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3

第六章 大空亡3

  岑恒则突然一把抱住我肩膀,道:“这个是跟我一样姓岑的妹妹。这世界上,外面岑家村那出来的,也就我们这么两三个了。你是她男朋友吧?以后要娶她,还要通过我这个唯一的小舅子同意的。”说完,他转向了我:“呃,妹妹。便宜点行吗?一万吧。你也知道,小警察不赚钱的。”

  “一万什么啊?”那中年警察嚷了起来:“你们不是认识的吗?那就免费帮忙了,要不然就不要说什么钱。说了钱那就是封建迷信骗人钱财。”

  我心里就纳闷了。他们不封建迷信,他们叫我们来看什么房子啊?我正为难呢,看向了曲天,他却没有在注意我们这边,而是看着对面。在那街道的对面有着一座和这边一模一样的房子。这种街道都是对称设计的。如果这边的大空亡,那么对面肯定也是大空亡了。

  我问道:“曲天,那边房子也应该是大空亡吧。”

  “嗯。”他应着,回过身来,对岑恒说道,“这房子,我还是建议不买。就算做了法事,也不见得就会顺利什么的。而且这种事情,没钱,风水先生为什么要帮你背债啊。没钱,他也没有办法转债出去啊。为了剩下一笔钱,到时候,你拿那钱去医院的,还不是一样花了,还要受罪的。”

  三个警察都沉默了,好一会在那小声商量着。中年女人就在一边默默擦着眼泪。

  我走到曲天的身旁,也看着对面的那房子,问道:“那房子很特别吗?比这边还差吗?”

  曲天压低着声音说道:“这边未坤,会导致车祸。那边如果是完全相反的,就是丑艮。会家庭不和,伤残的。但是你看那边西南位有臭水沟,而且房子……有鬼气。他们家的女主人肯定出事了。”

  这个风水断事啊,我就算不懂,也听了。但是这个有鬼气一说……“大白天的,你能感觉出鬼气来啊?”说完了,我也后悔了。曲天不是人,他当然能感觉得出来啊。

  曲天在这边喊道:“岑恒,”

  他话还没说呢,那边的中年警察就说道:“叫岑警官。我说你们两个小屁孩啊。到底懂不懂啊。”

  靠!刚才帮他们看房子就好好的,现在说这房子不能买,他们就这语气啊。

  曲天一个冷笑,他认真算起来,那绝对是岑恒的叔叔的,甚至是爷爷哦。他问道:“那边房子是不是出过什么事啊?”

  他们就是这片区的警察,应该很熟悉这里的事情啊。岑恒走了出来,也站在那大门前,看着对面楼,说道:“就是上几个月,有人报案说,那家有人打老婆。我过来的时候,她老婆已经跑出去了。害得我们几个大半夜的帮着那男人找老婆。”

  “找到了?”

  “没有,一直没有找到。估计已经离家出走,走远了吧。”岑恒说道。

  曲天皱皱眉,低声道:“一定还在里面的,也许已经出事了。”

  “什么出事了?”岑恒问着。

  “你去帮忙问下,他老婆去哪里了。引开他,我进去看看他们家房子。”

  曲天的话说完了,三个警察都看着他。我也看着他,他这个说法就是让警察帮忙他当贼啊。

  曲天也感觉自己说的不合适了,补充说道:“他老婆估计已经出事了。还是大案子,对你们也有利的。”

  那中年警察不愧是当领导的,还有年纪大啊。他说道:“行,我们带你进去转一圈,你帮着小岑搞定这房子。”

  十万块的法事啊,换成了去那房子里逛一圈的。这种事情,曲天竟然也答应了。我真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长的。难道那里面的那个鬼就对他那么重要吗?

  达成了协议之后,三个警察就带着我一起朝着那边走去了。也跟那中年女人说好了,第二天岑恒就跟她签协议。

  岑恒上前拍了那家人的门,很快就有人出来应门了。来应门的是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岁的模样吧。

  警察叔叔先问了家庭的基本情况,小女孩都一一回答了。也说爸爸不在家,妈妈早就出去了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

  想着刚才曲天说的,这座房子山向的空亡,会让家庭成员不和,那么这个小女孩是不是……她不是说爸爸不在家吗?我压低着声音问道:“小妹妹,告诉姐姐,你爸爸有没有打过你啊?”

  小女孩看着我,顿了一下,道:“阿姨,我爸爸不让我说。”

  阿姨?我石化了。

  一旁的岑恒就说道:“这种事,要从旁边人去问的。要不然十岁的孩子,就算是录口供那作证的实话,可信度也不是百分百的。”

  因为警察在这家门口,问着小女孩问题,还是好几分钟的。自然有八卦的人过来围观的。所以岑恒也就随口问了围观的一个大妈。那大妈马上就开始进行为时八分钟的演讲。从半夜听到小女孩哭着喊着,爸爸不要打。到小女孩腿瘸也不送医院。再到邻居劝男主人还被男主人恐吓。最后到这家里女主人最后一次被男主人打得在床上都起不来。

  我听着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想曲天说的那样,这房子里有鬼,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妈妈。女主人最后一次被打得起不了床,她怎么可能还会离家出走呢?就算要走,也要起的了床吧。

  曲天稍稍推推挡在门前的小女孩就走了进去。这样一来,大家就都跟着进去了。小女孩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一直缩在角落。

  进入那房子,凉意就扑面而来。我随口说道:“这房子好冷的。”说完了,我想到了一个词阴风阵阵。这让我不由地朝着曲天靠了靠。这不害怕不行啊。明明知道这里有阿飘的,还要进来,这不是找虐的吗?

  曲天感觉到我的害怕,不动声色地牵住了我的手,低声道:“别怕,没事的。把罗盘拿出来。”

  他放开了我的手,我就郁闷了。他刚才牵我的手算什么?一个提醒,就像拍肩膀一样?还是安慰?

  我嘟嘟嘴,心里不爽地拿出了罗盘。

  岑恒在那说道:“这房子够凉快的啊。李叔,你说很对的,我那边的房子,是不是会被晒的时间比较多,会比这边热呢?”

  那李叔应该是叫那警察叔叔的。中年警察一般看着房子,一边说道:“应该那是吧。相反的房子日照时间都相反的。人家这是西晒时间比你那边少吧。”

  我端着罗盘,很想说,这里凉快是因为有阿飘啊。看向了罗盘的指针,没什么变化啊,很稳定。

  曲天也看着罗盘,皱皱眉,低声道:“怎么会没反应呢?”

  “也许站的位置不对吧。”

  “走走看。”说是走走,实际上还是曲天跟着我一起走的,那几个警察的重心是在问孩子话上。什么爸爸几点回来啊?去干什么了?知不知道爸爸电话啊?

  一楼,前面是大厅,没有租出去,而是空着,放着一辆五菱车。中间的楼梯也没有异常。走到后面的厨房,指针开始不稳定了。

  当我看着那指针在慢慢转动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就漏了一拍,接着就是狂跳了。本能的我想丢开罗盘,但是理智告诉我,罗盘只是感应到了,而且罗盘是可以辟邪的。我现在更应该捧好了。

  曲天拍拍我的肩膀,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道:“捧好罗盘就行,其他的别管。”

  我看着这个厨房,很普通啊,而且厨房不是应该有灶神在吗?它……那个阿飘在哪里呢?我看不到啊。

  该死的,我的大脑在自动脑补,它在我背后吹冷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