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黄大煞2

第五章 五黄大煞2

  曲天白了我一眼:“你家那么多个罗盘,那么多道法的书,你平时都不看的吗?”

  我在没有认识他之前,我可是一个标准的无神论者。我只觉得,我家里是卖古董的。而那些道法书也只是配着古董的装饰品罢了。

  曲天看着我那样子,好心地解释道:“五黄大煞的位置就是要安静,在哪哪就要安静。闹出大动静的话,就会惹来很严重的煞气。如果是家里,五黄大煞的位置,最好就当储物室。”

  “那你什么时候去我家给我家房子看看风水啊。说说我家那风水,哪里招鬼了?”我问道。

  他再次白眼啊:“你的意思是,招的那个鬼是我?”

  我张着嘴,还没有回答,曲妈妈已经端着茶出来了。并说道:“你们两感情真好。不过啊,可人啊。你们是同学吧。还没有毕业呢,未来还很遥远,多努力几年再结婚好吗?阿姨是说真心话的。你看我们曲天,现在成绩又好,我们家里想着给他出国的。你看,你家里要是……呃,算了,算了。年轻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商量吧。但是要做好避孕啊。要不曲天真出国了,你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我本来已经伸出去的手,一下就僵住了。那么漂亮温柔的阿姨,原来不是省油的灯啊。

  我这边还没有能说回去呢,外面已经传来了一阵扰乱。碰撞的声音,惨叫的声音,东西洒落的声音。

  我们三个人冲出了屋子,外面在建工的地方已经出事了。

  应该说是车祸,就刚才我们看到的那辆银灰色的,据说是xx局长的车子,撞进了那建工的地方。一个正在墙边搭架子的工人,因为躲避不及时,被车子夹死在车和墙之间了。

  他的眼睛都没有闭上,脸上还是惊恐的模样。在胸腹以下,全是血。因为挤压的关系,他的口鼻还有血一股股冒出来。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死了。那么大一个男人,就夹在墙和车子之间,不到十五厘米的地方。就算现在不死,估计也救不活了吧。

  在场的人,有尖叫的,有震惊的。曲妈妈已经惊呆了,一动不动。我死死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目光看向了曲天。

  曲天表现得太冷静了。普通人看到这个至少也惊一下吧。他只是皱皱眉道:“五黄大煞还碰上血溅!不想出事都难啊。”

  反正就是一阵混乱啊。警察啊,工人啊什么的。

  曲天拉着我进了屋子,外面交给了赶回来的曲爸爸去处理。他带着我上了二楼,推开了一扇房门。直觉着那就是曲天的房间。

  房间很大,有我家里那小房间的两倍了。而且还是好的朝向,有风会吹进来,早上的阳光会晒进来,下午却还会比较凉快。

  曲天直接去翻了衣橱,我站在门口,说道:“你找什么?找衣服啊?你那几套衣服都穿过了吧。你今天来曲天家就是为了找衣服的吧。”

  曲天停下了动作,看着我,顿了一下,说道:“老婆,那么以后请你帮我洗衣服吧。”

  我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老婆。”

  “你可是签字了的。”曲天说着走向了我,我刚要退后,他已经将我压在了门框和他之间。

  “你干嘛?你不就是要我当你的身份证吗?又不是真的要和怎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他突然就低下头,靠近我的唇。离得很近,我一下就不敢说话了。只要一动嘴巴,那唇就要碰上了。而他同样也没有动,就这么靠近着我。

  我心中紧张地想要退后,却在这个时候,听到曲妈妈的声音道:“下面都死人了,你们还有心情玩这个!哼!”

  曲妈妈转身就下楼了,我也明白了曲天的意思,他就是演戏给他妈妈看的。而我被利用了一回。利用就利用吧,我还那么丢脸的为他的动作脸红了,心跳了。我算是恼羞成怒地抬脚就想来那招……那招叫什么呢?就是防狼术里最厉害的那招。直接踢爆某人蛋蛋的那招。

  可是曲天是鬼不是人,他后退的速度,绝对不是人类能达到的。他看着我,缓缓说道:“想要我不动你,很简单啊。从今天起帮我洗衣服。”

  就这样,我沦陷成为了曲天的洗衣工。

  他这次是回家,没有带着罗盘。毕竟儿子突然就会风水了,怕爸爸妈妈起疑心。他也只能用手指模拟着九宫格,算一下方位。

  我定定神,心里想着,他当岑祖航的时候,是摸过我,但是自从成了曲天就没有碰过我了啊。这个可以相信吧。所以我开始放下了戒心,坐在他的床上,看着他拿在比划着。

  好一会,没看明白,只能问道:“曲天,你没罗盘这是看什么啊?”

  “不用罗盘照样能看。”

  “那你说那五黄大煞是什么啊?”

  “就是最重的煞气。五黄大煞随着九宫飞星转,转到哪,哪就容易出事。”

  “那今年就是转到了花房那个位置吗?”

  “对,正西方。”

  “那你怎么知道五黄大煞在正西方呢?”

  曲天停下了手里的比划,看着我,好一会,才说道:“九宫格你记得住吗?”

  我摇头。

  “九宫飞星,你记得住吗?”

  我依旧摇头。

  “等你记住了我在跟你说。现在看楼下那样子,估计我们在这里也没晚饭吃了。先回去吧。回去帮我洗衣服,然后好好休息三天,三天之后,过来有大事发生的。”

  我额上的黑线啊。原来他来曲天家就是为了来找衣服的。三天之后的大事,我隐约知道是跟那下面的五黄大煞的位置有关系。

  我们下楼的时候,下面还是很混乱。车子已经倒出来了那人已经放下来了,只是那一地的血还是那么的恐怖啊。

  警察在一个个录口供。看到我们也问了几句。因为当时我们在屋子里,也没看到什么,就没有做记录。

  尸体在地上盖上了白布。一些工人在那哭着,有些骂着。在一旁,蹲在地上被骂的是一个很年轻的男生。感觉跟我年纪差不多,或者比我还小呢。他被骂,应该就是他开车的吧。

  曲天靠近了曲妈妈,压低着声音问着那边那个小男生是谁。

  本来吧,开车撞人了,这个是多么令人气愤的事情啊。可是曲妈妈说起那男生的时候,却是没有一点指责的意思。“他是xx局长的儿子,才十七呢。在读省重点高中。这几天也就是周末回来一下的。”

  十七?开车就撞死人了!我在一旁叹气啊。怎么出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监护人指责一下呢。而貌似是男生爸爸的人,正跟警察说着话。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反正死的不是他家人啊。

  曲天的目光一直看着那个男生的爸爸。我才想起,刚才他说的,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梁庚,对梁庚。还是说他跟当年的事情脱不了干系。难道岑祖航要来查的事情,跟梁庚有关系。

  梁庚也注意到了曲天,他抬起头,朝着曲天微微一笑道:“曲天回来了。不好意思啊,弄乱了你们家花房了。”

  我在心中吐槽着,花房事小,死了一个工人才是重点吧。

  曲天一个冷哼转身就走,我也赶紧跟了上去,就听着身后,那梁庚对曲爸爸说道:“老曲啊,你看你儿子……”

  我心里猜着肯定会说曲天没礼貌了。可是那不是曲天那是岑祖航啊,弄不好还是那个梁庚的大仇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