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章 半夜篮球赛1

第二章 半夜篮球赛1

  刚才他说他不是曲天。那么他是谁呢?既然房子隔音差,而且隔壁还越来越大声的。我干脆也大声喊道:“喂!隔壁六十岁的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隔壁没有任何的回应,一直都在沉默中。

  算了不回答就算了。反正我刚才的话里直接叫人家六十岁的老头也够不礼貌的。只是现在渐渐熟悉了这里,感觉不是那么恐怖了,所以语言上也有些放开了。

  就在我打算就这么缩一晚,明天再去买东西过来的时候,对面传来了声音。

  “岑祖航。”

  岑?岑祖航?我愣了一下。岑这个姓氏,我听我爸说过的。我们家那古玩店里,一些镇店不卖的宝贝就是从岑家那来的。

  据说岑家是一个风水世家,还是很出名的。然后几十年前,突然就全村人都死了。他们遗留下来的那些道法上的宝贝就是那个时候流出来了。在我们这城市里,做古玩的店里,多少有一两件岑家那时候流出来的东西。

  想想啊,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而整个村子都是学风水的。那什么罗盘啊,寻龙尺啊什么的,那是家家有啊。不怕鬼的,就去那村子找找,找到的就是你的了。警察都不敢干涉这个的。

  “喂,今天你拿着的那个罗盘不会是你们家的东西吧。”岑家那个时候出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我们家到底有几样东西是岑家的,我也不知道。

  我的这个问题之后,还是沉默,一直没有回答。我就这么缩在那毯子下,迷迷糊糊的,脑袋空白着,渐渐睡着了。

  当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曲天不在。我就一边打扫卫生一般思考,他和我的距离。

  不是说他不能离开我太远吗?这个距离有没有什么特定数字啊?这个可绝对是他的软肋,以后可以拿来威胁他的。

  下午,我给好朋友覃茜打电话,让她陪我逛街买点东西。真要住下,要买的东西一大堆啊。女生逛街什么的,聊天说八卦很正常。覃茜跟我说了曲天那次赛场上假死醒来之后就跟丽丽提出了分手。昨天丽丽就和他闹翻了。好像曲天说是外面有小三了。

  我就笑笑,道:“没结婚,说不上谁是小三吧。”我不会告诉她,现在我已经和曲天在一套房子里住了。只是在一套房子里啊。一会那么多东西,我也不能让她帮忙拿的。怎么弄得我好像真是小三一样啊。

  下一个话题是这两天比赛。有学弟反馈,室内篮球场闹鬼啊。说是大半夜的看到有黑乎乎的影子坐在候补席上,还能听到叹气声。可是开灯就不见人了。很可怕啊。

  这个都没有现在的曲天可怕吧。我心里想着。

  晚上,我就忙着整理我自己的小房间了。爸爸打来了电话,报了平安。爸爸还一再强调,要好好沟通。争取以后能正常结婚的。

  不过我也知道,那可能性很小。这个不是一般的被鬼缠着,而是冥婚,有结婚证的那种。所以,我房里的桃木剑什么的奈何不了他。

  就算以后他不计较我结婚,我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的。因为我已经在判官那签下冥婚了。

  看着我布置的房间,我满意的笑笑。总算有点样子了。虽然还是那张小小的竹床,但是也算温馨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我是犹豫了一下才走出去的。毕竟我爸说的,这种事情是需要沟通的。惹他毛了对我没有任何好下场。

  我出了房间,就看到曲天拿着一大包东西进来了。那东西,我多少认识一些。罗盘,红线,桃木剑什么的。我靠在门边上,说道:“你。。。你到底是不是鬼啊?”

  曲天看了我一眼,道:“我是风水师。”

  “那你是怎么。。。出事的?”

  曲天没有回答,拿着他的东西进了房间,我正无趣地打算会房间睡觉呢,就听他说道:“今晚一点,叫你几个女同学去学校室内篮球场看男生打球吧。”

  因为这两天解除这些事,加上覃茜说的那室内球场闹鬼的事情。我马上想到了其中关联。问道:“是不是闹鬼啊?”

  “你想太多了。晚上打球凉快。”

  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我肯定。等我回到房间就接到了覃茜的电话。她说,今天下午曲天突然去挑衅校篮球队,约好了今晚去室内球场打球。告示下午贴在了学校宣传栏里。问我去不去看。

  那里闹鬼的事情,应该很多人知道了吧。怎么还敢去哪里打球呢?这就是男生之间无聊的比赛啊。不去会被人认为是胆小,所以必须去。既然那么多人去,我也去好了。人多怕什么啊?

  晚上十一点,曲天不在。估计已经出门了。从这楼走到学校很近,就自己过去了。

  覃茜是在篮球场等我的,我们一起进去的时候,才十一点半吧,竟然已经坐了一半的人了。怎么说呢,完全超乎我的想象啊。大半夜一点的球赛也有那么多人来看啊。

  我和覃茜只能坐在稍稍往后的地方了。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大家都在聊天着。我也听到了有同学说今晚就是来找鬼的。

  十二点多的时候,校篮球场的人出现了,开始练球。几分钟之后,我们的班篮球队出现了,曲天就在其中。

  曲天一直体育都挺好的,但是打篮球也没有好到进校队吧。他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去挑战校队的。只有我知道原因。因为他不是曲天,他是岑祖航。

  比赛开始了,有女生欢呼了起来。本来就是一场挑战赛的,胜负跟运动会无关。而班队真心不是校队的对手。

  几分钟之后,校队开始骄傲了,借着休息的时候,有人用喝光水的空矿泉水瓶砸喜欢的女生。班队这边也放松了下来。只有曲天,他似乎很努力很努力的了。但是局面并不好。

  我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无意间看到了我身旁的人。我的心跳一下就漏了拍。

  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我肯定。等我回到房间就接到了覃茜的电话。她说,今天下午曲天突然去挑衅校篮球队,约好了今晚去室内球场打球。告示下午贴在了学校宣传栏里。问我去不去看。

  我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无意间看到了我身旁的人。我的心跳一下就漏了拍。

  身旁的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吧。穿着黑色的衣服,长袖的。盘扣,对襟,很中式的样子。头发比较短,五官很立体。

  他大概感觉到我在看他了,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

  覃茜拍拍我:“看什么呢?眼睛都不眨的。”

  我看了看覃茜,看看那在我身边对我微笑的男人,做了个深呼吸,道:“看外面,好黑啊。”

  “怕什么,那么多人在这里。”

  她当然不怕啊。因为她看不到坐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我缓缓看向球场上的曲天,那个是岑祖航的话,我身边这个是谁?如果我身边的这个是岑祖航,那么在打球的那个是谁?

  这时,我的脑海里听到了一句话。是的,是我的脑子里听到的,没有经过耳朵的声音。那句话是“打完球,他的心愿了解了,他就会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心跳都是加速的,尽管身旁的鬼没有再看我,但是我还是很紧张啊。

  “喂!”覃茜说道。我惊了一下才发现球赛已经结束了。我看向身旁,那鬼已经不见了。

  “你到底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覃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