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章 冥婚1

第一章 冥婚1

  床头的手机显示着时间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真的就是每一个部位啊,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都有摸到。而且我清楚的感觉到,那双手是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不管我怎么害怕,可是身体就像是鬼压床一样,怎么也动不了。那双手的每一个动作,我都清晰的记得。他摸的额头,我的脸颊,我的唇,我的脖子,我的胸口,我的小腹,我的腿。甚至在那双冰冷的手,摸到我xx的时候,我就连哭都哭不出来。

  每次能动的时候,都是一点三十五分。一分不差的睁开眼睛。

  我是一家古玩店老板的女儿,我爸一直卖古玩的。他不学道,但是他了解一些。我爸看着我不太对劲,就让问了我发生了什么。我很小就没妈妈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好跟我爸说呢。

  我在这样情况发生的第二天,我就上网看了。有人说在枕头下放剪刀,也有人说挂桃木剑,五帝钱什么的。我家就是买古玩的,这些东西都有,甚至我能保证,比是我在房间放的都是正品啊。

  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这种事还是连续了七天。

  昨天我厚着脸皮跟我爸说了。我当然没有说那双手连着我那个地方也摸了。我只说是他摸我的手啊脚啊什么的。当着爸爸的面,我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的。

  爸爸是今天带我去找了我们这里的风水先生的。一个很年轻的风水先生,还带着一只耳钉。要不是之前见过他,我爸也认识这个先生,怎么也想不到他是个懂风水的。

  要说我见过他吧,那是在好几年前,他拿着一个鲁班锁的盒子让我直接拆底板。拆了之后,他拿走了盒子中的符印,盒子,连带着里面的东西都送我了。其实那盒子应该值不少钱呢。

  那风水先生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没法解除的。死了都不行,只有等投胎。何必为难他呢。我爸跟他起了争执,甚至还打了他一拳,他都没有还手的。

  他们说的话,我听不大懂。好像说什么冥婚的

  回到家,我爸把我叫进了他的藏珍阁,其实就是他房间里的一间加了防盗锁,摄像头,还还是保险箱的小房间。里面的东西都是不卖的镇店之宝。

  他在一个保险柜里拿出了当初那个鲁班锁的小盒子。里面有着纸做的小小的红衣服,红鞋子,簪子手镯。

  我爸也不说话,做在一边那仿清的大椅子上抽烟。他很少抽烟的,一定是很难解决的事情了。

  “爸,这个怎么了?”我问道。

  “当初你拆的这个盒子,弄伤了手吧。”他问道,说完话还叹了口气。

  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其实现在文我,那时候是不是伤了手,我自己都不确定的我爸继续说道:“这个是冥婚的聘礼。你的血滴上面就相当于签了冥婚婚书啊!冥婚,有结,没有接,就是你死了,都没办法。只有等到你转世了,这冥婚才算了了。”

  我完全愣住了。从小到大,我都是在这古玩店长大的。受爸爸的影响,我信风水。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就能接受一个鬼老公吧。我才21啊,这辈子还长着呢。我急得快要哭了出来:“爸,这怎么办啊?”

  “晚上他来找你,你想办法跟他谈谈。”

  “谈什么啊?”我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想要这个什么冥婚的。

  “我怎么知道谈什么啊?谁叫你拆个盒子都能出血啊!”爸是用吼的。我一时间就真的哭了起来。

  哭有什么用呢?时间一分分过去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晚上我甚至是给自己灌了两杯雀巢咖啡,外加开着电脑看韩片,就为了让自己不睡着。

  结果是一点多的时候,我还是睡着了。这一次,鬼压床马上袭来。我困得不得了,却能清晰地听到耳边的低笑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想找人除了我?没这么容易。明天学校见。”

  我猛地醒来了,看着电脑上的时间,还是一点三十五分。好在,这一次他没有摸我,或者说是我睡得晚,他没时间多做什么了。

  只是他的话什么意思?学校见?他还要去我们学校?

  因为那个梦里的话,弄得我去学校都紧张兮兮的。我是大四生,学工艺美术的。大四的下学期,那基本上是不上课的了。只要毕业的时候能交出毕业作品就好了。所以我也不是天天去学校的。而今天正是学校运动会开幕式,班长要求所有同学都回校。因为我们班也有人参加。回来给同学加油的。

  
  我一进校园,就遇上了同学。她们一看到我就说道:“可人,你怎么精神不好的样子啊?”

  “啊,哦,我晚上看韩剧呢。”我总不能说我夜夜被鬼骚扰吧。

  远处,一个女生大声喊道:“曲天!加油!丽丽在终点等着亲你。”

  我看想那边,我们班的曲天同学啊,连续三年的短跑冠军,应该也会是四连冠吧。他女朋友是学声乐的,很漂亮。看着金童玉女的就是不知道毕业会不会分手了。

  跟着我的好友覃茜一起去了体育场。开幕式都是学弟学妹的事情了。我们只是看热闹的。

  开幕式很精彩,可是我却总觉得身后有种发冷的感觉。明明就是四月了,可是还是会冷啊。

  “一会见。”

  “啊,什么一会见?”我转头看向身边的覃茜,她有些迷惑的样子:“什么啊?”

  我心里-彻底的冷透了。刚才那句一会见不是覃茜说的,仔细想来,那声音。。。。是昨晚在梦里跟我说话的人,不,是鬼。

  短跑的最先上场的比赛,一时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曲天受到很多关注,广播也一直在说着他之前的辉煌。

  比赛终于开始了,枪响之后,运动员-冲了出去。而现场确是一片惊呼声。因为曲天在起步的瞬间摔了下去,双手捂着心脏位置。现场一下乱了。等校医赶过来过来的时候,曲天已经不会动了。他的女朋友在他身旁哭得不成样子。

  曲天被抬下去,有传闻说,校医定了猝死了。我们一时间都慌了。曲天怎么说也是我们同学啊。

  会场上的比赛一度混乱了,广播停止了。我们得不到消息,只能央求班长去看看曲天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曲天走进了会场。是的!刚才还传闻说校医认定猝死的人,现在就这么好好走过来了。

  一时间,大家都愣了,接着就是一阵雷鸣的掌声。

  我的感觉却非常不好。一种直觉啊。让我害怕的直觉。而很快我就知道这次我的直觉是灵验的。

  因为曲天没有看一眼扑到他身上哭得几乎昏倒的丽丽,而是转向了我。勾起唇角对我微微一笑。

  心里有一个声音说到“就是他!”

  别人都还在看比赛,我是借着尿遁直接回家了。回家还不说啊,还直接关了店门。

  我们家是在庙附近的一栋四层小楼。一楼是店门,买古玩的,二楼是我爸住,三楼是我的房间。

  我爸还跟着客人在那看着什么据说是开光的五帝钱。有开光的五帝钱只买二十块的吗?

  而我一进门就关门,客人和我爸都愣了。我的呼吸都不稳地说:“爸,他来了。”

  客人看着我那样子,估计是以为我遇鬼了。也跟着慌了起来。我爸马上瞪我,道:“上楼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