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1

第六章 大空亡1

  房间里突然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我才发觉我的腿,酸的不得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我在这里站着至少也有四个小时了。

  四个小时啊,比当初军训站军姿时间都长了。看来教官还是没有那鬼来得厉害的。所以我是直接倒在床上,眼睛就慢慢闭上了。压根就没有想到别的什么,就这么睡着了。甚至是在曲天还没有出浴室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一夜……有梦……尼玛的还是H梦!我不确定是不是我身边的那个……鬼在设计我的。我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身旁的曲天,他还在安安稳稳地睡着。

  他……睡着是时候,连呼吸都没有,心跳也没有,看着他就这里躺在我身边,我心里莫名地就害怕了起来。心中一个声音说道:“那是一具尸体,那是一个死人。”

  就在这个声音冒出来的时候,曲天动了一下,我惊得连忙后退。本来就是睡人家的床,我也是缩在床边睡的,所以这么一退,我就直接跌下床了。

  当然,现实中是没有电视里那么夸张,跌得那么艺术的,就是滑了一下罢了。

  我急急爬回床上坐好的时候,曲天也坐起了身,朝着我一笑,道:“早啊。本来昨晚想要了你的,算了,活人跟鬼做爱,就算有冥婚在,也会损耗大量的阳气的。放过你了。不过记住,下次别叫我老爷爷。”

  说着,他掀开了那薄被,下床走向了浴室。

  他的话,让我就这么呆在床边,一个字一个字重复了一遍。终于弄懂了他的意思。昨晚我那该死的H梦,真的是他弄出来的!

  我心中的恐惧,慢慢被愤怒代替。他那样对我,可是我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不能报警,警察不会相信,我在梦里被一个鬼猥亵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去抓鬼啊。

  我不能告诉我爸,我爸现在全心都在那阿姨上,他根本就帮不了我。

  我也不能告诉我最好的朋友覃茜,她只会说恭喜我。如果她知道我就是曲天现在的同居人的时候,甚至会打我一巴掌的。

  我只能“啊~~~”我一声大叫来发泄自己的不爽!很不爽!

  可是就是这么一声叫,下楼的时候,还要被曲妈妈说我吓着她花架上的含羞草了。含羞草你妹啊。你儿子是强奸未遂啊,还不准我喊一声啊。

  呃,那个不是她儿子啊。这种坏事就不要冤枉曲天了。

  吃早餐的时候,零子也还在。他在这里的待遇那是好得不得了的。早餐的肉粥都是曲妈妈亲自盛好端给他的。

  在回去的时候,我们是和零子一起走的。我不知道一个风水师一年能赚多少钱,但是从零子开的车子来看,应该很赚的吧。因为那是一辆超级骚包的红色跑车。(关于这车子的来历,看过《师太》童鞋都应该知道啊。)

  可是才出了那小区不远,前面的车子就来了一个急刹车,挡住了我们的车子。让我们的车子不得不停下来。

  这个紧急的情况,考验了曲天开车的技术。好在他能及时刹车,虽然有些惊险,至少平平安安的。

  前面的零子钻进了我们的车子,上来就说道:“我想了一早上,魏华既然已经被放出来。那么上面的人肯定很快就得到计划失败的消息。如果这个计划已经没有任何作用的话,就这么算了,一切都过去了。找个机会找出魏华,抓起来暴打一通再丢火化炉里就完事了。如果那个计划还有继续下去的价值,魏华现在的情况也不一定会成为对方的棋子。他们需要新棋子,要炼化小鬼,一定要找会的人。岑家的人可能性最大。岑雨华已经疯了,她也不会。岑棉也不是那块料。岑家已经没人了。他们的任务根本没棋子,你怎么钓鱼?”

  “你是意思是用我?”

  “你个屁啊!你是曲天,跟岑家什么关系也没有!”

  “那用你?你学了不少我们岑家的东西了吧。”

  “在这城市一打听就知道了,我不是岑家的。我家也是世家啊,我怎么蒙混啊?”

  他们两一个看一个,最后两个人都看到了我这里。我疑惑着问道:“怎么了?”

  曲天说道:“去你家吃饭。”

  零子也从后面伸过手来,拍拍我肩膀道:“身份证小姐,好好努力,我们能不能有一个安定的未来就看你的了。真出事,别拖着我陪葬啊。”

  说完他就要下车了,曲天马上说道:“等等,你把岑家那两个后人的资料给我。”

  “我发你手机。”说完零子终于下车了,开着他那骚包跑车走了。我感觉着这件事是大事,而且我也被他们算计进去了。

  那天的午饭是在我家吃的。吃过之后,曲天找我爸在房间谈了三个小时呢。那阿姨因为不习惯和我独处,就借口去逛街,让我自己看店面了。

  我不知道,我爸和曲天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就是从那天起,曲天开始教我很多东西。他说我必须学,就算学不精通,也要能装装样子。

  而我爸说,既然这是我的命,跑不掉的,就学吧。以后说不定这些东西还能救我的命呢。我的生活开始分为了两部分,忙毕业作品和背书。易学基础的东西很多,有些根本就背不下来。

  再次到周末的时候,曲天让我陪他去看个人。我是坐在自己的竹子小床上,瞪着他,没好气地说道:“我这还背书呢?我下周作品要给老师点评了。”

  他靠在门框上,穿着那某某名牌的牛仔裤,却恶劣地挽着裤腿,双手抱胸很拽的样子说:“你必须去。明天去看的人是岑棉,以后你就要说,你也是岑家老村被抱出来的孩子。而你那时候刚生下来,所以什么也不知道。接触一下岑棉,知道他们被抱出来的一些经历,你要牢牢记住。”

  “我记这些干嘛?为什么要我骗人?”

  面对我直视的目光,曲天语气柔和了下来:“记得明天打扮漂亮点,我们去看完岑棉,我请你去玩。女生不都喜欢去游乐场的吗?”

  游乐场啊!我不得不说,我心里,真的,非常,想去。所以我点头了。

  早上,艳阳高照。因为计划好下午去游乐场了。我穿的也是牛仔裤,平底鞋,背着一个小包包就出门了。

  曲天开车,直接去了一个小片区的小派出所,真的就是小派出所啊,很小。看着那上面的牌子介绍,整个派出所就五个人。当官的三个,小兵两个。而我们要找的岑恒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兵。

  我们去的时候那办公室里只有三个民警,三个都头碰头的在那看着什么。

  我和曲天在那门口都站了好一会了,也没人发现。我就在心里暗想着,派出所啊,就这么个警惕法。现在就是我们去当小偷,把这里的一些东西拿走了,他们都不知道吧。

  曲天敲敲门,那三个民警都抬起头来,他说道:“我们找岑恒。”

  其中那娃娃脸的小警察就走了过来:“我就是岑恒,有事吗?有需要帮助的吗?”

  我的目光看向了他们刚才看的那桌面,原来那上面有着一张图。岑恒有些尴尬地说道:“哦,我们片区有个房子,刚装修好的,四层楼,才卖二十万。刚才我们还说着一会去看看房子呢。”

  “什么房子卖这么便宜啊?”我问道。据我所知,就我们家那几十年前的青砖小楼,还在那种犄角旮旯里的,都不止二十万了。

  曲天道:“那房子闹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