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黄大煞3

第五章 五黄大煞3

  可是人家说的是“你看你儿子,怎么还走路啊?都大学了吧,买车买车。现在的大学生有几个没车子的啊。你也真是的。”

  哇,他自己家的儿子刚刚开车撞死人呢。怎么他就这么兴致高的提议人家买车给孩子了呢?那些工人就应该冲过来暴打他一顿的。

  但是我追上曲天的时候,他突然伸手就揽着了我的肩膀说道:“去你家吃饭吧。下次我们再过来的时候,就自己开车过来了。”

  他那勾着嘴角的笑啊,多邪恶啊。

  我动动肩膀,甩开他的手,还是不习惯跟他亲近。不过我想,他就算三天之后拿到了车子,也不可能三天就学会开车了吧。所以我说道:“你会开车啊?你有驾照啊?这可不是你们那边的纸车子,撞了人也没关系啊。”

  他的脸色一沉:“好啊,我下次开纸车带你来。”

  我因为他的话僵了一下。想着他能让纸人动起来,是不是也能让纸车动起来呢?

  打车到我们家,那家小小的古玩店里,没有看到我爸的身影,倒是看到的那个阿姨。那阿姨一身素雅的衣服坐在柜台后,听到我们进来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看向我。然后明显是僵了一下,才说道:“那个……你爸不在家。他让我来帮忙看看店的。”

  见到我用那么紧张吗?我心里说着,脸上还是扬起了一个微笑。

  曲天直接走过去,抓起柜台上的钥匙,就往楼上走去。那阿姨急着喊道:“喂喂,你这个人干什么啊?喂……”

  我拦下了阿姨:“阿姨,他是我同学,我们上去拿点东西啊。没事的,我看着呢。”

  跟着曲天来到了我爸的那放着镇店宝的小房间,他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熟练的打开一旁的小柜子,把一个扁平的木头盒子拿了出来。

  我问道:“你要这个?那也应该跟我爸说一声吧。”

  “这个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盒子。里面是一面很奇怪的八卦镜。很小,曲天拿在手里,还不满他的手掌那么大呢。

  说它奇怪吧,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那东西和一般挂门口的八卦镜绝对不一样。可是也说不上是哪里不一样。

  我上前伸出手,曲天一笑:“想摸就摸吧,这个又摸不坏。”

  手指摸上去的时候,知道它到底哪里特别了。一般的八卦镜,那上面是八卦是画上去的,这里的却的刻进去的。线上有着凹痕。

  我猛然抬起头就说道:“你来我家就为了拿这个?”

  “对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爸的钥匙能开这门?”

  “我在这里晃了几年了,我怎么不知道。”

  “几年?”我提高的音量。一个鬼在我家里晃了几年了,我们竟然都不知道?

  曲天白了我一眼,才说道:“哪家古玩店没几个鬼啊。你用得着这样吗?在你拿下我聘礼的时候,我就在你家里。”

  “那……那你为什么到……那个时候才对我……对我……上下其手的?”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那件事了。他既然已经在我家有几年了,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摸我,而且第七天就转到了曲天的身上。如果说他是色鬼,为什么不是早就下手呢?

  曲天勾勾唇角,看着我。我突然就囧了,脸上泛着烫,别开了脸。他拿着那八卦镜,轻轻扫过我的脸颊:“喜欢我摸你啊?”

  “不喜欢!”我语气很差,而且还该死的紧张了。我紧张什么的,他又不可能把我怎么样了。要知道他自己也说了,这个是曲天的身体啊。

  “哦,可是那几个晚上,你的表现也不像是不喜欢啊。”

  “我根本不知道是你!”他的八卦镜下滑,扫过我的脖子,我叫道:“别,这个边缘很锋利的,别真划伤我。”

  “这个八卦镜,本来就是用来割人大动脉的。”曲天收回了八卦镜,装进了盒子里说道:“我那是需要汲取你的阳气,才能顺利上身的。我不是一般的鬼魂,我是……被炼化过的。”

  “什么是炼化?”他严肃起来,我也跟着放松了一些,也敢大胆说话了。本想着开个玩笑来缓和一下现在这个紧张的气氛的,所以我开了一个小玩笑。那就是我说道:“炼化就是被人吊起来爆菊了吗?被炼成了绝世小受了吗?”

  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他能听得懂爆菊和小受吗?我心里暗暗得意着,笑也漾开了。

  曲天的脸沉了下去,然后说道:“今晚试试看,我是不是小受怎么样?哼!”我惊住了。

  晚饭我们是在我家吃的。我这才知道,我爸这算是非法同居了。饭菜都是那阿姨做的。对于曲天这个冒出来的人,我们只介绍说是我男朋友。我也听到了阿姨在厨房里低声跟我爸说,曲天怎么怎么没礼貌。

  我爸也只能回一句:“没事的。他也算是自己人吧。”反正我就是不爽,我爸那性格就这样。当初不知道的时候,还那么义愤填膺地说帮我。现在却只能一次次服从在曲天的淫威之下了。

  呃,这些是我心里的句子。以前我可不敢这么腹诽曲天的。毕竟那不是曲天,而是岑祖航。只是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我开始熟悉他,开始不再害怕他,开始不再把他当成一个鬼了。

  谁看到一个拿着罗盘的人,还会想着他是被鬼上身的呢?

  本来还担心今晚回去,会被曲天怎么怎么怎么着的。毕竟今天那个玩笑开过头了。可惜他压根就没当回事,直接进了他的房间。

  我又担心他会晚上再用那招在梦里摸我,弄得我大半夜的还不敢睡。结果表明,一切是我想多了。曲天那个晚上压根不在家。他晚上在家的时间很少,他本来就是一个鬼可以理解。我第一次在心里有个疑问,那就是他晚上去了哪里?去干吗了?

  第二天,我是顶着黑眼圈去了画室。就算再忙,我也要关心我那毕业作品的。覃茜她们几个女生又开始八卦了。说那市里某领导的儿子十七岁开车撞死人什么的。又说我们学校谁谁也是官二代,富二代,又怎么怎么嚣张的。

  然后不知道是谁说道:“曲天也是市领导的子弟啊。也是官二代啊。”

  “是啊,听说曲天和一个女生同居了。”

  “谁啊谁啊?丽丽就该打上门去,扇那女人一巴掌。”说这句话的是覃茜,当时我就坐在她身后。我的心在下雨啊。好姐妹啊,如果我告诉你,你很想扇一巴掌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呢?

  又过了一天,就是那被车夹死的工人的三朝了。那天我没有急着去学校,因为……虽然我也很害怕,但是我还是很好奇,曲天怎么去处理这件事的。岑祖航这么用着人家曲天的身体,怎么着都要报答一下人家的家人吧。帮人家家里做点事是应该的。

  而曲天在一大早也叫了我,让我跟他一起去趟曲天家。

  等着我下楼的时候,我看着他坐上了一辆黑色的三厢车的驾驶座,还愣了好一会呢。他降下车窗,说道:“王可人,上车啊。这不是纸车,纸车没这款式。”

  (友情提示一下,今年的年运,五黄大煞在中宫,就是房子的最中心。是整个房子,不要用单个房间来算。五黄大煞在的地方,就要保持它的安静,不要放洗衣机,电视,音响什么的在那。年运是每年都在变的,明年可就不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