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2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2

  我喊道:“那个不能动的吧。”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下去。”

  在一个闹鬼的地方,一个人待着还是跟别人一起去冒险。至少有个伴呢?我选择了后一个。所以我是快步跑过去就跟上了他的脚步。

  手电很明亮,将下面那个墓穴照得通明。

  围着这个墓穴可以看到四周的八面道藩。我家里那么多这类的书,我当然认识道藩啊。但是在我眼里,那些道藩也只是一种装饰品罢了。

  一个黑色的人影突然从我眼角扫了过去。我惊叫道:“喂,走了要叫我啊!”我可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啊。而且曲天是什么意思啊。叫我进来,他们就这么溜了。难道她想把我关在这里吗?

  我心里一阵惊慌,所以手臂被扯住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叫道:“鬼啊!”

  “安静!”耳边传来了曲天的声音,我愣住了,看看外面那漆黑的入口,再看看身旁的曲天。“刚才出去的……不是你?”

  “是魏华!你这样还不如就跟着他跑了,他现在那情况,最需要的就是吃点东西了。你还真是不错的食物呢。”

  我听得一头雾水,但是我也能理解一些。那就是刚才从我眼角冲出去的是一个很厉害的恶鬼。而曲天认识他。“他是谁?”

  曲天看我冷静了下来,也放开了我。蹲下身子,注视着地下躺着的一具尸体,头也不抬得回答道:“是个被炼化的小鬼。而我,就是被他炼化的小鬼。不过很可惜,他那点水平,还控制不住我。怕的反噬,才答应把我送出来找冥婚的。”

  我还是一头的雾水啊。转向他看着的那尸体。那是一具老者的尸体,看上去也应该有七八十岁了吧。满脸的皱纹啊。他就躺着地上,手里还拽着一根红线。

  曲天站起身来,说道:“外面那人蜕的人皮,就是他的皮。没有了雕龙大梁,他也就只能这个样子了。”他说得很平静,但是我却看到了他拿出了桃木剑,眼神渐渐变了。然后用那桃木剑使劲外那尸体的心脏位置刺了下去。口中怒意地说道:“你也有今天!你害了整个村子!你害死了所有人!你他妈的为什么要炼小鬼!你他妈就该被人炼了。让你尝尝吞下自己最爱女人的心脏是什么滋味!岑国兴!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的上家!我倒要看看,你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值得用整个岑家村陪葬的!”

  我渐渐后退,在我的眼中,曲天已经发疯了一般。我好怕,他要是神志不清的,发现我了,就直接一剑刺过来,我是不是也跟那尸体一样,被他扎成筛子呢?

  我退到了那入口边上,转身就往上跑。可是我的脚步却在那入口边上就僵住了。因为我看到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一幕。

  在昏暗中,一个带着微微荧光的少年正看着我。他的眼睛很奇怪,感觉就像是盲人,但是却能锁定我的身影。他的衣服很奇怪,就像是电视里那三四十年代的样式。他慢慢动动手脚,可是却是很明显的动作僵硬着。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刚才曲天说的那个魏华。

  他僵硬着走了过来,一步,两步……我回身看看里面那还在刺着尸体的曲天,他骂着的话,我听不明白。而前面,那个鬼走向了我。

  我已经害怕得一动不能动了,有一种,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动作的感觉。为什么要我在这里面对这些?如果不是那个盒子,我还在家看着网络小说呢。现在却在这鬼村里,面临着前后被鬼夹击的情况。我要怎么选择?没有出路了吗?魏华就这么一步步靠近我。他的动作很慢,也很僵硬。如果是要逃,比赛跑他绝对跑不过我。但是我的思维却没有办法控制我的行动啊。

  我想到了平时别人说的“吓得魂飞了”是不是就是我现在的处境呢?我现在真的就是连惊叫都叫不出来的恐惧啊。

  就在那少年快要靠近我的时候。曲天冲到了我的面前。那把带着肉屑的桃木剑横在了我的面前。他说道:“魏华,还有记忆吗?还知道我是谁吗?”

  魏华停下了脚步,然后就这么默默地离开了。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啊。怎么会这样,他们之后的纠葛到底是什么?

  曲天就低声说了一句:“那两姐弟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要是我,直接杀了岑国兴和魏华,烧光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那你还放那个鬼走?”以刚才那贵的反应来看,他绝对不是曲天的对手。

  曲天顿了顿,才说道:“放他出去,他的上家会联系他的。我要找出当年的事情,就是要通过他。”

  说完,他接下来做的事情,完全打破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他从地上那散落的医药箱里,拿出了几张纸,折折一下,撕撕一下,出现了一个纸人。然后纸人打开,里面是重叠的四个纸人。

  我靠在墙边也不敢说话。现在要我出去,我也不敢了。不过看着他做纸人的时候,我还想着他是不是打算烧纸人给这个死者啊。

  可是却出乎的意料。他将自己的罗盘放在了地面上。将纸人放在了罗盘的几个特殊方向,不知道念着什么,手上的做出了剑指,走了几步,就跟电视上那些道士差不多,然后剑指突然翘了起来。那小人就这么跟着立起来了!立起了!真的立起来了啊!

  任何物理化学都没有办法解释这一现象。如果说纸人立起来是静电什么的话,那么纸人慢慢变大又应该怎么解释呢?而且那些纸人还会抬着那尸体出这个墓,又是怎么回事呢?

  曲天,翻找了一些那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了自己的罗盘,跟着纸人走了出去。还不忘回头看看我:“出去了。“

  我已经惊得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曲天竟然冒出了一句话来:“有这么吃惊吗?电视上演的比这个还神气的多的是。”

  在神奇那也是电视上啊。现在却是我亲眼看到的,还是一个跟我认识的人啊。这个我能不吃惊吗?

  在我跟着他们出去之后,曲天用一张符,凌空画了几下,一挥,符就燃火了,他随后丢向了那被纸人放在一旁的尸体上。同时,纸人也都跟着燃火了。不知道是因为那尸体早就风干了,还是因为曲天道法的关系,尸体也跟着烧了起来,还隐忍了身旁的枯树叶。

  火光,打破了这里的昏暗。本来已经是夕阳落山,最后的一点余辉,现在我看着面前冲天的火光,问道:“那边村子会不会有人看到这边燃火了,燃火报警啊?”

  “不会,没有警察会管岑家村旧址的事情的。”

  为什么警察不管?这里不还是他们的管理范围吗?而且,就在那边不远就有村子的啊。又不是多偏僻的地方。岑家!让我对它的印象,越来越神秘了。

  曲天的话刚说完,那边的大榕树就沙沙作响了。好像有风在吹着它一般。可是我就站在那,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风动啊。这算是什么?闹鬼?

  曲天走了过去,用桃木剑,将地上的干树叶挑开,划出了一个隔离带。我看着那火势,就怕他来不及了,赶紧也用一根树枝帮忙着。

  隔离带划出来了,曲天拍着那大榕树说道:“小时候我就喜欢爬你身上,我们很多小朋友都爬你身上。这几十年,你也寂寞了吧。”

  “它听得懂吗?”我看着那树。它已经渐渐停止了摇晃树枝,那声音也停了下来。就好像是有灵性的一般。这么大榕树,感觉应该是可以成精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