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招待所

返回首页死亡招待所 > 68 2034

68 2034

  决定爬出这个墓地,我立刻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这墓地里的空间还挺大的,比上一次要大上不少,看来被人修过了。虽说空气稀薄,但还不至于把我们给憋坏了。

  我站在棺材上,借着酒坛子稳了稳身子,然后就伸手朝头顶上推了过去。

  入手的就是一阵冰凉的荒土,我使劲推了推,没推动,墓地上全是土,显然是被埋了。

  妈的,刚才高兴过头了,现在看来如何出去还是个大问题呢。外面堆了那么高的坟头,如果没人从外面帮我们挖,迟早要闷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我赶忙从老钟留给我们的那布袋子里摸索了起来,很快就掏出了老钟那自诩深入地下几十米都有信号的通讯器,想看看还能不能使用了。

  你还别说,这玩意还真是个高科技,我们手机早没电了,不过当我打开这通讯器后,居然还有点电,真是超长待机啊。

  我尝试着使用了一下,结果发现还是搜不到丝毫信号。

  当时我心里就纳闷了,我们不是从平行空间里出来了嘛,这玩意怎么还不管用?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化成了小狐狸的模样,然后猛的朝头顶跳了过去。

  顶着个狐狸脑袋,小骚直接就朝上面爬了过去。

  土屑一个劲的从上空掉了下来,我的头上落了不少的土,而小骚很快也用身体给钻出来了一条小路。

  看着小骚那倔强执着的模样,我哑然失笑,跟个穿山甲似得,要是小骚能永远这么单纯听话,没丝毫秘密,那该多好啊?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道光线射了进来,亮瞎了我的眼,我下意识的就把眼睛给闭上了。

  刚闭上眼,我就听到小骚在那喊:“谁,谁?快出来。”

  小骚看到谁了?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的我赶忙开口道:“小骚,怎么了啊?”

  而小骚则说没看清,跑了,然后就从外面继续往我们的方向钻,她这是打算将洞口给钻大了,好让我的身子通行。

  终于,小骚将墓地给钻通了,而我和大骚也挨个慢慢给爬了出去。

  一出墓地,我瞬即觉得精神舒畅了不少,大口的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

  抬头看了眼天空,星星、月亮,都挂在空中,像是在对我笑似的。

  妈的,出来了,出来了,这是那个熟悉的世界!

  我忍不住大吼了一声:“老子终于回来了!”

  吼完,我却又伤感了起来,老张、少妇、老钟、大师,甚至老头,一个个都把命丢在了里面,老头的魂虽然溜出来了,但是也只能躲在铜镜里,我之所以能出来,是靠朋友和兄弟的命换来的。

  想到这里,我狠狠握了握拳,我一定要查清真相,我的命算是偷来的,我不仅要为自己活着,还肩负着帮大师他们找出真相的使命。

  想到这,我赶忙对小骚道:“你刚才看到谁了啊?外面有人?”

  小骚冲我点了点头,然后道:“是啊,我刚钻出来的时候,看到外面有个人影,不过很快就不见了,好像是跑了。我当时急着要带你出来,所以就没去追。”

  我的心立刻咯噔一跳,妈的,这荒郊野岭的怎么会有人呢。

  而且这地方应该是老头的私人秘密地点啊,怎么会有别人在这?

  很快我就意识到不妙,会不会是假会长他知道这是平行空间的出口,所以一直派人守在这里,如果我们真侥幸有人逃出来了,立刻回去汇报?

  妈的,真有这个可能,看来虽然出来了,还得时刻提防着点。

  诶,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水平,反正肯定达不到所谓的幽隐。好在老头的魂跟着出来了,有时间我一定让他指导指导我。现在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没点真本事是不行的,就算再机智,那也只能是别人的玩偶。

  而这个时候,小骚突然在一旁开口道:“哇咔咔,又回来了呢,我又可以用我的本事了,好像还更厉害了呢。”

  我忍不住问小骚说啥呢,小骚就对我答道:“之前在那破地方,我的很多能力都没法用,现在好像又可以了呢。”

  说完,小骚就朝我吹了口气,然后一道熟悉的淡光就将我们给笼罩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小骚的狐妖空间,我们在里面,别人就看不到我们了。而且我发现这空间确实还大了不少,估摸着确实如小骚所说,她还变厉害了。

  不管怎样,我心中还是一喜,有个这空间在,就算小骚不能维持太久,但至少也能帮我们隐藏隐藏身份,关键时刻也能派上用场。

  想到这里,我立刻对小骚道:“先收了,别浪费了你的妖力,等会我们就去招待所那看看,说真的,还怪想那里的。”

  小骚也一股脑的点了点头,好像她也蛮想的似得。

  而我则扭头看了眼大骚,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呢,一副愣愣出神的模样。

  我忍不住问大骚这是咋了,她冲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她也怪想家的。

  然后我们就准备离开这里,对这我也蛮熟悉了,只要穿过树林子,下了山,就离招待所没多远了。

  不过刚朝前迈了两步,我猛然发现在左手六十度方向,五六米的地方好像有个人啊!

  那里本来是一棵树,但是树被砍了,好像有个人正站在树上。

  这会不会就是小骚看到的那个人?

  我提着桃木剑,直接就冲了过去,如果这真是要通风报信的,那我不惜一切也要整死他。

  很快我就来到了这人身后三四米的地方,这是个女人,老女人,她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她的脸。

  她的身体已经佝偻了,而且她并不是站在树桩子上的,而是双腿叉着,裤裆骑在树桩上的,这姿势看着很古怪,让我心里有点毛毛的。

  我忍不住对她说了句:“谁,你是谁啊?”

  她没有回应我,我就慢慢的绕到了她的身前。

  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草,这还是个熟人。

  奶奶,是大骚的奶奶,也就是将我和大骚一起养成阴阳婴的老婆婆。

  她不是死了吗?被小骚给吓死了,说什么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我现在明白她那句话的意思了,小骚是二十年前来的,灵珠的修为还那么强,自然是不该出现了。

  死了的人咋还出现在这呢?难道上次是装死的?当时我们被假会长给整进了平行空间,我们确实没回去好好检查她的尸体,也没把她给安葬了。

  可是她并没有回应我,我又朝她走了两步,面对面看着奶奶,我才发现不对劲。

  这不是活人,而好像是一具尸体啊,她好像是被钉在树桩子上的!她的下体被插在了树桩子上!

  不管怎样,这也算是我的奶奶了,我心里也有点难受,所以就准备过去将她从树桩子上搬下来,挖个坑把她埋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将她放在这的。

  不过刚将手放到了老婆子的身上,她的眼珠子突然转动了一下。

  我以为她醒了,她没死,不过下一秒,她的眼珠子却猛的从眼窝里掉了出来,然后整个人的尸体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把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

  我感觉有古怪,所以没敢再上前,而是退到了一旁,将看到老婆子的事情,以及她眼珠子从眼窝里掉出来的事情给老头讲了,让他帮我参谋参谋。

  老头很快就对我道:“尸守,是尸守!”

  我问老头啥叫尸守,老头继续说:“所谓尸守,其尸体的主人必须生前是强大的过阴者,利用道术将她们的尸体固定在一个地方,守护在那,只要有灵魂体从方圆百米经过,都会被发现,不管是人、妖还是鬼,无一例外,因为他们生前可是可以和阴界沟通的。我想,这一定是幕后黑手安排在这的,他们肯定已经查到上一次大骚的鬼魂溜出来了,所以安排了尸守,控制了这里。不好,你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出来的消息肯定已经被幕后黑手收到,接下来做事一定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决定立刻离开这里,可别有人过来追杀我们。

  很快我们就轻车熟路的出了树林,然后火速下山了,下了山我也没打车,直接让小骚用空间将我们给藏了起来,我打算先回招待所看看情况,回头再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来,然后再想办法。

  很快到了康复路那一带,很快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妈的,感觉全变了,以前这里虽然热闹,但是乱的很,是批发市场,现在咋盖起了那么多的大楼?我们去了次平行空间的时间,这些大楼居然盖起来了,以前也没见到动工啊。

  不管了,继续往招待所所在的那个方向走。

  很快我就发现招待所附近的房子也都变了,心里纳闷的很。

  不过,当我来到招待所时,我发现招待所还在。

  松了口气,看来主人不在,也没人敢动我的房子啊。

  反正没人看到我们,我就准备直接进去看看,不过来到门口我却发现招待所的门上贴了两张封条,是警方的封条,妈的,这里被查处了!封了!

  草,这是怎么回事?会长搞得鬼?

  感觉有猫腻,我让小骚来到一旁,那里刚好有家商店,我就叫小骚把空间收了,打算过去问问。

  我进了那商店,然后就问那收银员:“美女啊,你知道那家相约招待所不?怎么还给封了?”

  听了我的问题,那收银的美女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要了包大中华,叫她给我说说,我说我是外地人。

  美女这才小声给我说:“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那招待所不干净,听说二十年前闹鬼!被警方请来的高人给封住了。虽说二十年过去了,但是还是没人敢动那房子,你看我这生意也不好,都是那招待所害的呢!”

  美女收银员的话一下子就把我给听的愣住了,我忍不住问美女:“啥?二十年前闹鬼?现在是哪一年啊?”

  美女噗嗤一声笑了,然后笑着说:“你这人真逗,哪有人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的,2034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