就回到了大小骚身旁。

  大骚很安静,而小骚则在那问我:“跟谁说话呢,鬼鬼祟祟的,真猥琐。”

  我没做出回答,而心里则在那琢磨着看来还是要早点把老头灵魂的事情告诉她们,不然时间长了,引起猜忌,那可不好了。

  我再次示意两女孩站在原地等我,然后一步步朝那红眼睛探了过去。

  妈的,那眼睛的胆子也够大的,我都离它还有几米了,居然还在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

  而当我来到那眼睛面前只有一米远的距离停下来时,借着火折子一照,我一下子就给愣住了。

  卧槽,眼前哪有什么人或者鬼啊,眼前就他妈的一颗大树。

  这树真的挺大,直径有个三四米粗,没两三个人肯定抱不住它。

  不过那红眼睛还在,那眼睛居然长在树上?

  这是个树精?

  动物成精我可以接受,毕竟见到过,小骚就是,之前还有个蚂蝗精。

  但这树精,我还真没听说过,植物要想成精,那不得修炼个成千上万年啊?那得多厉害啊?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眼睛不是长在树上的,而是在树里面。

  心一狠,我直接提着桃木剑来到了树跟前,定睛一看,原来树上有两个树洞,两个眼珠子大的洞,那红彤彤的眼睛就透过这两个洞往外看着呢。

  我忍不住对这红眼睛喝了声:“谁,你是谁,别躲在里面装神弄鬼的,有本事现出真身!”

  没有人回应我,不过这红眼睛却眨了眨,看来是个活物。

  不过既然它没害我的意思,于是我就对它道:“小人路过宝地,如有得罪,还望海涵。”

  说完,我就转身对大小骚道:“没事,过来。”

  两女人很快就过来了,而小骚则突然凑着鼻子往树上靠了靠,将鼻子贴在那红眼睛前闻了闻,边闻边说:“好熟悉的味道啊,好像也是个狐狸。”

  狐狸,草,原来这红眼睛是个狐狸的眼睛啊,没事你躲在树里面吓人干嘛?

  我刚要叫小骚和这狐狸沟通沟通,让她问问这狐狸,这里有没有出口啥的,要是小骚能沟通上,我们指不定能省去不少麻烦。

  然而,就在这时,大骚突然拉了拉我的胳膊,然后小声对我道:“维维,你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好像还有红眼睛。”

  我顺着大骚所指的方向看了看,你还别说,还真是。

  一双红眼睛,两双红眼睛,将四周看了个遍,一共六双红眼睛!

  如果只是一两双眼睛,那我也没啥感兴趣的了,正所谓人鬼殊途、人妖殊图,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最好还是少沾染,尤其是狐狸邪门的很呢,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像小骚那么单纯。

  不过六双红眼睛,那我就不得不怀疑了,会不会和之前的九棺七尸,九瓶七人头,九镜七尸有关?

  虽说这只有六双眼睛,但大师老头也说了,上一个大骚的魂可是逃了出去的。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有必要弄个究竟了,我直接问小骚问出个究竟来没有,小骚摇了摇头,说无法沟通,i树里面的玩意不理会她。

  奶奶的,看来是要逼我了啊。

  我直接用桃木剑指着树洞里的眼睛,怒喝道:“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捅瞎你。”

  也不知道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咋滴,还是不理我,我直接用桃木剑往树洞上一刺,结果树洞太小了,剑尖刺不到它。

  妈的,真是奇怪了,就这么小的两个洞,这狐狸是怎么钻进去的?

  心里正纳闷呢,大骚突然又拉了拉我,指了指树的顶部,原来那还有一个很大的树洞,有个一两米的直径,别说是狐狸了,就算是两三个大活人也能爬进去。

  妈的,豁出去了,我抱着树就往上爬,不过小骚却拉住了我,冲我摇了摇头,她说她先进去看看。

  我寻思着既然都是狐狸,而小骚又是妖精,确实比我有用的多,就同意了。

  我让小骚一定要小心,有意外就喊,然后小骚就一跳一跳的,直接抱着树就爬到了那树洞口,动作真灵活。

  我拔出了刀子,握着刀子,死死的指着那双红眼睛。

  很快小骚就钻进了树洞,小骚刚进去,就啊的叫了一声。

  我刚要用刀子刺这双眼睛,小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有狐狸,还有人,是尸体。”

  我问小骚能不能将尸体给拖出来,小骚说能行。

  过了几秒中,就听到树里面传来了扑通扑通的响声,很快小骚的身体就从上面的树洞子里钻了出来。

  小骚拖出来了一具尸体。

  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当我看到那具尸体时,我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大妈,是招待所大妈的尸体,或者说是老年版大骚的尸体。

  大妈的尸体并没有什么腐烂,看着跟刚死不久似得。

  而奇怪的是,在大妈的尸体的脖子上蹲着一只红色的狐狸。这狐狸任凭我们赶它,它都不走。

  我也懒得管这小狐狸了,我赶忙让小骚去另外几只红眼睛所处的树里面看看。

  小骚倒是个好体力劳动者,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搬出了六具尸体,无一例外,每具尸体都是年老版的大骚,而每个大骚的尸体上都蹲着一只红色的狐狸。

  我让小骚去第七颗树,第七棵树同样拖出来一具尸体。

  但是第七具尸体上没有狐狸。

  第八棵树,第九棵树,都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