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黄大煞4

第五章 五黄大煞4

  这算是给了做香烛纸钱的人一个线索了。下面没这款式的纸车啊。那么是不是我让我爸联系家店做一点,再让曲天去跟其他鬼说,现在有这款式的车子了,可以让他们给家人托梦,到我家来买呢?

  呃,幻想一下罢了。

  我上了车子,摸摸那崭新的,还带着很大味道的皮椅子,说道:“你真会开车啊?”

  曲天是懒得回答我,开着车子回他家了。我们去到那小区的时候,那里已经是围着好多人了。

  原来是曲天家里请人来做法事了。下了车子,挤在人群中,人家看到是曲天,赶紧让出了道,让他站在最里面。这毕竟是他们家出事的啊。

  虽然这里是公务员小区,虽然这里住着的都是别墅,虽然这里的人都是在唯物主义教育下的长大人才,虽然这里的人都领着国家的工资,但是吧,我们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的。死了人呢,还是这么横死的,都要做法事的。在谁家都一样。就算是这件事发生在市委书记,还是那军队某将军的家都一样。

  挤到里面一看,那正在做法事的人不正是那个带着耳钉的帅哥道士吗?他好厉害的样子呢,一挥手那符就燃起来了。我正看得惊呆的时候,一个力道拍拍我的背,让我看向了身旁。

  曲天偏过头,压低着声音说道:“有什么好惊讶的。他那大部分都是骗人的。”

  就算是骗人,人家也弄得那么神奇了啊。铜钱丢出去,就正好串在那香梗上了。红线一拉,好帅啊!

  零子将那出事地上的香梗拔了起来。三炷香,烧出了两短一长,那就是厉鬼不肯走的。这种现象的还有过头七,鬼魂力量不强大,没有办法对周围的环境造成影响的。等过了头七那就不一样了啊。

  曲妈妈上前说道:“零子,零子师傅你看,这能不能解决啊。”

  “急什么啊,对你们家没多大影响,最多就是衰三年。倒是冤有头债有主的,那开车的人就麻烦了。”零子说着。说完了,他就招呼着身旁的几个工人说道:“生石灰刷墙去。整面墙都刷,地上也刷。快点啊,天黑前完工啊。完工不了,你们就等着看精彩的吧。”

  曲爸爸上前问道:“就刷石灰就行了?”

  “行了,没你这房子的事了。晚上别轻易开门就行。”零子应着,然后转向了一旁看热闹的梁庚,笑盈盈的上前就攀上人家的肩膀道:“梁局长啊,我们来谈谈你儿子的事情怎么样啊?”

  曲天噗嗤笑了起来。零子因为听到他的声音看了过来,然后眨眨眼睛使着眼色。

  我低声问道:“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让我别揭穿他。”曲天带着我走进了曲家。曲妈妈也跟着进来了,说道:“你们两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啊。家里出了事,正忙着呢。对了,曲天,你去对面那xx酒店点一桌子饭菜,我们一会还要请师傅的。”

  “应该是梁庚请吧,可是他们家儿子的冤亲债主啊。”曲天说着。她妈妈瞪了他一下:“叫你去你就去。”

  我们只好又出来了。路过梁庚那房子的时候,曲天看着零子的目光柔和了,然后微微点点头。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的。

  我说道:“你喜欢那个零子?对了,你本来就说过,如果跟你签下冥婚的是男人就好了。如果是零子的话就会更好吧。”

  曲天开着车子,缓缓看向了我。我心慌地说道:“本来就是啊。你和他多配啊。可以一起出门办事,可以相互帮忙。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啊。”

  他还是那么看着我,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不喜欢男人!”

  那么他就是喜欢女人了。可是他喜欢的不应该是我吧。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呢。我马上换上了笑脸:“那老爷爷,你喜欢的女人是谁啊?”

  那声老爷爷,让曲天成功地抓狂了。猛地踩油门,飞了出去。

  点好了一桌子的饭菜,我们就在那等着大人们的驾临了。

  最先过来的,不是曲天的爸妈,也不是梁庚,而是零子。他那身打扮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是风水先生啊。而且他也挺好看的。

  零子一坐下,看看四周,然后说道:“岑祖航,那是你这身体的家啊。早说啊。你别揭穿我啊。你揭穿我,我也揭穿你的。”

  曲天给零子倒了茶:“我没空陪你玩。”

  零子一下僵住了。他转向了我,微微一笑道:“身份证小姐,你好。”

  身份证小姐?我?“我叫王可人。”我是多么的无奈啊。上次都跟他说过我的名字了,他还记不住。记不住就别说话啊,还要叫我什么身份证小姐。他什么意思啊?

  零子呵呵一笑:“今晚还请两位来帮帮忙啊。那可是煞位,还偏偏出了这么回事。要是不处理好,头七回魂的时候,怕是鸡犬不宁了。”

  曲天还那么拽拽的样子:“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可以不帮啊。可是你要知道,那是曲天的家,是你这身体的家……”

  “那是梁庚应该害怕,又不是曲天家要害怕。”曲天说道。

  “都一样的。曲天家衰三年,说不定也会影响你的。帮个忙吧。以你这炼小鬼的能力,要搞定厉鬼都不是什么问题的。这种没过头七的,我们直接送他上路不就好了。”

  曲天刚要说话,已经有人进来了。那些大人们到了我们自然就不能谈这件事了。只是我心里还是很好奇啊。零子也提到了岑祖航是一个被炼化的小鬼,那么到底什么是炼化啊?不可能真的是吊起来爆菊吧。

  这顿饭,都是在恭维着零子的话,说他怎么神奇,怎么厉害啊。还请他晚上大显神威啊。

  吃过饭,我和曲天就先回曲天家了。开着车子回去啊。要知道,那小区很大。从曲天家走到小区门口,都要走十分钟了。

  在车子上,我问他:“今晚零子会怎么抓鬼啊?”

  “不是抓鬼,只是请走,带上路罢了。”

  “那他那是骗人的吗?”

  “不是,带路这种事,他还是能做得到的。”

  “那他会怎么带路呢?”

  “各家有各家的做法。”

  “那……”

  “晚上你就看到了。”他的话打断了我。

  我怯怯地笑道:“我只是问问,我没打算去看。”去看人家抓鬼啊?我没那胆子的。

  “抱歉,我必须去。不过你可以躲在车子里。但是你不能离我太远。那种鬼,怨气大,阴气大,你这个身份证离我太远的话,我会被影响的。”

  虽然我不是很听得懂,也基本明白了,我这是要陪着他去抓鬼啊!刺激吧!其实我更想说,恐怖吧。

  曲天貌似看出了我的心理。他停好了车子,却没有急着下车,而是伸过手来,揉揉是我脑袋:“别怕。你只要在车子里就行了。而且放心,这样一个头七都没过的家伙,我完全有信心灭了它的。”

  我抬头看向他,他正朝着我微笑着,手上暧昧地揉着我的脑袋。可是那是曲天的笑啊,他又不是曲天。而且他是一个六十好几的老头子,他看我,最多也就是看孙女吧。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之间有些暧昧的感觉了。而曲天那么帅的一张脸,我也很喜欢看着。但是我脱口而出的话是:“岑祖航,呃,爷爷,你原来结过婚吧。”

  曲天的手僵住了,然后笑也僵住了,放下手去,冷冷说道:“我还活着是时候,是男的三十才能结婚的,我死的时候,才二十七。而且我不是爷爷,老婆,今晚我会早点弄走那鬼,向你证实一下,我是不是老爷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