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四章 死屋子

第四章 死屋子

  他挂了电话,我也赶紧的,别让人听到声音啊。这个情况可是没法解释的。

  曲天压低着声音说道:“你先离开。这里真闹鬼。

  “你怎么知道啊,不是还没有出现吗?”

  “活人住着死屋子,人家不来敲门才怪呢?”

  “什么是死屋子啊?”

  “哪来这么多问题,赶紧离开吧。”他说完就要去开洗手间门,我赶紧躲在门后,可不能让人直接看到啊。

  他顿了一下,低声道:“这房子除了门口,只有房间里有很小的气窗。这像什么?坟墓。”

  我惊了一下,坟墓?我刚才真没注意啊!

  在曲天出洗手间三四分钟之后我才出去的。

  外面已经分了两桌玩斗地主了。而曲天就在其中。他一个六十好几的老头会玩斗地主?

  我看看客厅。没有阳台没有窗,唯一的门是关着的。而这房子有着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按了挂锁,应该是之前的房东放东西的。而另一个房间门是打开的。那是卧室。很女性化的房间。没有窗,只有北面的墙稍高的地方有着一个八开纸张大的气窗。上面有着防盗的网。而那女生估计是觉得那网不好看吧,就用一个兔子布娃娃挂在那了。

  这样看来,这房子真的很像坟墓啊。我心中一寒,走到覃茜的身旁,挨着她说道:“我们回去先吧。我怕。。。。”

  一旁那高高壮壮的男生就说:“怕什么啊?那么多人在这里呢?”

  这边话刚说完,一阵敲门声,惊得所有人都呆住了。我的心狂跳着。门外会是回来的鬼吗?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地盘。它会不会生气啊?我们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还在胡思乱想着,曲天拿着手中的牌,走过去,在敲门声响起的瞬间,猛地拉开门。

  门外,三个鬼鬼祟祟的男生就惊住了,然后他们呵呵笑道:“我们想来问问,有水吗?口渴了。”

  我双手按着狂跳的心,白了他们一眼,他们三个绝对是故意的。

  不仅我是这么像的,大家都这么想的。一些女生就嚷着让他们回去埋伏去吧。丽丽直接拿着一瓶矿泉水就砸了过去。

  曲天关了门,回来了斗地主的行列中。

  丽丽在在身旁,低声问道:“听说,你学风水”

  曲天没有回答。

  “学这个干吗,这么危险的。”

  曲天依然没有回答。反而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要赶我走呢。而丽丽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我赶紧扯着覃茜道:“走了。我们先走吧。”

  “不要吧,好不容易有机会玩这个呢。”

  “走吧。”我哀求着。毕竟是好朋友啊,覃茜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起身打算跟我先离开了。她跟着这里的主人,那个油画的女生说了一声,就朝着门外走去。就在我们走到门边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了。

  覃茜手抓着门把,吼道:“你们还没有玩够啊。”她正准备打开门的手,却被曲天一下拉开了。

  曲天那严肃的样子,让大家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曲天。”我低声呼着,心里有着一种很恐惧的感觉,就好像心脏是在嗓子眼这里跳动的。头发一根根都要竖起来了。

  一些胆小的女生都抱在了一起。覃茜也紧紧抓着我的手臂,退后了好几步。我也怕得有种腿软的感觉了。她这么压过来,我都感觉自己站不稳了。

  那高大的男生,拿出了手机,拨打着电话。估计是给外面埋伏的那三个男生的。可是几秒钟之后,他只能说道:“手机没有信号。”

  曲天说道:“这里已经成了死房子了。就像在坟墓里,怎么可能会有信号呢?”

  边说着,他边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铜钱,用三山诀捏着,往门背上用力一敲。发出了清脆的“哒'的声音。

  这个声音之后,那敲门声就消失了。大家都看向了曲天,等着他给出解释。

  那高大的男生再次拨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他朝着手机中喊道:“喂,你们三个在外面干嘛啊?怎么不电晕那敲门的人呢?”

  这里虽然有着十几个人,但是大家都很安静,所以能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声音:“没人敲门啊。外面根本就没人啊。外面一直看着呢。”

  有点女生惊叫了,我被覃茜扑了一下,直接腿软地坐地上了。

  曲天回过身,说道:“没事了,它今晚不会回来了。但是明晚就不一定了。这房子不能住。明天就搬吧。”

  那油画女生一下就哭了起来:“我就知道是闹鬼的。我就知道。我睡着的时候,它说我抢它房子的。”

  那高大的男生说道:“曲天就不能赶走吗?人家学风水不都有那种厉害的招的吗?”

  “那也要看值不值得啊。这种房子,没有阳台,没有大窗子,跟死房子差不多了。现在不是人家来打扰豆子,是豆子抢了人家房子。难道还要我赶人家走?讲点道理吧。想平安,明天就搬了。然后明天下午五点多,去十字路口烧点纸钱元宝,就算是给了人家这段时间的房租,让它不至于还去找你要钱吧。”

  覃茜也知道是她扑我倒的。所以赶紧把我扶了起来。

  那叫豆子的女生已经哭得什么也不会说了。最后还是那高大的男生先说话了。“曲天,那,门外的那三个怎么办啊?”

  “没什么啊。该回去的就回去吧。我也先回去了。”

  曲天刚要走,我本来是想跟着他走的。至少跟着他安全一点啊。可是身后的丽丽却冲开了我,上前就抓着曲天的手臂,道:“曲天,能送我会学校吗?我怕。”

  曲天没好气地说道:“那么多人回学校呢。”

  我脑袋里飞快地想着。这个时候,如果我和曲天一起走的,然后大家都能看到我们进同一栋楼,同一楼口,说不定还能看到是同一房子灯亮。那么就难解释了啊。所以我马上露出了微笑:“就是啊,曲天,你送丽丽回去吧。”

  覃茜猛地拉我的衣袖,压低着声音说道:“他们分手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曲天也看看我,然后缓缓吐了口气:“走吧。”当然那是跟丽丽说的。

  我们一群人也跟着曲天出门了,其实大家都怕的。豆子也决定去学校跟同学挤一张床去。也跟着我们一起走了。

  下了楼,就要分开走了。我是一个人往那楼口走啊。一个伴都没有。这里还是老旧的楼,连个路灯都没有几盏是好的。

  我和他们一分开,就更加的害怕了。心里满心都是那敲门声,还自行脑补了很多东西。想象着我们在坟墓里,那鬼晚上回来敲门了。

  结果我是怕得脚都软了,压根走不了路。最后直接靠在那楼口的墙,就蹲下了,呜呜地哭了起来。

  都那么晚了,我就是在这里哭也没有人会理会啊。而且这个时候,我还真不希望有人理会呢。总觉得出来个人,我会更加害怕的。我会把他当成鬼的。

  我看着四周,刚才还能听到同学的声音,现在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人影也没有了。

  曲天啊,快回来吧。我开始后悔让他去送丽丽了。

  人紧张的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再慢也会有到头的时候啊。在我已经哭得没有眼泪了,已经不再那么害怕的时候,曲天出现了。

  他是慢悠悠地从那路上走过来的。看到我蹲在哪里的时候,才稍稍加快了一些脚步,走过来问道:“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