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1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1

  “曲天让我去的。”我的语气弱了下来,我很希望我爸能说,他帮我顶着,让我不要去。可是在听到我这句话之后,他竟然说道:“那,那你就去吧。你多注意安全啊。那个,我房里那个真的五帝钱,你拿去啊。

  我心中很是失望,之前我爸还说会帮我的,现在那阿姨一出现,我就被我爸推出去了。这我能不多想吗?

  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我就出门了。在走之前,我看也没看那阿姨一眼啊。

  岑家村很少有人进出的,因为那在传说中是个鬼村啊。曲天拦下的士,说要去岑家村的时候人家直接说不去。第二次拦下的士,他聪明了,说去那xx镇。人家才开始谈包车价格。

  车子飞驰上高速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再狂跳着。不安的感觉蔓延我全身。我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那是有名的鬼村啊。暗暗叹气的时候,手上一个力道握住我的手。我转头看去,曲天正看着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在岑家村我还不至于栽的。”

  前面的司机一听我们要去岑家村就说道:“你们要去岑家村啊!我只送你们到镇子啊。”

  我看着曲天皱皱眉也没有说什么。

  之后,我们果然被丢在了那xx镇子上,据说从这里到岑家村还有十多里路呢。十多里不会是要用走的吧。就算我今天真的穿着运动服和板鞋,但是也不至于就真的要走个十多里路吧。

  我是很不乐意地站在路边嘟着嘴。曲天却一点也没有受影响的开始找车子去岑家村。一开始,他说的是去岑家村的旧址,问了在那停着的好几辆的士,答复都是不去。

  然后他就开始改变了话。跟一些三轮车(我们这里特别的一种跑农村的交通工具。)司机说,包车去岑家村的。

  问了好几个司机,才有一个愿意去的。还说好了,只送到村口啊。上了那三轮车,我就皱眉了。竖着的凳子上全的黄土灰啊。用湿纸巾擦了好几次,才坐下的。

  曲天看着我这个动作,撇撇嘴道:“那么在意的话,下面就穿黑色的运动服来吧。”

  “你不用洗衣服你当然不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这个岑祖航,当了那么多年的鬼,永远都是那套衣服。而他当曲天那么多天,换下来的衣服,就这么直接丢在洗衣盆了,不洗的。好在曲天平时就是一个比较注重形象的人,所以他的衣服很多套,应该也足够这个岑祖航轮着穿一个星期的了。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向了那岑家村。虽然跑的是水泥路,但是我还是觉得这车子很不舒服。

  坐在我对面的曲天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突然问道:“曲天家有没有钱啊?”

  “我怎么知道?我和他又不熟。你就应该去问下丽丽的。好像他们都已经见过双方家长了的。”

  “嗯,那我过几天去曲天家看看,要是有钱的话,我就买辆车子好了。”

  这人占着人家儿子的身体,还想着去享受人家儿子的福利了。

  摇晃的三轮车,在水泥路的尽头停了下来。我从车子上跳下来,在眼前的是一棵高大的榕树,树下有着社庙。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社庙下还有着两个老头准备回家的。看到我们下车,他们又好奇地看了几眼。

  曲天一下车就喊道:“大伯,我们是城里来玩的,去你家吃粥吧。”

  那老头呵呵笑道:“行啊。你们也是去鬼村玩的?哎哟,那可是不好玩啊。走,去大伯家,大伯给你们说说那鬼村的事情。这几年,来那鬼村玩的年轻人还真不少啊。”

  曲天刚要跟过去,我就拉住了他的衣袖,低声说道:“就这么去人家家?万一……”

  “这里的人没你们那么复杂的。”

  跟着那大伯转了几个弯,就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我看着那门口十米的地方,有着一排青翠的竹子,禁不住说道:“这竹子真好看啊。就在家门口,这样风吹竹声,很诗意啊。”

  曲天一个冷笑道:“那是用来挡住那边房子尖角的煞气的。这是一种,但求平安不求财的做法。”

  “哟,看不出来啊。你还懂这个啊。”那大伯说着。

  “懂点吧。”曲天说着跟着那大伯进了屋子。

  大伯一边说道:“那岑家村是,本来就是一个风水世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估计就是被同行整了吧,整个村子的人一夜间都死了。听说里面全是鬼啊。就我们这里看过去,有时候晚上,还能看到那边村子里有亮光呢。”

  在那家里吃粥,我是只顾着吃的。毕竟饿了一早上了,加上坐那个三轮车真的很不舒服啊。

  曲天却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的。就是那岑家村的旧址进去了,天黑前要出来。到了晚上,基本上都是死在里面了。不死也疯在里面了。

  曲天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什么。

  老头貌似是和老太婆两个人住的,所以一切都很简单的。现在老太婆不在家,就他一个人,还是个话唠,就一直说啊说的。

  听他说完了,都下午三点了。曲天说要过去了,那大伯就说道:“要不明天吧,这么晚过去,出来的时候,可能就天黑了。”

  曲天去不以为然的笑笑,将二十块钱放在了桌面上。

  我跟在他身后,说道:“喂,要不我们留一晚吧。”

  曲天再稍稍远离了那老伯的家之后,才说道:“你以为人家真心留啊?这几年去那边旧址找鬼的人多的是。他们这村子就靠着提供水啊,粥啊,住宿什么的来赚钱。他跟我们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我们今晚在他那住一晚,他好好赚点呢。”

  这里面的原因,我是真的想不到啊。

  从那个村子走到前面的旧址好远啊。而且那还不是水泥路,是泥路啊。可是那泥路却没有一点泥泞,和刚才那个村子很不相同。

  “这里都不下雨的啊?”我好奇地问道。

  “外面下大暴雨,才会有雨水落进来的。”

  “这里真是鬼村吗?”

  我的问题让曲天皱着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不是。”

  “这是你家?”

  “对。”

  “那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他没有再回答我,而是蹲下来查看着一块蒙着红布的石头。是社!

  “不是了,这里,不是鬼村了。那个风水师改变了这里。”

  我不大懂,跟着他走在那青砖房子中,绕啊绕,在四点半才绕到了一棵大榕树旁。

  那大榕树下,有着几块圆柱形的木头,上面还有花纹,花纹上塞着一些还想纸一样的东西。

  我从地上捡了一小张那种纸,还没来得及问这个是什么呢。曲天就说道:“那是人皮。”

  人皮?我石化了。整个人僵住了。

  曲天正在那查看着那边的社庙,回头看你我一眼,道:“不肯丢啊?还要拿回去做纪念?”

  我是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之后,将那人皮抖开的。然后把接触过人皮的手指在衣服上蹭蹭。又想着用水洗。就自己一个人在那忙碌着了。“怎么会有人皮呢?还是那么……多。”

  我看着地上的人皮,那估计都能是一个人的全身皮肤了。

  曲天的话,让我对他的世界,感到了陌生,让我知道,我和他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跟我说,那人皮是来自一种叫人蜕的道法。用阳气很正的雕龙大梁,修真的人蹭上去,然后怎么怎么怎么了,就能蜕下一层皮,让整个人年轻。这几乎就是一种永葆青春的道法。但是后果也是很残忍的。一旦用了人蜕,一辈子都要这么做。要不然,在效力失去之后,会瞬间衰老的。

  等我终于从那人皮的恐怖中出来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社庙前,一个秤砣已经被撬开了,石板已经被挪开了,他拿着手电准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