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七章 纯阳命金子

第七章 纯阳命金子

  我知道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好看,我也没有心情演出什么街头言情的戏码。所以我在白了他一眼之后,还是乖乖跟他上车了。

  第二天早上去了学校,下午就去拜访金子。

  我从学校出去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女生在那小花园里,围着一台笔记本,嘻嘻笑着议论着。我心里还在疑惑呢,怎么放弃吃饭时间来上网啊。又不是男生玩游戏上瘾的

  曲天的车子是在学校大门旁的停车场等我的,我一上车就没好气地说他怎么不把车子停远一点呢。万一被人看到了,这传言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曲天启动车子,道:“你上校园网看看。”

  我疑惑着,校园网里能有什么啊。还不就是学校工作什么的。手机上网,可惜我的手机还是杂牌的,上网很慢,花了好一会才打开了校园网。打开首页我就惊住了。八卦版块的图,竟然是昨晚我和曲天在路上,他拉着我的手啊。

  谁拍的啊?谁放上去的啊?想整死我啊。丽丽看到了,我还不被扒皮了啊。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区里。从曲天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来看,他应该来过这里了。之前他经常一个人出门,那时候也没有带着我啊。

  下了车子看着那高楼,跟着曲天一起进了大厦中。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阿姨听说我们找金子,让我们进门了。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超短裙,却站在一张小椅子上,正将一个关公像摆在那玄关旁的架子上呢。看到我们进来,朝着我们一笑,道:“马上就好了。”

  我低声对曲天问道:“在家里怎么放关公啊?”我家做古玩生意的,通常来买关公像的,都是工厂或者大商场什么的。当然,我家卖的公关不是什么古玩,只是放在店里卖罢了。我们家卖的那些个东西,真正的古件也不过只有十分之一的。

  “斩桃花啊!”那女人说着,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最近我哥他们那来了一个特妖精的女人,还明里暗里勾搭了我哥好几次了。我要先下手啊。岑祖航,你家这身份证还没开始学呢?”

  曲天伸手摸摸我的头:“她比你聪明。”

  那女人的脸一下就垮了,然后很快地换上了微笑,朝我伸出手来:“我叫金子,你就是王可人吧,还记得我吗?”

  对于握手这样的礼节,我还不是很熟悉,有些生硬地跟她握手。不过我真的对她没有一点印象了啊。

  金子去给我们端出了水果,大家坐了下来。金子的脸色就不大好的样子,质问曲天道:“我说你放魏华出来干嘛啊?要是我哪天出了事,你就要负责养我幸福一辈子,是一辈子啊,不是长大成人。外加她结婚的时候,送她两百万的嫁妆吧。”

  这金子也太嚣张了吧,她出事也关曲天什么事啊?就算出事了也不是这么个赔法的吧。我嘟嘟嘴,低声道:“哪有这样的。”

  我的声音还是被她听到了。她马上提高了音量:“小妹妹,能不这样吗?当初我们花了多少心思才把魏华关下面的。现在你们把他放出来了,不就为了查当年那件事的最终目的吗?可是那是岑家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啊?为什么要拿我的命来当钥匙啊?我和零子在那心惊胆颤的时候,他岑祖航在干嘛啊?躲在你们家里睡大觉呢。”

  她的命?当钥匙?我不解地看向了曲天。曲天也只是微微一笑:“放心吧,金子。我还不至于保不住你的。”

  “行了,吃饭吧,早做好饭菜等你们的。打电话叫零子过来。”

  在那顿饭里,我听了很多关于那两姐弟的事情。也知道了,金子话里的意思。岑家当年一夜之间失去了那么多的命,而现在这些事,还会影响到金子。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努力的话,金子也许就要死。不只是金子,还有很多纯阳纯阴的人,都会成为这件事里的牺牲品。

  而岑祖航,也是一个纯阴的命格,让他被魏华选中,成为了魏华第一个炼化的小鬼。可是那个时候魏华,刚吃了岑国兴,他运用道法还不熟,根本控制不住岑祖航,才有了现在的曲天。

  在我们拜访结束之后,出门我又看向了那架子上的关公。“为什么要放大门边上?不让桃花进来吗?”我问道。

  零子跟在我们的身后说道:“就我哥那样的人,不会上那妖女钩的。我姐弄这么个放这里,有点多余。”

  “用你管啊”金子嚷道,然后她才对我和气地解释道:“不是一定要放大门边的。而是看那朵桃花的生肖。她的生肖在九宫格的哪个方向就放在哪个方向。可人啊,这招我教你了啊。以后岑祖航要是勾搭上了女鬼还是女人什么的,你尽管拿去用,不收专利费的。”

  我回以一笑。我不知道这招对女鬼是不是有用啊。

  上了车子,我再看向那大厦,再看看四周,曲天疑惑着问道:“看什么?”

  “这里是不是风水特别好啊。有风水先生住这里呢。”

  曲天就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一般般。”

  “那风水先生不是应该自己看好风水的吗?”

  “宅有宅命,人有人命。什么人命配什么宅命。你要是住进皇宫去,睡了那龙床,也不见得是好事。命里镇不住的东西,只会折寿。有些人命好,住着宅命好的房子,从此风生水起。也有些人命不好,住着宅命也不好的房子,也能苦中作乐,幸福一生。如果一个人命很好,但是他住的房子不好,他的能量大的话,也能镇得住房子。而相反的,人的命不好,住个旺山旺向的好房子,也许会有助他近期的发展,但是会折寿的。”

  “哦,那风水先生总比普通人懂得多吧。”

  “那又怎么样?五弊三缺,有几个风水先生老年的时候,能好过的。你看看岑家村,全部都是风水先生。可是现在呢?”

  也是啊。看来这条路没有别人看着的那么风光啊。

  车子缓缓驶出了那个小区,我突然就觉得肩膀上的担子好重啊。原来这些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的。一有不慎,这就是人命的代价啊。

  看着路边走过的那些漂亮女人,我问道:“那个生肖跟房子怎么配啊?”

  “你还真想学斩桃花啊?”曲天说道,“我这辈子也不可能有桃花吧。”

  我白了他一眼,我想了解这个也不是跟他有关系啊。他在外面有几个女人,不,是女鬼也跟我没有关系啊。但是事实证明,这些是跟我有关系的。而且关系还挺大的。

  那天晚上,因为要赶毕业作品,我去夜自习的时间也去了画室。我这才刚到画室呢,覃茜就突然起身,拉着我就走。我还一头雾水的,就听她低声道:“丽丽在找你。”

  “丽丽……”本来想问她找我干嘛的,但是一下就记起来了。那校园网上的图啊。怎么就这么狗血的被人拍到了呢?

  覃茜直接把我扯到了画室一楼后门处,那地方很少有人来的。平时后门也都关着的。

  覃茜松开我,双手抱胸就质问道:“王可人!你什么意思啊?亏我还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呢。你跟……曲天都同居了是吧。怎么你都不告诉我呢?之前我们说起的时候,你也不跟我说一声。”

  “那个,小茜,这个我们没同居!”这种事,就是要打死也不承认的。承认了就完蛋了。

  配图:生肖在九宫格的位置。呃,图里忘记画了,下面是北,上面是南,左边是东,右边的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