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2

第六章 大空亡2

  曲天也就是无意的一句话,让那些警察都看了过来,却是不说话。

  我弱弱地说道:“那房子……真是闹鬼啊。”

  岑恒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房子的第一个主人是自己骑摩托车翻车死的。第二个主人是大年三十晚,被车子撞了,没死,不过断了条腿。第三个主人,开车跟人家撞了,当场死了。不过啊,”他急忙说道,“都不是死在房子里的。都离房子好远呢。他们家是急着买房子,赔钱给人家的。呃,你们……找我有事吗?”他也意识到自己说太多无关的话了。现在是上班时间啊。

  曲天问道:“下班的时候,我们请你吃饭。”在岑棉疑惑着的时候,他指着我说道,“她叫岑可人。”

  岑,可人?我自己都愣了一下,才点点头。我不至于会傻到在这种时候去揭穿他。他会这么说一定是有目的的。

  而听到我名字的时候,岑恒却是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惊慌地说道:“我不认识她啊,而且岑家的事情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懂。你们有什么事情,别找我啊。”

  看着他那样子好像很害怕,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姓岑的人吓过呢,还是怎么的。

  “怎么了?”那边那中年警察应该是看出了岑恒的为难,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我们说道,“你们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吧。下班了,我们还要去看那房子的呢。”

  中年警察这么一说岑恒却拉住了我的隔胳膊说道:“妹妹是吧,你会风水吧。帮哥哥去看看那房子?我等着房子结婚的呢。那房子才二十万啊,还是四层的。我办个银行贷款,租出去两层租金都够银行的还贷了。”

  岑恒的反应让我愣了一下,呵呵笑着看向了身旁的曲天,曲天点点头,我才说道:“好,不过,我才刚开始……”

  “好啊,不过我们没有带装备,你们给地址来,一会我们两自己过去。”曲天打断了我的话。我是想说我刚开始学,连二十四山都没背熟啊。

  不过曲天这做事的雷厉风行也轮不到我发言了,他定下来了。然后我们就是回家拿装备的。

  在车子上,我就责怪曲天了。我什么都不会,这让我怎么装下去啊。

  曲天说道:“你没见过金子零子看事,所以才会这么担心的。他们又有哪点像风水师的,还不是做了这么多业务。手机起局排盘什么的。你只要能看的懂罗盘就行。到时候,看手机,我在手机上给你信息。”

  这赤裸裸地作弊啊。不过罗盘我还是能看懂的。被他们逼着学这个,最基本的罗盘是在我爸那吃饭的时候,他教的。虽然上面的字很多,我也不是很理解,但是二十四山我还是认识的。

  拿了装备,我们直接赶往了那楼。那楼是在一个转角,四层,看上去是新装修的,很不错的房子呢。虽然并不是在闹市街道上,但是离那派出所不远,而且也有一定的人流。门前路也宽敞。租出去给人家当门面估计是不行的,但是仓库那绝对是没问题的。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警车停在那里了。下了车子,朝着房子里走去,三个警察就在那研究着房子的装修材料呢。那带着他们看房子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形容枯考,应该就是他们刚才说的那新丧夫的,等着买房子拿钱来赔给对方的吧。

  这起车祸,她老公违章,虽然死了,但是别人也重伤了。保险公司赔点,他们也是要出点的。

  三个警察看到我们来了,都让我们帮忙看看。曲天看向了我,我看看那房子,那新刮的环保漆啊,颜色很漂亮啊。一楼用的是水磨石,也就是给人当仓库的了。我也看不出什么啊。

  曲天皱皱眉,低声道:“罗盘。”

  我才想着要拿罗盘的。我会看,但是我不会用啊。拿着罗盘站哪里呢?左看看,右看看。我站在了大门前。

  曲天走过来低声道:“大门是金属的,会影响指针!退后!”

  可是我爸教的是,罗盘一定要和大门的朝向平行啊。不站大门前,我怎么看平不平行啊。我瞪了曲天一下,他那脸色真心不好看啊。再次提醒道:“看地面。”

  水磨石上,靠近大门的地方,水磨石的纹路正好在那有一条直线。那条线是和大门平行的,我端平罗盘,转动盘面。南北重合,看着那红线,一头雾水,看曲天吧。

  二十四山我都背不全呢。现在红线压在线上了,算哪个山啊?

  曲天的眉头也皱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掏手机。这个时候,三个警察都在我身边了,都看着罗盘呢,他也不能给我打小报告了。

  手机响了起来,我匆匆拿出手机,对那些警察说道:“我看下手机再说啊。”

  手机上的短信正是曲天发来的,就一句话:“大空亡,房子不能买。”

  岑恒还在看着我,看我不再看着手机之后,就忙问道:“妹妹,怎么样啊?这房子要是买好了,你就有嫂子了。”

  刚才他不是说岑家都跟他没关系的吗?怎么现在就叫我妹妹了呢?虽然说妹妹在这个社会上,到处都是,但是他明显就不是那个意思啊。为了能有人给他免费看房子,他这声妹妹喊得真好听啊。

  我朝着他微微一笑道:“不能买,这房子大空亡。”

  一旁的中年女人就着急了:“怎么不能买了,这么便宜的。再说了,这房子也没出过事啊。又是刚装修的。我们家装修这房子花的都不止二十万了。你们就帮帮忙吧。我们家是真急着要钱的。”

  曲天站在门口,看着面四周的形势,说道:“留给银行拍卖吧。大空亡,这房子住进来,主人家非死即伤的。前面都有三个案例了,难道还要再出事吗?”

  中年女人没有说什么了。银行拍卖到时候,她可能连一点剩的都没有了。自己卖,也许还能留下个几万的。

  而岑恒却哭着脸了,要知道,他今天可是满心欢喜地想着买了这房子结婚的啊。岑棉急急地问我:“妹妹,你学这个吧。听说我们岑家以前很厉害的。这种事情,有办法解决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岑家的吗?”

  “我……我是孤儿院长大的啊。妹妹,帮个忙吧。岑家也几点血脉了。帮了哥哥这个忙,哥哥有孩子的时候,认你做干妈。”

  呃,如果我是岑家的,那不应该是姑姑的吗?岑恒到底是什么思维啊?

  曲天帮我应了下来:“办法有,做个换山向的处理。一个是在里面外面补点砖,把门口弄偏移一点。”

  “那面积不就小了?”岑恒道。

  “那就第二种,在大门做法事,埋大石头,写上通阴文书,给土地爷,要求改朝向。”

  “那就第二种吧。”岑恒呵呵地笑着。

  曲天脸色却不好了,直接说道:“十万,做法事的钱。”

  曲天的话一出,你几个警察就都愣住了。那中年的警察说道:“你这算是封建迷信骗钱了吧。”

  岑恒则突然一把抱住我肩膀,道:“这个是跟我一样姓岑的妹妹。这世界上,外面从那岑家村出来的,也就我们这么两三个了。你是她男朋友吧?以后要娶她,还要通过我这个唯一的小舅子同意的。”

  (关于空亡,是指罗盘测量的时候,房子的山向不在任何一山上,而是在两山之间。一卦里的两山之间,叫小空亡。卦和卦之间叫大空亡。相机被幸福摔了,手机像素不高,拍图片压根看不清,大家凑活着看吧。箭头处是红线,就是十字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