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八章 天斩煞2

第八章 天斩煞2

  这种在城市里应该是很常见的,很多人都没有注意,但是却是一种很强的煞气。

  “哒哒”突然房间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让我惊了一下,赶紧抓住了曲天的胳膊。曲天白了我一眼,道:“怕什么啊。东西被风吹掉了而已。”

  他拿着房子平面图在房子里走了一圈。而我是紧紧抓着他也跟着他走了一圈。我的直觉这个房子闹鬼啊。特别是看到那卫生间的时候,我心跳就加速了。那地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啊。都干了也没人把地拖干净。

  这种老人在卫生间摔伤的事情很多,但是像这个这样摔着了,没人理,自己慢慢死在那里了。挺可怜的。

  回到客厅,曲天将那平面图放在了小茶几上,对我说道:“测量朝向。”

  我拿出了罗盘,看一眼,浑身汗毛就竖了,将罗盘往他面前推了推。那针在慢慢的逆时针转动啊。这种叫阴灵干扰了。

  曲天抬头看了一眼,道:“没事的,我比它气场强多了。你去厨房要点米来罗盘放米上。”

  “米?”

  “要不黄豆?”曲天一笑,“零子他们家的招,用黄豆的。”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啊。”

  “那就要米吧,谁家没米啊。”

  我被他那模样气着了,转身就往厨房走去。可是走近了厨房,我才想到了我落单了,而那卫生间就在厨房的另一面啊,就隔着一堵墙啊。还有那干掉的血迹……

  这么想着就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了。而且刚才曲天说的那些话,很明显这屋子里有东西的啊。

  我长长吐了口气,打开了橱柜,低声说着话。我知道我那是紧张害怕了,嘴里不发出点声音,就会更害怕啊。我低声说道:“米桶呢?米在哪里呢?这个是绿豆啊?不对,是八宝粥的。这个袋子是什么啊?啊!”

  在我感觉到背后一股凉意靠近的时候,手里拿着的那刚打开口子的袋子滑了一下,一滴的黄豆就滚了出来。惊慌中我回身一看,后面什么也没有,可是刚才那凉意是真的,真的有靠近我啊。

  我大口大口喘息着,用带着哭音的声音喊道:“曲天,曲天……”

  曲天走了过来,看着那一地的黄豆,还有那蹲在地上快要哭出来的我。无奈的摇摇头,走了过来,也蹲了下来,额头碰着我的额头:“没事的。以后……我有办法让那些东西不接近你。先拿米吧。”

  他离开了,提着米桶走向了客厅,我是赶紧跟上去啊。刚才那包正好是黄豆,他不是说什么零子都喜欢用黄豆吗?黄豆能辟邪?如果刚才那个不是正好黄豆撒出来了,那么是不是我就被那鬼贴上了呢?

  到了客厅,曲天将米捧了几捧,放在了小茶几上,让我把罗盘放了上去。调整了一下,确定水平,确定和墙平行之后,指针也稳定了下来了。

  看向了罗盘之后,曲天直接把图转到了那罗盘同方向的位置,用笔画了几个区域,道:“煞气直逼着坤宫,坤宫还正好是他妈妈住的房间。”

  我看向了对面那天斩煞,问道:“城里好多这样的天斩煞,怎么就没听说谁家死人的啊。再说这个单元的,统一朝向的,也不是家家都死人的吧。”

  “你刚才在楼下没注意到吗?这里上下楼,很多家都在阳台上装了镜子一样的玻璃,好几家是直接挂着镜子或者葫芦。这些都是用来倒煞的。不过天斩煞是大煞气。镜子葫芦什么的能倒回去几成就不知道了。”

  那看来这样的房子不能买啊。

  曲天走向了那阳台,我也赶紧跟了过去。他看着那边的天斩煞说道:“只是天斩煞也不至于死人啊。一定还有什么。”

  不过这个还有的东西,我们没有找出来。曲天拿着三张黄符,走向了那个卫生间。我扯着他的衣角,低声道:“你到这里干嘛啊?”

  “送那阿姨一程吧。”他靠在卫生间门口,折着手中的纸,撕了几下,成了一个我们小时候玩的三个角的,会旋转的东西。

  他对着那里面说道:“阿姨,我来送你一程吧。该离开了,你儿子还有他以后的生活呢。”

  顿了一下之后,他将那手中的折纸抛高丢了出去。那小玩意就快速转动着慢慢地飘落了下来。我是亲眼看着它飘落的,可是却没有听到它落地的声音,没有看到它!那小玩意消失了!

  “喂喂。”我惊得拍着曲天的胳膊。

  他看着我笑了笑,可是却又很快地叹了口气:“以后教你。”

  下了楼,楼下,那男人还在那等着我们做反馈呢。我把曲天跟我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也就是那房子是天斩煞,他妈妈已经送走了。房子要继续住的话,要布局。布局要另外加钱。

  那男人同意了,曲天却突然说道:“这房子你还是卖了吧。”

  这个和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不一样啊,就算是天斩煞也不至于就住不了人吧。我疑惑地看着曲天。曲天指着天斩煞那缝隙说道:“那边的楼,刚才我们在楼上没注意到。那楼是楼顶,形状上看,是火。正好指着这天斩煞。我说怎么就死人了呢。这个是冲着了,增加了煞气了。卖了吧。这个真不适合住人了。”

  “这……人家都知道我们家那房子死过人啊。这房价……”

  “我也没办法。”曲天不愿意多说,带着我走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估计那男人是挺头痛的。上了车子曲天就沉着脸,也不启动车子。我就笑道:“你这是干嘛?等着人家过来加价叫你布局啊?”

  曲天转过身,看着我,很严肃地问道:“刚才你怕不怕?”

  “呃,怕。”

  “那如果我有办法让那些东西都不接近你,都看不到你,你愿不愿意?”

  “这个当然好啊。它们真的会看不到我吗?”

  “看得到,但是会把你当成它们的同类。而且是很强的同类。弱一点的,看到你就躲一边去了。”

  “那是不是和金子的纯阳命一样啊。”

  “差不多吧。你愿不愿意。”

  我那是愉快的猛点头。有这么好的福利当然愿意啊,而且现在算是被他们拐上了这条道上了。我不给自己想点后路那是不行的。

  曲天看着我点头,却又犹豫了。

  “很难吗?会不会折损你啊?如果会的话就算了。”

  “不会。只是……你可能会生病,会发烧什么的。但是病好了就不用怕它们了。”

  “好,只是发烧啊,我基本上每个月都发烧一次的。吃药睡一觉就好了。”

  曲天这次还是看着我,只是看着不说话,我摸摸自己那还肿着的脸,道:“干嘛?不会是有什么不妥吧。那就先说明白了。”

  他启动了车子道:“回去再说吧。”

  直觉,他有事,没跟我说明白。

  我们的车子回到我们住的那破旧的小区,就听到曲天的电话响了起来。说是那屋主决定要卖房子了。但是那房子,他是真不想进去了。曲天的语气不大好,直接说道:“那你就找清洁工去打扫啊。你妈我是送走了,其他的我可不管啊。你们当初是怎么做丧事的啊,老人还留在里面都不知道。”

  这是我第一次听着曲天的语气那么恶劣的。又听了一会,曲天就挂了电话了。他说道:“那家媳妇说不办道场了直接火化了。怕亲戚知道老人死家里硬了才发现,他们丢脸。哼,现在的人啊。她就不怕晚上睡不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