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九章 凶宅变旺宅2

第九章 凶宅变旺宅2

  “那么那个男生……”

  曲天侧过头,在我耳边压低着声音说道:“晚上我们在这里收魂,导魂入体,然后就按假死来算的。他还死不了!”

  他的气息扑在我的耳朵上,这种暧昧的姿势,让我禁不住想到了昨晚那赤裸相贴着的感觉。脸上一阵发热,别开了头,跟他拉开了距离。

  我的这个动作换来了曲天的皱眉,他也稍稍远离了我。尸体只是被放在了外面房子的阴影里,这也只是警察做给大家看的罢了。要不然还要说警察来了,连尸体都不放下来的。

  这个时候,家长哭着喊着过来了,听说那还是一家住在市区中心的孩子,被弄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真是有够可怕的。

  金子和零子将家长推进了那屋子中,估计是说晚上的事情的。曲天没有提要回去,我也不好提啊。这样,晚饭的时间围观群众都散去了。警察也撤走了一批。那先离开的警察还在那埋怨着上司,说他们上司怎么没有按程序去处理呢。

  虽然距离远,我还是看清了那边和零子说话的警察,就是上次那大空亡死了人的房子,找我们问话的警察。

  最后留下来的,也就三个留守的警察,还有我们四个,加上孩子的家长。这个地方本来就有鬼屋的传说,现在还真的离奇死了人了,到了晚上,谁还愿意在这里啊。

  有警察送来盒饭了,没有想到我们也有份啊。那个警察把盒饭递给我们的时候,还特别看了看我和曲天,说道:“哟,现在的风水师怎么都这么年轻啊?”

  我缓缓吐了口气,看着身旁的曲天,他可是一个正宗的六十多的老头啊。

  吃过饭,大家安排了一下,决定让零子来完成导魂入体的仪式,让曲天要注意附近的魏华。现在魏华是什么情况,我们都还不知道呢。

  零子用罗盘找出了生门,竟然是在那房子的客厅里。那孩子可就是在那死的啊。我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曲天说,八门是随着九宫飞星不停运动的,那时候,在这里抽魂,而这个时间,这里是生门,适合倒魂入体。

  孩子的爸妈负责叫魂,警察因为身上有警服都躲车子里去了。而曲天因为身上有强大的鬼气,会影响到孩子生魂的判断,所以也被要求躲车子里去了。

  这样一来我和曲天就只能在车子里,看着外面那模模糊糊的几点亮光,听着孩子爸妈一声声对孩子的呼唤。

  引魂灯忽闪忽闪的,还真担心它会灭掉呢。

  我突然想到了曲天。他虽然用罗盘,但是很少,要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话,拿罗盘的,肯定的他,他是碰都不会碰到。红线铜钱他也有,但是也没看到他用啊。倒是见过他用没有写字的黄符纸折纸来着。这个引魂灯,他压根就没有。

  估计就是因为他的体质问题吧。

  “曲天,你为什么不用引魂灯啊?”

  曲天躺在车子的座椅上,这样的仪式对他来说应该是很残酷的吧。因为我知道他也的被魏华抽魂的,那个时候,没有人为他做收魂,要不然,说不定他也能活下去的。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猛地坐了起来,说道:“魏华靠近了。”说着他就要打开车门。

  我急了赶紧拉住了他:“喂,你不能出去的。零子说……”

  他看着我拉着他的手,低声道:“你只会拉着曲天。”

  “呃,我怕。”我紧张了,这种时候,让我落单,我真的会害怕啊。曲天掏出了黄符纸,凌空画了几下,塞给我,就下车冲向了那边的陵园。

  我看着那张空白的符纸,心中还是很紧张啊。我想过去到那边警察的车子上去,至少我知道那上面还有三个警察叔叔呢。可是我现在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

  外面渐渐的听不到一点声音了,也看不到那火光,整个世界就好像笼罩在黑暗之中。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我只能听到我自己心跳的噗噗声,不由地又捏紧了手中的黄符。

  在这样的紧张之下,时间过得很慢,但是也总有过去的时候。车窗外传来敲窗的声音的时候,我是整个人都跳了一下。听到金子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我赶紧打开了车门。

  金子接着手机微弱的光照照车子里,伸手将车子大灯打开了,然后问道:“岑祖航呢?”

  “他说魏华在附近,就朝着那边陵园去了。”

  金子皱皱眉,道:“怎么这样啊,丢你一个人在这里。他也不怕你出事的。抓着什么呢?”

  我将那符递给了她,她接过,前后翻了翻:“什么也没有啊?”

  零子也走了过来,抽走了那张符,用手指沾着口水在符上擦着,说道:“凌空意念画符。修真的都会这招。喏,这样就知道了。哟,分魂呢。”

  金子皱皱鼻子道:“脏死了。你毁了人家的符,你就在这里保护人家吧。”

  “什么是分魂啊?”我问道。我分明就看到了零子在说分魂的时候,有着惊讶的语气在里面。

  金子笑着拍拍我已经基本消肿的脸颊,道:“小丫头命不错呢。肯有一个男人为你用分魂呢。这个就是将一个信息留在你这边。如果你出事了,他能感应到。如果找不到你的话,他也可以放出血,用血和魂的感应,找到你。很厉害吧。”

  “姐,我也为你用过分魂啊。你怎么就不说你命好呢?”

  “你是为我好吗?你是为了你的命,同时顺便让我扯着衣角而已的。别说得那么高尚的样子啊。”

  听着他们两姐弟说话,我刚才的紧张都消失了。问了那孩子的情况。孩子已经活过来了。指着那边,警察已经过去了,把人直接送医院去。就说孩子白天只是假死,晚上自己活过来的就行了。

  等了好一会,曲天回来了。我能闻到他身上那异常浓郁的血腥味,光线不好,我也看不出他有没有受伤。

  跟金子零子道别之后,我们就先回去了。车子已经启动,我的目光还在看着那边的那座房子,低声道:“怎么看都像鬼屋啊。”

  曲天倒着车,跟我说道:“白天你没有注意吗?这个房子完全符合藏风聚气的格局。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它的青龙位高大,白虎位低伏,后面那两座安置工程的房子,正好当了玄武,还是一座比一座高的好靠山啊。门前开阔,远方有水,再远一点还有绿山环绕。山向也好。要是谁把这里重新装修一下,换了天心,算做八运的房子的,不出三代,准有将相之才。”

  “那我也不要在这里住。买菜都不方便。”

  曲天只是笑笑没说话。我看着那张零子放在车子前面台子上的黄符,犹豫了一下问道:“他们说,你那张符用的是分魂,很厉害的法术呢。”

  “没什么厉害的,零子也做得到啊。平时不用分魂只是怕真出事会分心罢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给我这个?”

  曲天看着我笑笑,却没有说话。我的心沉了下去。曲天对我算什么?我对于曲天又算什么?

  (小知识,房子是在哪星当旺的时候,我们就叫它几运的房子。每二十年是一运。2004年以后二十年的房子叫八运房,2004年之前二十年的房子叫七运房。到底为什么这么分,那就要从九星飞伏来说了。重新装修的,换了天心的,按装修之后的时间算。亲们,你家是几运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