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六章 大空亡4

第六章 大空亡4

  曲天已经站在了厨房里打量着整个厨房了。整个厨房的装修很普通,也看不出有什么能藏东西的。而且厨房不是有灶吗?灶不是应该有灶神吗?一座房子闹鬼了,那么首先他的门神就没有工作,再来就是灶神没有工作。门神和灶神在风水上是一座房子最重要的两道保护啊。

  不知道是我太过专注这件事了,还是我太紧张了,我没有听到外面警察的声音。突然一声“嗒”让我惊了一下。好在只是惊了一下,没有喊出来啊。只是心里一下漏了一拍,整个心都发毛的感觉。要不又少不了被曲天嘲笑的了。

  曲天也看向了发出声的地方。那是一个水龙头在滴水呢。他低声说道:“滴血煞。”

  “那是水吧,不是血。”我的声音都在打颤,我知道那是水,但是还是会紧张啊。

  “在风水上,这样的长期滴水,还是能发出声音的,那就是很大的煞气了。叫滴血煞,并不是说它滴下来的就是血。”

  难怪香港鬼片里那些那些闹鬼的房子都会有漏水,而且在阿飘出来之前,那水龙头里肯定滴出血来的。

  曲天走了过去,拧了下水龙头,但是却没有能关住,应该算是漏水吧。“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被打伤致死的,那应该有很大怨气的,怨气那么大,我们进房子的时候,罗盘却没有反应,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怨气被什么东西屏蔽了。能屏蔽住的,只有可能是金属。水箱!金属水箱。”

  他顺着那水管查找着水箱。目光看向了在厨房隔壁的卫生间。那卫生间只有这一扇小小的气窗,就是白天都要开灯的。他走了过去打开了灯,一时间,我们都惊住了。竟然真的有一个不锈钢水箱啊。

  这种水箱在我们这里是很常见的。就是串联在水管上的,断水一两天的时候,还能凑合着用,不是很大啊,就半个冰箱这个样,但是要塞个人的话是足够了的。

  我怯怯地说道:“他们家人,不会都吃浸过尸体的水吧。”

  曲天一边检查着那水箱,一边说道:“不会。如果是那样的话,怨气外泄,这家的男主人早就死了。这个水箱是独立出来的。”

  说着,他用手使劲扳着那水阀。虽然弄出不是很大的声音,可是却没有一点用啊。我看看身旁,那地上的一个工具箱里,正好有着扳手,就夹着罗盘,拿着扳手递了过去。

  曲天看着递过去的扳手,愣了一下,看向我,问道:“你不怕啊?”

  能不怕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接近尸体呢。虽然还没有看到里面的尸体,但是我基本上已经认定里面是尸体了。因为是相信曲天。

  我是缓缓吐了口气,才说道:“不怕。”

  “先擦擦冷汗吧。”他说着,接过了扳手,开始用扳手去打开水阀。

  我这还没有擦冷汗呢,就听着一个声音吼道:“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啊!出去!”随着这个声音的,是一个将我推开的力道。我看到了一个粗壮的男人冲了过来,拖着曲天就推开了。

  他指着我和曲天说道:“你们是小偷吧!正好警察在,把你们都关了。”

  曲天甩甩那扳手,稳定了气场才说道:“我们可不是小偷啊,不过你那水箱里,有一具尸体倒是真的。”

  曲天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呆住了,包括跟过来的警察。好一会,那男人就朝着我们吼道:“胡说!我老婆是离家出走的,这里的邻居都知道。”

  “哦,我又没有说那尸体是你老婆。”曲天满意的一笑。

  这下,那男人发狂了,不停地骂着,警察去劝的时候,连着警察一起骂,骂着还开始动手了。岑恒怎么着都是一个警察吧。他上前一个擒拿就将那男人制服了。

  中年警察站在曲天面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确定里面有尸体?”

  曲天递上了扳手:“确定。”

  中年警察再次犹豫了,才接过了扳手,走向了卫生间里,拧那水阀。没几下,那水阀被打开了,暗色的液体伴随着恶臭涌了出来。

  我差点就直接吐在那里了,转身就跑了出去。曲天也跟着我走了出来,只是他沉稳很多。看着我在路边一阵干呕,他抬头看看傍晚的天空,说道:“曾经我闻到过比这个更臭的尸臭,还要一口口吞下那尸体的肉。”

  我抬头看着他,他在微笑,那分明是曲天的脸,但是我知道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岑祖航。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接下去的事情就顺了很多。警察通知了上级,刑警过来接手了案件。我们因为算是发现是第一人,不能离开,等着警察问话。那恶臭也引来了不少的邻居路人,男人被手铐铐在楼梯栏杆那哭,小女孩也在他身边一个劲的哭。

  先来问我们的是岑恒,只是我的资料上,写着王可人,但是曲天却说,我是我爸从岑家村抱回了的孩子。其实当警察的,稍稍查一下就能知道这个是谎言了。但是一个没有血缘的,没有利益牵连的妹妹,谁在乎呢?

  第二个来问我们的警察是刑警,一个中年的警察,很能干的样子。我们又说了一遍。那警察翻着我们前面的资料,低声说道:“姓岑啊,难怪了。”

  我好奇地问道:“警察叔叔,你真信我们的话啊?”别说他了,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就靠着这房子的大空亡,断出这件家人不和,会有打架伤人的事情。再通过那房子外面的臭水沟断出女主人出事了。然后根据那滴血煞的提示找到尸体。

  警察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我认识金子零子,有过几次接触啊。”

  接着,警察就安排岑恒带我们还有那小女孩先去吃饭。那小女孩以后的生活估计就难了。不过出事了也好,至少以后她不会被爸爸打了。

  岑恒带我们去了一家路边的小餐馆,为了让小女孩安心,他给那小女孩说了很多他小时候的事情。他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孤儿院。其实孤儿院也挺好的,也有幸福的时候。说了他怎么努力,怎么一个奋斗,也说到了岑雨华。

  这些正是我们这次来的原因,正好得到了我们想要的。约定了帮他看那房子的时间之后,我们就先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曲天开车,我还是问出了我一天的疑惑:“曲天,现在可以跟我说一下,为什么让我假扮岑家的人了吧。”

  “让你把岑家的风水发扬光大啊。”

  “行了,我都陪你演了一天的戏了,能告诉我目的了吗?”

  曲天朝着我微微一笑。我再问,他再笑。

  看着他笑,我就不爽,很不爽。积累着的不爽,让我吼道:“停车!”

  曲天是本能地踩下了刹车,然后就对着我吼:“你喊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开车还不熟。”

  我没有理会他直接开车门,下车,朝着公车站走去。我以为,他留在这个世界上,需要我这个冥婚的妻子当身份证的。我们不是真夫妻,那至少也能算是伙伴了吧。可是他没有把我当妻子就算了,还是把我当棋子的。

  我的手,突然被一只有着较低体温的手抓住了。曲天拉着我,就说道:“别这样。有车!明天我带去你见见金子,你就知道这件事的目的了。这关系着很多人的命,王可人,你就别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