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五章 五黄大煞5

第五章 五黄大煞5

  “哦,那个时候民风纯良……”我的脸垮了下来,“你还是个处男啊?”

  曲天的脸更难看了。我赶紧缩缩脖子,下车就逃。可是手腕被曲天一下抓住了。他探过头来,拉着我靠近。我以为他会吻我的结果是,他就这么靠近,靠得很近。顿了好一会,就好像自己也在犹豫一般,才说道:“晚上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处男了。”

  他松开我,我是赶紧往屋子里跑。可是站在他家门前我还是愣了一下。这是他家啊。我能跑哪里啊?而且他家我没钥匙开门。家里没人,我还要在门口等着的。

  等着曲天带着那得意的笑,摇着钥匙缓缓走过来的时候,我真有种想打他的感觉。但是不能打,他是鬼。

  我们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有我们两在家的时候是,曲天爸妈带着零子回来之后,也是。

  因为今晚还有法事,所以零子就没有回去,直接在这里了。

  晚上,曲妈妈压根就记不住我也在这里一样,竟然没有跟我说我睡哪。看着都十点了。距离他们说的一点之后做法事的事情,还有三个小时呢。就连零子都分到了一间客房休息一下的。我一个女孩子总不好睡人家客厅沙发吧。

  我只好厚着脸皮,借着曲天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对正在给客厅角落那花架上的花做着护理的曲妈妈提了自己的要求。没有想到,曲妈妈抬头看了我一眼,再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听得到我们说话之后,才说道:“你矫情什么啊?你和曲天不是同居了吗?装纯情给谁看啊?有人信吗?”

  呃,我是着实被噎住了。我是和曲天在同居,但是我们睡两个房!我没装纯情,我和曲天压根没睡过!别人信不信我不管,我总要相信我自己吧。

  但是曲天出来了,朝着我打手势,让我上楼去。我也只能跟着他上楼去了。要不还能怎么办?继续要求要一间房?还是大声表明自己跟曲天没有一点关系。真有越描越黑的感觉啊。

  跟着曲天上了二楼,走进了他的房间中。我的心跳加速了,就是紧张了。明知道他现在不可能把我怎么样的,可是还是会紧张啊。

  曲天打开了房间里的窗,看看西边的那位置。那正是那天死人的方向。然后他说道:“你一会留在房间就行了。这里离那位置也很近。我会尽量不离开你太远的。

  我乖乖的点点头。就怕他现在突然想到那个什么,我就难办了。曲天看都不看我一眼,剑指在窗口凌空画符。然后低声说道:“转!”

  “一会不管楼下有什么声音,你都不要出窗子。窗子要开着,但是任何东西都不能伸出窗子外面。”

  “嗯。”曲天看看我,我马上乖巧地坐在床边,给他一个微笑。

  他顿了一下,才说道:“当初怎么就不是金子或者零子签冥婚呢?傻不拉几的。”

  我……傻不拉几的?在我还错愕是时候,曲天已经从那窗子翻了下去。在我看来,那分明就是跳楼啊。但是在他看来……不,是在一个鬼看来,压根就不算什么事。

  (金子吐槽:其实魏华一开始就是想借着冥婚打乱金子一家的团结的。签下冥婚的是金子,那么他们就失去了金子哥这个看着没用,却绝对是精神核心的人物。金子就失去了战斗力和反抗力。

  如果是零子或者小漠签下了冥婚,那么他们两一反目,零子就降低了战斗力。

  可惜啊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竟然是王可人签下了冥婚的)

  我在窗边往下看去,因为知道他在窗口画了符,还特别交代我不要探出什么东西去,那么我就乖乖地站在窗前看就好了。

  明明知道会闹鬼,而且还是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害怕呢?时间过得好慢,我几乎是站在窗口数着我的心跳声的。站在那也看不到出事的地方,也看不到曲天。面对这里的安静,我只能脑补了。脑补什么不好,偏偏脑补了那个叫魏华的鬼。那天,他在我面前,一步步朝我走来的样子。

  我想要回床上去,可是这样站在窗边至少知道曲天就在那下面,至少离他近一点吧。

  在我站得脚都麻了的时候,我听到了下面花房那位置传来了声音。

  “什么?你们把魏华放出来了!你们知道我那黑狗血花了多少钱吗?你们知道我请的那四十七个道士花了多少钱吗?喂喂,岑祖航,那是你家亲戚,那四十七个道士帮忙超度的钱,你是不是给我报销一下啊。”

  “小声点!”

  之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他们还在啊,在说话啊。至少现在还没有鬼出现啊。我的心里宽慰了不少。

  就在我缓口气的时候,听到了楼下再次响起的声音。

  “我给你带路吧。”那是零子的声音,很轻。

  “开车撞你的人,会被法律制裁的,你放心离开吧。等判下来了,你的家里人也会拿到赔偿的。你也能回来看看他们。但是你现在闹的话,到时候是被抓下去的,就没有回来看看的机会了。”这个是曲天的声音。

  “砰”的一声,好像是谁摔倒了,我正急着想要探出头去,就看到了那满身是血,肚子上模糊一片的身影,从那花房的方向冲了出来。

  我是连接着退后了好几步的,被那画面惊住了。心脏狂跳着,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在楼下,曲天用铜钱穿上了红线朝着那鬼丢去。其实他是怎么做的,我没有看清楚,我的脑海中只有着,那鬼肚子上的一片模糊的血肉。

  脑子渐渐空白了,整个人呆住了。除了那一片全是血肉的模糊。

  我不知道曲天是什么时候回到房间的,他拍拍我肩膀,我才发出了惊叫。才回过神视野里也不再有什么模糊的血肉了。

  曲天说道:“叫什么啊。那么胆小你就别看啊。”

  在房间门口,零子说道:“等她有金子那样的时候,估计也是几年之后了。金子到现在都不肯摸死人一下呢。”说完他看看我,才笑着解释道:“我借浴室洗澡的。一会就离开。”

  等着零子走进了浴室之后,曲天才对我说道:“你以后不要看这些。明天去买个眼罩,以后我忙我的事,你就戴着眼罩,用耳塞听音乐,睡你的觉。”

  “他……他呢?”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着的,甩甩头,试图甩开那恐怖的画面。在这件事之前,我连死人都没有见过啊。现在一下就让我看到这么惨的一幕我怎么可能淡定呢?

  曲天翻找着衣橱,丢出了干净衣服并说道:“送走了。多说一些就劝走了。其实这些农民工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他们要的只是他们应该得到的罢了。”

  “真的走了?”

  “嗯。”他应着,同时,一挥手就把身上的长袖T恤脱了下来,手就放在了裤子拉链上。

  这拉链都还没有拉下呢,我就喊了起来:“你干嘛?”

  他愣了一下,然后是白了我一眼,继续脱裤子。怎么就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呢?他还是一个六十多的老头子。怎么就这么为老不尊呢。我急忙转过身去,不去看他,同时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同意跟你在一起,可不是……不是……”

  身后浴室的门响了起来。零子出了房间,曲天进了浴室,关门洗澡了。我在确定身后没有声音之后,才回过身来看。看来这是我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