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章 凶宅变旺宅1

第九章 凶宅变旺宅1

  回到家,我就发觉了曲天的心事重重。反正他就是不开心的样子。人家都说,女人的心思很难猜,我看鬼的心思也很难猜啊。

  弄得最后晚饭的时候,我都的去学校跟覃茜一起吃的。

  顶着那张还是那么红肿的脸,少不了被人说几句。不用多说,昨天的事情已经有人添油加醋地全校散布了。

  大家对于我这个把丽丽挤下去的女生都很不爽。要知道大学里的恋爱,都是毕业了分手了。人家那对可是打算结婚的。得到了很多同学的大力支持的。现在跑出一个我来,人家能舒服吗?

  不舒服也没办法啊,现在这个局面也不是我想的。覃茜也因为这个说了我几句,还不是说我勾搭上了官二代都不跟她说一声什么的。真以为我想勾搭啊。

  吃过晚饭,学校里我是不愿意待着了。回到家里,曲天竟然不在,他心情不是不好吗?那么他还能去哪里啊?

  心烦,我干脆洗澡上床睡觉去。也许是今天真的累了,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可是梦里,却出现了那冲着天斩煞的房子。我梦到自己站在那阳台上,对面的那两座楼朝着我挤来,我被挤在那缝隙中,有种呼吸不了的感觉。

  凉意,让我回头看去,就看到了卫生间里溢出的血迹。滴答的血滴声,让我惊恐地往后退。可是后面就是阳台了。那阳台的栏杆竟然没有拦住我。我要掉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微凉的手抓住了,将我拉回来,抱在了怀里。我看着那抱着我的男人,很陌生。穿着那种中式衬衫,五官也很立体,那薄薄的唇,唇线却很明显。高挺的鼻子,高高的额头。对了我见过他的!在那场篮球赛上,他就坐在我的身边。

  他是……岑祖航!

  “岑祖航?”我低声叫道。

  他低着头看着我点点头,算是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迷迷糊糊中感觉回到了我那张小竹床上。不过不对劲啊,因为身体的的触感不对啊。我的衣服呢?

  迷迷糊糊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一切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越来越超乎了我的接受能力。我惊叫着推开了身上的人。猛地坐起身来,大口大口喘息着。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梦,真的只是一个梦罢了。我怎么可能会跟一个鬼那样这样的呢?

  擦擦额上了冷汗,苦苦一笑:“做梦呢。”话毕,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我看到了那在我床前的一双鞋,那鞋子明显就不是现在会有的款式。黑色的老布鞋啊。

  再往上面看,那分明就是一个人啊!不!是一个鬼!是岑祖航!

  他……他不对啊!他的鞋子是穿得好好的,裤头却是已经松开了。衣服压根就没有穿。这……和梦里的一模一样。那么刚才的那个梦……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啊!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啊?你不是人!呜呜……”

  事后想来我的那句不是人,还真是一语双关了。平时看曲天看多了,我还能对着曲天吼几声的,但是岑祖航这个鬼,我对他还是很陌生的。他的这张脸我也只是第二次看到。

  “哭什么?又没有真正做。”他说着。他的声音和曲天也不一样。听着比曲天要成熟很多。而这些都是我陌生的。如果,这些是曲天来做的话,我……我的心好乱。

  “你先出去!”我说道。

  没有脚步声,没有开门声,他就这么消失了。

  曲天,岑祖航,我第一次那么清晰,那么肯定,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我能对着是岑祖航的曲天笑,能对着他吼,能理所当然扯着他的衣角。可是面对真正的岑祖航,我连好好说话都做不到。

  我突然就想明白了,今天他说的能让我沾染上鬼气,让那些鬼都不敢招惹的办法,应该就是这个吧。难怪他今天不肯明说是什么办法。而我就是那么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的。

  在床上一直想着这些,直到天亮了,我才睡着的。而这一觉我是直接睡到了下午。

  下午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曲天,只有着客厅桌面上的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是繁体字,写道:我和金子零子去xx区xx路34号,有消息说那里有炼小鬼。

  看到字条,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换衣服拿着字条出门了。我知道我这么赶过去很危险,可是从几年前,我的血沾到那盒子的时候,我已经卷进了这件事中。而且也听说了金子零子的故事。他们都能为自己的命运去努力,我为什么还要缩在后面呢?再说了,这大白天的,大不了我不靠近就行了。

  上了的士,把地址报给了那司机。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那地方啊。也就是大白天的。如果是阴雨还是晚上的,我都不敢拉你去啊。”

  “那地方怎么了?”我问道。

  “你不知道啊?那地方可是我们城市有名的鬼宅呢。青砖房子,几十年前的房子了。开门就对着不远处的山坡,那是殡仪馆的陵园啊。就那房子前面的两栋楼,就是安置工程的房子。现在的安置工程啊,也不管什么好不好的,哪里便宜在哪建。听那边的人说,那青砖房子可是闹鬼厉害着呢。”

  司机一路上给我说了很多那房子的事情,把我说的心里惶惶的。不过真的到地方了,我却一点也不害怕了。

  看看那空地上停着的车子。曲天那辆车子我认识。在他车子的旁边,可是还有着好几辆车子呢。在靠近那房子的地方,还有闪着警灯的三四辆警车呢。而在那据说闹鬼很厉害的青砖房子里,进进出出好多人啊。还有一大群围观的群众,就这架势,就算闹鬼,估计也闹不起来吧。

  我挤在人群里,却看不到曲天,也看不到金子零子。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们打电话。可是金子零子的电话我也没有啊。打给曲天吧,可是昨天我们还闹了那样的不愉快的。

  我正犹豫着呢,尸体抬出来了。盖着白布,看上去也就是一个初中生的样子吧。瘦瘦小小的。跟在那尸体后面出来的是几个警察,再后面就是曲天和金子零子了。

  曲天看到了人群中的我,跟金子零子说了一声,就先走到一旁的柚子水桶里,洗了手,走向我。

  这个时候面对他,我觉得挺尴尬的,就连笑都是僵着的,那压根就不叫笑,叫脸部肌肉抽搐。

  曲天低声说道:“死了一个纯阴命的男生。不过抽魂没有成功。应该就是魏华干的。地上的血迹很多,很浓。是魏华的味道。”

  我确实是惊了一下的。因为我没有想到来得那么快。之前就听金子零子说过了这些事情的联系了。我也知道我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也太快了吧。如果不是我们放出了魏华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呢?

  “如果我们没有放出魏华……”

  “没有如果!”他打断了我的话。看着他那紧皱的眉头,我想他现在也不好受吧。所以我赶紧换了话题:“这房子风水好差啊。这就是传说中的颠山倒水格局,还外家阴灵汇集了吧。”

  曲天白了我一眼,压低着声音道:“不懂别乱说,这个可是难得到好风水,魏华才会选这里的。想运用这里的聚气格局,抽出最完整的魂的。可是他的身体应该还不是很配合,让他连基本的抽魂都没有完成。”

  (关于颠山倒水,这个是宅命的一种,是最差的格局。就是在给房子做风水排盘的时候这房子既不旺财也不旺人丁。关于排盘,后面会慢慢说到的。山向前面说过了。不会的在群里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