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黄大煞1

第五章 五黄大煞1

  我扶着墙站起来,擦擦脸上的眼泪:“我怕。”

  曲天一个冷笑:“哼,我还以为你跟我去了一趟岑家村旧址已经练了胆子的呢。怎么还这么胆小啊。今晚这算什么啊。岑家村里那才恐怖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去。我赶紧跟上啊。要是落单了,我怕我连一个人走楼梯的胆子都没有啊。

  我是紧紧跟在曲天的身后,但是却又不敢去抓他的手。

  我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时候,都被自己的念头吓住了。我竟然想去抓着他的手!我为什么要抓他的手啊?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什么?我害怕鬼?可是曲天不就是鬼吗?而且他还是一个很厉害的鬼呢。

  上了楼,曲天打开了门,我也紧跟了进去。他突然一回身,道:“你还跟着我啊,今晚跟我睡?”

  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跟着他走到他房门了。这才赶紧转到我那边房间去。曲天靠在门框上看着我,说道:“你是我冥婚的老婆,但是不是曲天的老婆。”

  我当时是被他的前一句话,说得有些臊,直接就钻我房间里去了。然后关门了,才想到他后面那句话的意思。

  “你是我冥婚的老婆,但是不是曲天的老婆。”

  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会碰我,但是不会用曲天的身体碰我吗?就像那几个晚上一样?

  因为他的这句话,我这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就这么睁着眼到了天亮。早上七点多才睡着的。好在是准备毕业了,就等着出毕业作品,也不用上课点名什么的。要不然,我这几天的作息,能让我直接挂科了不可。

  第五章五黄大煞

  我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的。除了从学校回来的时候,要避开一些同学的目光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我不知道曲天都去干什么,我们碰面的时间真的很少。有时候,他很晚才会回来,还带着一身伤的。我很难想象,他那六十多岁的魂,是怎么跟人家打架的。

  周末,本来我想去我爸那边的。一来帮他看看店面,二来,跟他说说那天那个阿姨的事情。至少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反对他再婚吧。

  可是早上还没有起床呢,就听到敲门声,然后曲天的声音说道:“王可人,准备一下,跟我去曲天家。”

  我在床上坐起身来,朝着门口吼道:“我去干嘛啊?”先不说他打扰我睡觉,而是我拿什么身份去曲天家啊。他占着人家曲天的身体,踢了人家女朋友,现在又要拿我过去,炫给人家爸妈看。我怎么觉得岑祖航很可恶的样子呢?

  “你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机会很多,你去曲天家出现一下,以后也好解释。”

  我下了床,打开了门,看着门外的曲天,瞪着他说道:“那么几年之后是不是也要我和曲天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啊?”

  曲天同样看着我,很严肃地说道:“不用。冥婚的婚礼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让零子给我们主婚。你也可以享受一下纸人抬的花轿。如果要礼成,你自杀就行了。”

  纸人?我猛地想到了在岑家村里,那会走路的纸人。我瞪了回去:“这辈子都别想我自杀,我就要活到七老八十全身发皱了,寿终正寝了,下地狱给你看看,你老婆就是那老太婆。”

  说完我就关上了房门,心里堵着那口气啊。

  “换衣服,半小时后出门。”曲天说着。

  虽然嘴上是在不乐意着,但是我还是乖乖地换衣服了。原因就是,我怕他。虽然我现在已经敢跟他好好说话了。但是那天在岑家村旧址看到的那样的他,一直在我心里,挥不去。如果那天,他发狠了,也那么对我的话,那么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我们依旧是前后隔开时间出门,换地方上车。这样有效地避开了同学们的目光。

  的士在一个公务员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们下车,给了钱。曲天给钱的时候,我是吃惊地看着那里面的小区。

  虽然早就听说过这边有个公务员小区的。但是没有想到是那么的漂亮。大片的草地啊,石子小路通向一座座小别墅。就好像在公园中一样。

  曲天竟然是官二代!

  曲天朝里走去,我也赶紧跟了上去。看着四周没人,压低着声音说道:“曲天,你有多少呃,是岑祖航,你有多少曲天的记忆?“

  “一部分。”

  “那他爸妈不会认出你是假的吧。”

  曲天没有回答,我看他也是担心这个问题吧。我说道:“你要是带丽丽来,应该能很好的蒙混过关吧。”

  “带丽丽来,只会更快发现我的异常。”

  曲天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不远处那辆银灰的车子渐渐从一座小别墅里倒出来。

  “你家?”

  “不是!”曲天说道,“是梁庚,市xx局局长。”

  “那么厉害啊?”

  “岑祖跃的大女婿。他跟当年的事情绝对有联系。”曲天这句话说得很轻,不像是说给我听的,倒有些像是跟自己说的。

  岑家,真是一个奇怪的家族啊。

  在不久之后,这个梁庚就差点要了我的命。

  凭借着曲天本人残留的那点印象,我们站在了曲天家门前。只是那么漂亮的一座别墅,右边竟然在施工。

  我们往那一站,旁边一个穿着雪纺裙子,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的漂亮女人就叫道:“曲天,你可回来了。上次你在运动会上出了事,妈妈就想去看你了。你怎么那么凶的不准妈妈去看你呢。你知道妈妈多担心吗?……”

  原来是曲天的妈妈啊,还那么年轻漂亮的。看着她抱着曲天那动作很自然,应该是亲妈吧。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动作,我一定会想到“小妈”这个词去。

  曲天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等着曲妈妈发表了近五分钟的感言之后,她终于看到了我。问道:“曲天,这个女生是……”

  “我女朋友。”曲天说道。他的双手也因为他妈妈的放开,而得到了自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背在身后,拇指点着其他几个手指指节。标准的街上掐指一算的那手法啊。我不知道这用什么来算的。难道他还怀疑这个不是曲天妈妈吗?

  “呃,你好。”曲妈妈说着。但是那表情分明是不对劲的。我也觉得不对劲啊。都快要毕业了,儿子带回家一个女生说是女朋友,那基本上是有结婚的念头了的。可是上次是丽丽,这次是我。我是这个妈妈,我都郁闷啊。

  我还是礼貌地笑笑,道:“阿姨好,我叫王可人。”

  “哦哦。呃,进去坐吧。

  这边在做花房有点乱。”

  曲天没有移动脚步,而是拇指压着小指头,其余三指并拢,转转手,(这招是用无名指、中指、食指在摆出九宫格呢)然后说道:“这边今年不合适建工。让他们马上停下来吧。不然会出事的。”

  曲妈妈推着曲天往家里走:“能出什么事啊。花房都开始动工了,现在停下来,家里就只能脏乱差的了。等做好了,会很漂亮的。”

  进了那屋子,我要再次感叹一下公务员的待遇问题啊。这别墅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因为我是客人,曲妈妈还是去泡茶了。曲天也不敢打量房子,怕露出破绽,只能坐在沙发上,转着眼珠子,暗暗看着这房子。

  我坐在他身旁,压低着声音问道:“你刚才在干吗?”

  “算年运。“

  “那结果呢?”

  “结果就是,那花房在今年五黄大煞的位置,现在动工,这个家肯定会出事的。”

  “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