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7 又见死婴

67 又见死婴

  被她的长舌头给勒住了脖子,当即我就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伸手就抓住了勒在脖子上的舌头,软软的,跟捏住了一条蛇似得。

  我捏着嗓子对她道:“小骚,小骚,你是不是疯了啊。我是王维啊,快松嘴。”

  不过她依然没有放过我,反而舌头一紧,当场我就有点喘不过气来。

  而她则直接将我翻身压在了身下,将脑袋放到了我的脖子上,一副很享受模样的允吸了起来。

  我感觉身体软软的,提不起劲来反抗,不过也不是不想反抗,就是有点迷失了自己,神魂颠倒的。

  毕竟此时小骚她可是一丝不挂的趴在我身上啊,胸前那两饱满的雪白浑圆太勾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妖,所以比人要销魂的多,加上那股子骚味,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谁抵御的了啊?

  妈的,狐狸精就是狐狸精,都说男人被狐狸精给迷上了,那是绝对吃不消的,此话当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我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大脑完全被欲望占据,变成了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下意识的我就伸手搂住了小骚的腰。

  盈盈一握的小腰无比柔软,把我弄的心痒痒的,即使快喘不过气来了,我依旧感觉无比的刺激。我下意识的就将手朝小骚的臀部移了过去,窒息的快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我快没了呼吸的时候,老头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王维,王维,你他妈搞啥呢?咋感觉你的气息越来越弱了?是不是出啥事了?”

  直觉告诉我,真的出事了,再这样下去,我快死了,我就嗯嗯啊啊的哼了几声。

  而老头很快则继续对我道:“快,镇妖石,用镇妖石,你这怕是被妖给迷住了。”

  老头的一句话把我给惊醒了,我赶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猛的一口将嘴中的镇妖石给吐了出去,吐向了小骚。

  ‘啊’

  刚将镇妖石吐向了眼前的小骚,小骚突然阿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的身体一颤,往木床上一躺,身体一个劲的在那抽着。

  她的长舌头也渐渐的从我的身上抽离了,我也得以喘息了。

  渐渐的我也恢复了意识,完全清醒了过来,我也这才意识到刚才她那声‘啊’的叫声听着不像是小骚的声音,也不是大骚的!

  我赶忙朝木床上的这女人看了过去,此时她依旧没穿衣服,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应该是被镇妖石给震住了,老头的宝贝就是吊。

  很快我就发现它的身体慢慢的边小了,发出一阵红光,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狐狸,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木床上。

  这红色的狐狸个头大得很,要比小骚大上近一倍,应该是个老狐狸了。

  卧槽,这他妈的原来不是小骚啊,差点把老子给骗了。

  我寻思着这狐妖肯定厉害的紧,可以随意幻化人形,肯定是想变成小骚的模样勾引我,弄死我啊。

  突然想起了她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不该出来,谁让你出来的,老娘弄死你。”

  妈的,她说的肯定是我不该从阳金墓地里出来,看来她对这个空间了解的还不少呢。

  不愧是最后一墓,里面的怪玩意显然比前几个墓厉害的多。

  我忍不住又将视线投向了这一动不动的狐狸,这才发现,妈的,这木床加上两边的挡子,这他妈的是个棺材的形状啊!

  火女墓里的没脸女鬼,水墓里的铁皮怪人,阳金墓里的自虐狂,除了匆匆而过的土墓,加上这个疑似躺在木棺材里的狐妖,我估摸着这几个人都是要复活的对象。

  而现在已经是第八次进入了,他们都要完全复活了,所以眼前的狐狸有能力对付我,想把我给弄死也正常。

  刚想到这里,我的心立刻咯噔一跳,这狐狸这么厉害,可能是大骚已经遇害了,要不然如果是个死物不可能那么容易勾引我。

  于是我撒开脚丫子立刻朝洞外面跑,连镇妖石都没拿,倒不是我忘了,我是怕把这狐狸精给惊醒了。

  也许是因为我镇住了这狐妖,外面的光线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了。

  一出了这个洞,我很快就发现本来蹲在洞口的两只红狐狸,就剩一只了。

  看到这情况,我就更紧张了,妈的,另外一只不会跑去趴在了大骚的脖子上了吧?

  我疯狂的喊着大骚,然后就四处寻找了起来。

  很快我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掐死你,掐死你,我掐死你。”

  草,是小骚的声音,这回真是小骚的声音,我听的很真切。

  我赶忙寻着声音就跑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声音发出的地方,当我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我愣住了。

  大骚和小骚都在,可是小骚此时正死死的伸手掐着大骚的脖子,边掐还边说:“掐死你,我掐死你。”

  看着这一幕,我可愣住了,小骚这他妈的疯了啊。

  我赶忙冲了过去,一把拉住了小骚,小骚见我回来了,也不再那么凶了,就将掐着大骚的手给松开了。

  我瞪了眼小骚,对她道:“小骚,你疯了啊,干嘛呢?”

  小骚嘟着个嘴,一副很生气的模样,就好像是谁得罪了她似得。

  看来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这可不能赖灵珠了吧?

  我也没管小骚,直接问大骚:“大骚,她咋掐你呢,你干嘛了?”

  大骚就开口对我说:“我也不知道啊,妹妹刚才说她找到出口了,就要带我出去。可是我想等你一起,然后就回来等你了,然后她就掐我。”

  我扭头看向小骚,也没问她,反正就是心里很生气。

  而小骚则继续撅着个嘴看着我,一副气死了的模样,她努了努嘴,似乎有话想对我说,不过最终也没开口,只是扭头将脑袋昂了起来。

  诶,这小狐狸真是古怪的很,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啥呢,以她的性格,按理说是不会在心里藏着什么秘密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们居然找到出口了?

  这他妈的也太顺利了吧?我才被老狐妖勾引了会,两女人居然找到出口了。

  我叫她们赶忙带我去那所谓的出口看看,大骚就在前面带路了。

  我跟着大骚走了两步,却发现小骚没跟着我们。

  我就扭头看了她一眼,问她怎么不跟我们走。

  小骚似乎还在生气呢,也不知道是生谁的气,她就嘟着个嘴对我说:“你还带着我吗?”

  虽然心中对小骚有点意见,但我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放不下她的,这墓地和平行空间诡异的很,我总不能丢她一个人在这里吧?

  于是我舅舅对她道:“走吧,以后别发神经了就行。”

  小骚气呼呼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就跟了过来,不过她似乎对大骚很有意见,看都不看大骚。

  以前一直对大骚亲如姐妹,对大骚比对自己还要好的小骚,这也不住地是咋了。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洞口。

  难道这就是出口?

  我正纳闷呢,有洞不一定就是出口啊,说不定还是入口呢,就像女人的洞,那可以是出口,但对男人来说可是入口啊!

  而大骚此时则朝我一招手,就主动钻进了洞里,很快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喊我快点,安全。

  我让小骚先爬进了洞,然后我也跟着爬了进去。

  刚进了这个洞,身后突然嗡嗡的响了起来,跟地震似的,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后的那个洞已经被堵上了。

  这里面黑呼呼的,也看不清,我赶忙将火折子给点上了。

  火折子的亮光一发出来,我就愣住了。

  眼前是一个大棺材!

  我们此时居然都站在棺材里!

  不过在棺材里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很大的酿酒坛子!

  看到这酿酒坛子,我突然觉得有点熟悉,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忍不住借着火折子的光,将视线朝这酒坛子里看了过去。

  一看就吓了一跳,卧槽,在酒坛子里装满了尸油,而在尸油上还漂浮着一具尸体。

  一个婴儿的尸体。

  妈的,这不是那个死婴吗?

  草,这是那个以前见过的‘王维之墓’?

  记得之前我不是把这个墓地给挖了,然后从里面挖出了大骚的尸体么,怎么现在又给埋上了,而且这死婴咋又回来了呢?

  诶,不管了,肯定是有人放进来,然后给埋上的了。

  当时我的手都有点抖,是紧张还有兴奋。

  妈的,见到这死婴了,这是那个真实世界才有的墓地!

  我们这是真的出来了?离开了那有着五个古怪墓地的平行空间了?

  兴奋、窃喜、伤感、遗憾,总总情绪萦绕在我的心头,让我有点怅然若失。

  不管了,先爬出这个墓地,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