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二章 半夜篮球赛2

第二章 半夜篮球赛2

  “没事。”

  “你。。。该不会是看到那个东西了吧?很多人都说这里有的。”

  我赶紧否认啊。再回去的路上,因为我说为了完成毕业作品,我租了学校后面的房子的,覃茜也没说什么就分开走了。这个时候,从后门出去的学生还有十几个呢,大家一起走,就算不熟,但是前前后后的也就相互壮胆了。

  只是我一个人走在队伍的后面,听到前面有女生低声细语笑着,指着不远处的小树林。

  我好奇地看了过去,就在那边树旁,曲天。。。将丽丽压在树干上狂吻着。呃,人家本来就是一对,可是。。。那是谁?岑祖航?他会那么吻丽丽?

  其实想想也是,鬼借了人家的身体,就连女朋友都接收了。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了。”脑海里出现的声音。我讨厌这种形式的沟通,没有经过耳朵的声音让人感觉冷!

  我回头一看,那个穿着中式盘扣黑色衣服的男人就站在我身旁,目光也看着那边。

  “你是。。。”我指指那边的两个人。

  “岑祖航。”

  我心里暗暗吐了口气,看来我猜对了。他是岑祖航。他的那身衣服不就是几十年前农村的款式吗?或者说是一些古玩啊,风水类的人比较喜欢的款式啊。就像网上搜索到的那些大师的照片一样。穿着这样的衣服,坐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吹笛子。

  我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道:“只有我能看到你?”

  “你和我是有契约的,你当然能看到我了。至于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你回去吧。我等等。”

  “等?等着看他们。。。”突然我的话就断了,我突然想到了那些梦里的场面,他可是摸过我那个地方的男鬼啊。万一惹他怎么怎么怎么了,我。。。算了我走!回去还要好好锁门关窗。还有,我决定我要学画符了,以后我要在我房间的门口贴符。

  我是跑着追上前面那些同学的,跟着大家一起走,多一些安全感吧。

  我是跑着上楼的,进了那房子,就会房间关门,钻进毯子里。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着刚才的一幕幕,我竟然看到那个男鬼了啊。真的是鬼啊!虽然我是在古玩店长大的,很多人都说古玩店里很容易闹鬼的。但是我爸在收古董的时候,都很严格的。一些来路不明的都不收。其实说穿了,就是我们家卖的东西很多是假的。真货也就岑家掏出来的那几件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鬼呢。他在我眼里很正常,没有电视上的那种看着就恐怖的感觉。脸也不是死白死白的。整体上看还挺好的。至少像个活人,没有给我太大的视觉冲击力。

  可是就是这样,我还是睡不着啊。一脑袋的混乱啊。

  这让我在曲天回来的时候,都听得那么清楚的。我能确定那是曲天,因为他是用钥匙开门的。如果回来的是岑祖航的话,他根本就不需要用钥匙开门吧。

  既然是曲天,那么他也不可能对我来个梦淫吧。在确定这个时候,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去了学校。毕竟毕业作品什么的,还是学校的条件好啊。在画室里,就听了同学们议论着昨晚的比赛。其实比赛是其次的,看帅哥才的最重要的。

  就在大家议论着曲天昨晚和丽丽的事情的时候,又有个很讨厌的妞来了一句:“听说曲天是有新女朋友了。听住在那小区里的同学说,看到他那有女生进出,就是不认识,应该也是我们学校的。”

  我额上的黑线啊。我不说话,我不沉默,我缩角落。

  偏偏在这个时候,曲天竟然出现在我们的画室外。隔着玻璃窗,朝着我勾勾手指。

  他和我只是同样的大课,专业课可不是同一个老师带的啊,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为了不让同学们起疑心,我是悄悄的出去了。尽量不让那说着八卦的人注意到我。

  出了画室,我直接下了楼。曲天也跟了过来。在偏僻的小道上,我才停下脚步。曲天就说道:“你去过那个叫零子的风水先生的家吧。五点带我过去一下。我找他有事。”

  零子?就是那个让我拆盒子,害我现在有这个什么该死的冥婚的人吧。“上次是我爸带我去的。我不知道我还记不记得路啊。”

  “没关系,我可以调你脑子里的记忆出来看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连一点波动都没有的。

  我是赶紧说道:“我记得,我记得,我真的记得。”

  “那好,五点,在学校后门等我。”

  “那等等,我能问问吗?你需要吃饭吗?”在接触他的这三天里,我可没有看到他吃饭啊。就那天在我们家,他喝了杯茶罢了。

  曲天顿了一下,才说道:“曲天的身体需要吃饭。”

  还好啊,这点上,还算是正常人啊。

  五点,我那简直就是去偷情的心态啊,去了后门。曲天已经在一辆的士车里。这样最好了,最大效用的避开了闲人的目光。

  上了车子,我报出了地址。的士就朝着那边郊区驶去了。

  零子就是上次被我爸打了一拳,还不敢还手的那带着耳钉的风水先生。要不是他们拿着那盒子让我拆,我绝对不会摊上这样的事的。

  我们过去的时候,那个零子正在吃晚饭呢。就一个大碗,装着饭菜一起了。而他家里还有另一个男人在,也是这么吃饭的。

  我们这个时间出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本来以为曲天会说请人家出去吃饭的。毕竟这行好像都会请人吃饭的。

  但是曲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你些事。”

  零子也是愣了好一会,才说道:“你算是人是鬼啊?”

  “我就问些事,问完就走了。”

  那两个男人一阵嘀咕之后,让我们进去了。我是坐一边完全被晾着了,他们说的事情,我也听不懂。好像就是曲天想打听一个人的下落,那个人叫魏华。

  可是零子就是不说,让他自己去岑家村旧址看看。说是“那时候的事情,我们也是逼不得已。我们也要想着保命吧。到底你打算把他怎么样,你自己去你们岑家村看看吧。”

  说了大概二十分钟吧,零子还是那么句话,没有一点松口的。曲天一个冷哼起身就离开了。我也只好跟了上去。

  电梯刚停下来,他就说道:“明天去趟岑家村旧址。”说完了他看向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道:“穿运动服去。”

  那地方很偏僻吗?那地方路很难走吗?那地方很远吗?

  “我不去行吗?我毕业作品刚有些思路。。。”

  “那村子里这里比较远,而且那里是阴地,你不跟着去,我很容易被抓走的。我被抓了,你就等着给我陪葬,到下面去做夫妻吧。”

  那算了,还是在上面做夫妻的好。还好只是假夫妻啊。

  因为要去岑家村,我还是回我家去准备东西了。回到我家那古玩店,我爸在家请人吃饭呢。还是请一个四十多的阿姨。好吧,我爸也单身够久了,现在女儿终于搬出去了,他能找个伴了。

  我能理解啊,只是为什么这件事是在我搬出来不到几天就发生了呢?弄得我心情很不爽啊,感觉这冥婚是不是我爸也参与设计我的啊。

  我爸问我回来干嘛啊。我没好气地就说道:“我要去岑家村找鬼啊,回来收拾东西,要不就死里面了。”我说完就冲上了三楼。

  我房门还没关上呢,我爸就跟上来,那脸一看就是急的。“可人,你听我说,那岑家村你别去啊。那地方很邪门的。当初那是一夜之间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而那村子还都是风水师呢。那里其实就是一个阵,整个村就是一个阵。里面全是冤魂,用很重的怨气,压着那里面镇着的东西呢。”

  “爸,你不是也进去过吗?”

  “我那是中午十二点,跟着一大群人一起进去的啊。进去了还觉得里面特别冷呢。那里面真的不对劲啊。我看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