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6 大骚小骚,傻傻分不清楚

66 大骚小骚,傻傻分不清楚

  前六棵树洞里拖出了六具尸体,每一具上面都趴着一只狐狸。

  第七棵树只有尸体,没有狐狸。

  第八、九颗树洞都是空的。

  我们脑子都不笨,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反应最激烈的是大骚,她的身体一软就倒了,还好我一把将她给扶住了。

  大骚躺在我怀里,颤巍巍的开口对说:“她,我,大妈。维维,大妈就是我,对不对,大妈就是我?”

  虽然很不想让大骚陷入负面情绪中去,但是我知道瞒也是瞒不住的,大骚又不似傻子,她显然已经猜出来了,只是想从我口中得到验证,毕竟我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了。

  于是我就对大骚说:“嗯,大妈就是你,是从这里出去后的你,也就是二十年后的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前四个墓地都比较顺利,所以不会耽误那么多的时间。”

  大骚此时肯定一肚子疑惑,不过她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肯定是不想烦我,她只是对我道:“嗯,我现在知道了,心里轻松多了。维维,你要答应我,如果我这次死在了这里,你就算一个人,也一定要活着走出去。”

  我要让大骚心里没压迫感,所以就点了点头,同时说了句:“我们一定会一起出去的。”

  而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将她的脑袋凑了过来,她直接对我说道:“诶呀,如果这尸体是变老了的姐姐,那姐姐身上的小狐狸,会不会是我啊?可是我以前不是没来过墓地嘛,而且怎么会有那么多我啊。”

  是啊,小狐狸会是小骚吗?它们为什么要趴在大骚的脖子上?

  我稍稍推理了下,就判断的出来了,这些小狐狸肯定各个不一样。它们本来就是在这个墓地里的,不过小骚本来是应该趴在第七个大骚的脖子上的,结果它没有。她和大骚的魂一起逃了出去,至于她们为什么要一起出去,期间发生过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只有招待所大妈还有小骚知道,可是小骚出去后又穿到了二十年前,修为一下子损失了,连记忆都没了,所以只有大妈一个人知道了,而大妈的魂据老头说,又散了。

  所以,这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了。

  我拍了拍小骚的脑袋,然后说:“这些小狐狸肯定不是你,不过你本来应该是其中一只,本来该是在第七具尸体上的,不过你出了这个平行空间。”

  小骚歪着脑袋,似乎在那想着什么,突然她死死的晃了晃脑袋,说头疼,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背上布袋子里的缚魂镜嗡的震动了一下,应该是老头给我发出来的信号。

  我赶忙一个人来到了一旁,然后小声问老头什么事,是不是要给点建议。

  老头则对我说:“我听到你们说的话了,猜的不错的话,那些狐狸应该是镇魂狐,这是火狐一族里非常厉害的角色了,应该是用来吸食大骚的灵魂的。而上一个大骚的魂能出去,可能是因为第七个镇魂狐,也就是小骚,她并没有那样去做。现在看来,小骚应该没有坏心。至于她为什么都记不得,这正常,动物在第一次化形的时候基本都忘了之前作为畜生的记忆。更何况小骚它还帮我回到了二十年前,记不得就更正常了。”

  我点了点头,老头的话让我挺开心的,其实我内心里也一直不想小骚有什么幺蛾子。

  而老头却继续对我道:“不过,小骚她可能没坏心眼,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没问题。我研究过她的灵珠,那修为不像一只百年狐妖就能有的修为,极其强悍,所以你还是得小心着点。当灵珠真的和小骚完全融合,她整个人都可能会变!”

  草,这灵珠还这么吊啊,小骚似乎离不开它,我总不能叫小骚把灵珠给扔了吧?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同时传来了大小骚的声音:“维维,小心。”

  我不知道咋了,下意识的就朝一旁躲闪了一下。

  也没发生什么,但是我似乎感觉旁边闪过了一道影子,稍纵即逝。

  下一秒,我手中的火折子就一下子灭了。

  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草,这他妈的就是传说中的鬼吹灯啊。

  要命的是,当火折子灭了,本来就光线很暗的狐妖洞突然一下子整个都黑了,没一点光线,伸手不见五指。

  我下意识的就喊了句:“谁,谁他妈搞鬼,有本事出来!”

  说完,我扭头就朝大小骚的方向跑,边跑边喊她们。

  不过也奇怪了,大小骚咋都没了音儿?难道听不到我在喊她们吗?

  我凭着直觉就感觉来到了大小骚之前所在的地方,伸手摸了摸,没丝毫人影。

  难道是我走错了?

  我掏出火机准备继续将火折子给点上照明,结果刚把火机打着,一阵风一吹,火机的火又灭了。

  吹灭火机的风,不像是普通的分,而像是一口气。

  草,难道真的有只鬼跟在我身边,在吹?

  虽然心里慌,但是没了老钟和大师,我也学会了变得坚强,我猛的一转身,随手用桃木剑一刺,没刺到任何东西。

  我开口就喊老头,让他快帮我想想办法,不过老头在铜镜里,出不来,也看不见外面。

  所以老头只得对我道:“这里不仅是阴木墓地,可能还是个狐妖洞,作怪的应该是妖,不是鬼。一般的镇鬼符、保命符都没用,管用的之前我已经对小骚用了,得镇妖石!快,在布袋子里有个大拇指大小的石头,你把自己的血滴上去含在嘴里,你阳气重,能保命。”

  我赶忙将手伸进了布袋子,虽然看不见,但是里面就一块小石头,我赶忙给掏了出来。

  将镇妖石含在了嘴里,我心一狠直接将舌头咬破了,血肯定滴到了石头上。

  心里有了丝底气,我就大声的在那喊大骚、小骚。

  可是依旧没有回音,真是奇怪了,两个大活人咋说没就没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似乎有声响。

  我寻着声音就过去了,走着走着,我就发现声音发来的方向还有点亮光。

  我就加速跑了过去,到那我才发现,原来那有个挺大的洞。不过这一次的洞并不是树洞,而是个山洞。

  亮光就是那里面发出来的,我刚要进去瞧瞧,眼前突然窜出了两道红色的影子。

  定睛一看,是两个红色的狐狸挡在了我的身前,似乎是不想让我进去。

  不管了,我就欲强闯。

  不过这个时候洞里发出了一道声音:“维维,我在这呢,进来吧。”

  这声音一响起来,洞口的两只小狐狸就乖多了,趴在地上不动了。

  而我也赶忙跑进了山洞,当时也不知道是我太紧张了还是咋的,我都没听出来喊我的是大骚还是小骚,其实她们两个人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一进入山洞,我就蒙住了。

  草,映入眼帘的是个裸体的女人,我当时居然没认出来是大骚还是小骚。

  白花花的屁股,挺翘的酥胸。

  她半躺在一张木床上,这木床还挺奇怪的,两边还有挡子。

  她朝我伸出了手指头,勾了勾我,然后说:“在这呢,来啊。”

  我忍不住噎了口口水,多看了几眼这完美的身材。

  大骚和小骚长得几乎一个样,但是我一眼就能分出来她们。大骚的眼神有种忧伤的安静气质,而小骚的眼睛则看起来要大上些,更可爱点。

  但是当时我真的有点分不清这是大骚还是小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脱了衣服的缘故。

  我问了句:“你是大骚还是小骚啊,咋不穿衣服呢,你的衣服呢?”

  边说,我的身体边不自觉的朝她走了过去。

  妈的,这些天一直窝在墓地里,也确实有点憋坏了,二爷忍不住就翘了,也不知道我是咋想的,怎么这么没自控能力,都什么时候了,脑子里还想这些龌蹉的念头。

  要是这是大骚也就罢了,我们又不是没做过,但是要是她妈的是小骚,我上了,我以后怎么向大骚交代啊?

  不知不觉的,我身体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而她则猛的从木床上起来了,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拉倒在了床上。

  我的身体整个人就将她压在了身体地上,她胸前那饱满的浑圆也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胸口,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两个女人的裸体其实我都看过,当时也没害臊啊,此时怎么这么紧张的。

  而她则勾住我的脖子,对我问道:“咯咯,你希望我是大骚,还是小骚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脑袋昏昏的,有点想睡觉。

  而她则继续问:“你喜欢大骚,还是小骚啊?”

  妈的,当时心里明显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凑着鼻子闻,想闻闻她身上的味道,到底是大骚,还是小骚。

  而她则猛的将我揽入了怀中,下一秒她则一下子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妈的,她的舌头真长,跟条红蛇似得,一下子就将我的脖子给勾住了。

  长舌头,是小骚?

  很快,她又对我说了一句话:“好好死在那里不就行了,偏要出来,老娘弄死你!”

  话音落地,我就感觉脖子一紧,她的长舌头直接就勒住了我的脖子,想将我给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