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一章 冥婚2

第一章 冥婚2

  我是直接上楼,反身就关房门。抱着我房间那桃木剑哆嗦着。

  二十几分钟之后,我爸敲门了。我开了门,我爸看我那样子说道:“他在哪?这个你不能躲着,要好好谈。满足他要求,劝他走啊。”

  “可是,可是我也怕啊。”我都快要哭出来了。以前他是在梦里,可现在他却成了曲天,能真的出现在我面前的人。

  我爸问了我今天的情况,我如实说了。我爸沉默了好一会,道:“是冥婚,他就会主动来找你。我跟他谈。”

  我点点头,第一次觉得爸爸那么好。

  那个晚上,我没有睡着,是紧张的,而这次也没有像那天那样迷糊着睡着了。所以我睡着的时候,大概是五点多了。

  而我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下了楼,我的眼睛都还是半眯着的,在楼梯上差点就摔了,还好扶住了扶手啊。这么一惊,我一下醒来了。接着更让我惊讶的是,在一楼的店面里,曲天正拿着一个罗盘把玩着。

  罗盘啊!他。。。他到底是谁?如果是鬼的话怎么能摸罗盘呢?如果他不是,昨天的事情怎么解释。真正的曲天也没有任何理由来我们家的啊!

  曲天在我惊讶的时候回头看我一眼,说道:“你爸去泡茶了。或者说是我们爸爸。”

  他话的意思就是。。。冥婚?“你到底是谁?”我的声音都在发抖着。目光落在他把玩着罗盘的手上,那双手,在夜里抚摸我的身体,这个认识让我惊恐浑身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曲我笑笑,才说道:“你老公。”

  “我们没结婚。”

  “有结婚证的。”

  “你。。。你拿来看看。”

  “在判官那。”

  我愣了一下,判官啊?判官啊!

  “你。。。你真是。。。为什么是我?”

  “你自己签的通阴文书,我还想说呢,怎么就不是一个漂亮点的妞啊。”

  这时我爸端着功夫茶出来了。那黑色的沉香木盘上三只小小的茶杯。他说道:“可人,坐下来好好说。”

  我爸把-茶盘放在了一旁的圆桌上。曲天走过去,倒是熟练的做着功夫茶的那套程序。我是不敢做他身边的。看着他就像正常人的模样。但是他绝对是个鬼啊。而且还是一个能碰触罗盘的厉害的鬼啊。所以,我是缩在我爸身后的。

  曲天第一杯茶端到我爸面前说道:“爸,敬你。

  他倒是认定了一般,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里想着我绝对不可能同意他这种什么冥婚的。

  我爸没有接过茶,问道:“看你这套功夫茶的手法,你应该很大年纪了吧。”

  尼玛的,还是个老头!我心里吐槽着。

  “死的时候二十七,如果没死,我应该是六十几了吧。”

  我惊得大眼睛就瞪过去。六十几!他还。。。还那么摸我。恶心啊!

  曲天对着我一笑“我的时间是停留在死的那瞬间的。”

  我爸咳嗽了一声,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离开!”

  “你要办什么事,我们可以帮你。”我爸说道。

  曲天就笑了起来:“金子他们都不敢管的事情,你能怎么样?让王可人收拾东西,今天搬过去跟我住。”

  “我不要!”我赶紧说道,“我。。。我。。。我凭什么要跟你住啊?”

  曲天的脸沉了下来,慢慢将一串钥匙放在桌面,说道:“你们那书柜里不是有很多玄学类的书吗?找找冥婚契约,这个是我租的房子钥匙,地址我用手机发给你。晚上搬过去吧。别让我大晚上过来。我晚上可不一定是这张脸的。”

  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爸。。。。”我带着哭音说着。我爸-沉默了一下,走向了那边的书柜。

  这店是我爸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在这里找本书很容易。他几分钟之后,将书递给我,自己叹口气上楼去了。

  我在店铺里,把那本书里关于冥婚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了解了曲天的意思。

  我在几年前,血沾在那红色的纸衣服上的时候,就已经算是签了冥婚了。而曲天用冥婚的方式是想找到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联系点。没有冥婚的话,他会被当成游魂抓走,甚至是会受到很多东西的影响。冥婚就像是他留在这里是身份证一般。方便他完成自己的事情。

  缺点就是,他不能离我太远。而我。。。我的姻缘已经在判官那了。我不可能找得到相爱的人。自古有过冥婚的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曲天提到了金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我爸带我去找的那个年轻的风水师叫零子。而当初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人。他们拿走了盒子里的符印。符印啊,道法书上说符印是很厉害的道家法器。那他们都不敢管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呢?

  吃晚饭的时候,我爸就跟我说了,让我自己做决定。

  我也很苦恼啊,这种事,要我怎么决定呢。搬过去?先不说曲天怎么样?他是有女朋友的啊,我这么搬过去非常非常不合适。但是,要是他晚上弄张鬼脸来叫我。我。。。。

  “爸,我。。。我搬过去。”

  就在我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曲天发来的地址。我这边刚决定要搬过去,他的信号就来了。是巧合?是灵异?

  收拾东西,打的过去。我没让我爸送。因为我不想看到他老是叹气的模样。而且那地方我知道的,就在学校后面的小区。不少我们学校的学生都是在那租房子的。

  的士在小区前停下来,曲天就站在小区门口将一个盒子交给了快递员。

  看到我过来,他没有一点惊讶的微微一笑,道:“虽然不漂亮,还好聪明。要不晚上我还要去叫你的。”

  “那你晚上是什么脸?”

  “想看啊,一会给你看啊。”他没有一点风度的就这么转身走了。也不说帮我提东西的。这样也好,我只是他在这里的身份证好好谈谈,还能得到对我有利的条件来。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怕,他逼急我,我就自杀。他没有了在这里的身份证就让他一直后悔吧。对对,就这样,现在是求我,我要好好想我的条件了。

  跟在那曲天身后,走到了他租的房子。很简单的两房一厅。而这里超级混乱啊。

  曲天走到一间房前,说道:“今晚把房子整理干净吧。”

  “喂,为什么啊?我又不是你佣人!这个,应该是丽丽的吧。”我指着那客厅角落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看上去是高档货,但是现在却是当垃圾丢在哪里了。

  曲天的手僵在那门把上,顿了一下道:“人前你叫我曲天吧。但是我不是曲天!他已经死了。阳寿耗尽而亡的。”

  说完,他就进了房间关了门。这。。。我都还没有提我的要求呢,就这样结束谈话了?

  我踢开那些垃圾,走到了另一间房间。还好,他没有要求我做那啥那啥啊。看这场面,应该是他从我们家出来后就直接回来了。而丽丽在这里大闹了一场。然后丽丽搬出去了,房子成了这个局面。

  我没心情收拾,直接把那小房间里的唯一的家具,一张小小的竹子床整理一下。把我从家里拿来的毯子卷上。现在我是心里乱什么也不想做啊。

  这房子是老房子,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家传来的那种特殊情况下的声音。“嗯嗯啊啊”的,说不定还就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呢。毕竟这里很多房子都是我们那学校的人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