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3

第三章 岑家村的恐怖夜3

  曲天点点头道:“它听得懂,一直都听得懂的。”

  原来这个树还真的成精了啊。

  等那火光渐渐熄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看着四周,在月光下朦胧的影子,怎么看怎么像鬼影啊。

  我怯怯地问道:“曲天,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天黑了,会不会……”

  “走吧,不过不是回去,而是去把阵解了。阵眼都被毁了,那么这个阵就不用留着了。”

  “什么啊?”

  “跟着走!不想被鬼掐的你就跟上!”曲天的语气都不是很好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不高兴了。这里是他的家,说不定这里出现的鬼,他都认识的吧。

  我跟着他借着月光往前走着。看着身旁的曲天,感觉其实他也挺帅是啊。如果现在是跟他在学校那小树林后面散步的话,感觉应该不错。但是怎么偏偏就是在鬼村里呢?

  算了,在学校里的话,说不定还会被人发现,然后大家会认定她就是让曲天和丽丽分手的元凶的。

  走了十几分钟吧,他停了下来,扒开了草丛,在一块小小的蒙着红布的石头上,用剑指凌空画着什么。

  动作很快,我都没有看清楚呢,就已经结束了。然后他扯下了那石头上的红布,长长吐了口气,看向那边的大榕树,在我没有然后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就一声大吼:“啊!我岑祖航回来了!我要让设计我岑家惨死的人下地狱!”

  被他这么一喊,我慌得退后了一步,我感觉着那面前的男人,真是不是我同学曲天,而是那个叫岑祖航的男人。那气势,那感觉,就敢刚才他拿着剑,去刺一具尸体一样。疯了的感觉。

  就退了那么两步,脚下不稳地,就摔了一下。

  狗血也好,无聊也罢。现实中摔一跤真的挺痛的。等我从地上撑着站起来的时候,那脚已经很痛了。

  曲天皱着眉,看着我,道:“我现在开始后悔了,怎么就碰上你啊?如果是个男的签了那冥婚,就没那么多麻烦。”

  我白了他一眼,却也不敢说话,脚还疼着呢。等等,他刚才说什么?男的签他的冥婚?原来他有gay倾向的啊。难怪他说,她不会介意我以后结婚。说不定他压根就不能人道。所以最开始的那几个晚上他也只是摸摸我。全身摸,但是也只是摸。

  只是这些话,我现在还不敢说出来,他发疯的那个样子,真的很可怕啊。而且现在在这村子里,要想回去,我还要依赖他呢。

  曲天蹲下身子,道:“上来,我背你。”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在学校里,参加活动的时候,也有过给男生背的时候,但是我和曲天的关系。。。这个挺尴尬的啊。

  “快点,这地方就算没有鬼,也是阴地。很容易出事的。”

  我这次没有多想就趴他背上了。给他背一下不会死,但是给鬼掐一下,我能吓死的。

  他的手托着我的大腿,我的脸上一阵红了。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就跟给同学背一下是一样的。可是还是会很紧张,还是会心跳加速啊。

  他背着我,跳过一个坎的时候,我因为惯性扑在他背上。然后我惊住了,脱口而出:“你没心跳?”

  曲天笑了一声,道:“死人是不会有心跳的。”

  我的心-沉了一下。月光下,他背着我,可是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浪漫,只有深深的恐惧。背着我的是一个死人啊。

  第三章半夜篮球赛

  我们学校后面的小区是一个很旧的小区。同时也很小。也就四栋楼吧。这里三分之一住着的,是在这里租房的大学生。所以鬼故事是不断发生的。有大学生的地方都会有鬼故事的。不管是什么专业。

  覃茜在画室里告诉我一个八卦,开头是问我是不是住在哪里的。上次我明明跟她说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这么问。

  在得到我确切地回答之后,她跟我说道:“就那个油画班唯一的女生说,她租的那房子,每天晚上一点半,都会听到有人敲门。她一开始还去开了几次门,可是门外却没有人。一连好几天呢。她现在也不敢去开门了。可人,你说那是闹鬼吗?

  是不是闹鬼我还真不确定啊。我认识的鬼,就是曲天,不,岑祖航。他可没有大半夜去敲门啊。

  “不是吧。恶作剧吧。”世界上哪来那么多鬼啊。而且我长那么大,除了小时候看到了雨里一个没有打伞的,别人都看不到的小男孩之外,就没有任何遇鬼的事情了。

  曲天我知道他是鬼,也知道他没心跳,但是我在潜意识里并没有把他当成鬼啊。如果不是之前就知道他的特殊,我也许根本就看不出他是鬼啊。他那鬼借尸太高明了,而且还是一个风水先生,能拿罗盘的鬼。

  覃茜拍拍我:“想什么呢?叫你都没听到。”

  “没什么?”

  “那你今晚去不去啊?”

  “去哪?”

  “去那女生租的房子玩啊。很多人去的,而且还有男生埋伏门外,要是有人恶作剧,就直接把人打一顿。”

  “这个不大好吧。”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就答应了,我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罢了。无聊的时候也会看鬼故事的。

  但是现在让我知道真有这些东西之后,我就开始害怕了。

  “去吧。听说曲天也去,他好像在学风水呢。好酷啊。”

  他那叫学风水吗?我可是亲眼看到他超级牛逼的时候。既然他也去,那么应该能摆平吧。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同意了。

  下午,回到那出租屋,曲天不在。我们在这里碰上的时间很少。他也不去学校,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我坐在我的那小床上,捧着笔记本,想着曲天那天在贵鬼村里说的话,他的目的就是找出整了岑家村背后的人,那应该是一件大事吧。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时间也就过去了。覃茜打我手机,问我住在哪栋的时候,我差点就说出来了。赶紧说道:“你在下面等我,我马上过去。”

  为了不让她追问,我是赶紧挂了电话。

  那女生的租屋里有着认识的不认识的十几个人。其中一个高大威猛的男生分配任务。女生都在屋里,由四个男生保护着,三个男生拿着相机,电击棍在门外埋伏。感觉还真像那么回事呢。

  我在心中暗自希望,这就只是人为捣乱的,别真出现什么鬼啊。

  我的目光落在了一直坐在一旁没说话的曲天身上。曲天站在客厅和房间的交接处,正在看着手中的罗盘。

  我刚起起身要走向曲天,覃茜就拉住了我,用眼神示意我看向那边。大门那进来了两个女生,今晚怎么丽丽也来了。

  我赶紧缩回来啊。怎么有种心虚的感觉呢?

  丽丽也没有和曲天说话。而是一直坐在对面看着曲天。

  曲天脸上有些不悦,收了罗盘,走向了一旁的卫生间。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这相对安静的环境中还是吓了不少人的,毕竟大家都是在这里找鬼的,突然出现响声很难镇定啊。

  我匆匆掏出手机,道:“对不起。”然后就拿着手机往厨房里走去。

  我还在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曲天?他不是就在洗手间吗?

  我的疑惑还没有算完,手臂上已经被一个力道扯了一下。突然的变故让我惊呼,可是惊呼的声音还没有出来,一只手已经捂住我的口鼻,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喊什么?

  他松开了手,我急忙转身,身后正是曲天,而我们就挤在那小小的洗手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