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章 反弓煞1

第十章 反弓煞1

  这里是郊区,这都临近殡仪馆了的。郊区的路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的,就算是沥青路面也是一个个大坑的。

  曲天开车很小心,本来他开车就没几天,我就奇怪了,怎么他这个无证驾驶,就没有人来抓呢?

  车子摇晃着,在一个转角划过。车灯扫过了前面的景物。因为不熟路,我还以为这是要直接冲到人家家里去呢。我还心跳漏了一拍呢,感觉这个路就是在人家家门前转弯的。

  曲天继续开着车,一边说道:“那家人,出不了半年准有人死的。”

  “为什么啊?你咒人家啊,大半夜的不要说这种话。”

  “那是反弓煞。那么大的煞气直冲大门。有本事他别开门,别开窗啊。”

  我回头看去,可是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了。

  这大半夜的从那些地方回来,本来就很不吉利啊,本来我想说是就像我爸进了新古董一样,拿着古董在火上晃晃在进门的。那我们就把自己在火上晃晃再进门吧。可是我的这个提议被曲天拒绝了。他是拉着我直接往楼里走去,说什么过火是人做的事情。不是我们两的事。可是他不是人,我可是人啊。

  这件事第二天就成了我们这城市的头版头条了。离奇死亡的初中男生,竟然是假死的。活回来了!

  可是这条新闻只红了一天,就被第二条新闻淹没了。那是一起tkv的打架斗殴。打架的人都是轻伤,可是死了一个围观的人啊。

  他够倒霉的。就是听到有人闹事的时候,跑出来,被人家撞了,直接撞下楼去了。滚下楼梯大概也死不了吧。偏偏撞了人家堆在一旁的啤酒箱。那好几层的啤酒箱啊,就掉下来两箱,直接砸后脑上了。

  这件事,那tkv的老板是关门赔钱了啊。

  不过这件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的日子还是照样过的。只是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把罗盘放在了我们相邻的那墙边上。我骗不了他的,我不喜欢那天晚上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岑祖航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可是过了一个星期之后的一个晚上,曲天却是直接去画室找我了。好在他没有进画室啊,而是打电话进来,让我下楼,他就在楼下。

  我匆匆收拾东西就下楼了,就担心他要是上来的话,那我跟同学们都没有办法解释了。下了楼,我还责怪道:“你就不会在家里或者在那边转角等我啊?这让人看到了……”

  曲天脸上沉了下去:“你很丢脸啊?”

  “呃……”

  说句实话,和曲天在一起,应该是我让他丢脸了吧。他的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

  “上车!”他没好气地说着,进了车子里。我看看四周,这种时候,夜自习还没有结束,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们,我才飞快地钻进了他的车子中。

  车子驶出了学校,驶向了郊区。看着外面越来越偏僻的景物,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要把我带到郊外去先奸后杀了。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我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呢?他要完成他的计划,可是需要我这个身份证的。所以我绝对不能死。

  “笑什么?”曲天问道。

  我说道:“笑你会不会把我拉到郊外去先奸后杀啊?”

  “脑袋怎么长的啊!”他说道,“去约会就不行啊。以后要合作的机会多的是呢。”

  “有去殡仪馆约会的吗?”我认出了那条路,那是通向殡仪馆的路。可是车子却在一个转弯的地方停了下来。

  在车灯熄灭了之后,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也看清了这里的景物。车子就停在一座房子面前,很普通的一座三层的小楼,就像我们这里很一般的自建房一样。

  我想起来,这个就是上次曲天说的那个反弓煞。“来这里干嘛?”我问道。

  曲天一边下车,一边说道:“一个星期前,tkv倒霉死掉的那个,就是这家的。我说得没说错吧。准死人。”

  我倒吸口气,不得不说,风水有时候很神奇。

  他下了车子,我也跟着下了车子,问道:“那我们来这里干嘛啊?”

  “打岑家的招牌啊。一会我去敲门,你就去跟他们家人说,让他们在门前斜着建一堵墙,把路口的煞气挡住。要完全挡住门。”

  “这样,人家会信吗?”这种事情,要是让我碰上了,我都不会信的。

  可是曲天却已经去敲门了。这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也许是因为这家人刚出了事吧。在这个时候说这些,他们竟然都接受了。

  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老年男人,看上去也有五十好几了。他听着曲天说他们家风水不好,那是赶紧问道:“能化解吗?”

  曲天看向我,我把刚才他交代的话,说了一遍。什么反弓煞啊,什么斜建墙当门啊,我自己都发觉我说得挺顺的。

  那老男人看着我们犹豫了一下,问我们是哪家的?曲天说道:“岑家。这是岑可人。”

  “岑家?”他的眼睛一下放光了。五十多岁的年纪,不知道对岑家有没有印象呢?当初那么大的事情,这附近的人应该都知道的吧。看他那模样,就是知道的。

  曲天带着我离开了,上了车子,那老男人才想着给红包,在他匆匆回去拿红纸的时候,曲天已经开车离开了。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也不过是平时刚下夜自习回去的时间罢了。曲天说道:“不错啊,有模有样的。过个半年,你就比金子更像师太了。”

  “岑可人啊,我可不想给你们岑家丢脸的。”说完这话我发觉不对了,这不是回学校的路啊。我问道,“去哪里?”

  “约会啊。”

  我是一头的雾水,什么约会啊?他不会又拉我去哪里,让我去宣传他们岑家的招牌吧。

  可是车子却停在了江滨公园。江滨公园啊,闹鬼的地方啊。这里传出了不知道多少的鬼故事了,甚至有人在这里拍到过鬼照片呢。

  “下车吧。”曲天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这里晚上很可怕的。”

  曲天缓缓吐了口气,道:“还没几个鬼比我可怕的。”

  就他那张脸说这句话,真让人讨厌啊。我白了他一眼,下了车子。曲天也下了车子,让我等了一下,他就跑到街道对面的小超市买了一大袋子的东西过来了。过来了也不说一句话,牵着我的手,就往那江滨公园黑暗的地方走去。

  “喂!慢点!”不知道为什么,他走得很快。在这样的黑暗中,我的眼睛还没有习惯那黑暗,走在那些怪石上面磕磕绊绊的。有一次还差点摔倒了,还是曲天扶了一把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曲天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既然他心情不好,为什么还要找我来这里啊?

  终于他停了下来,将那些东西放在大石头上,就说道:“等我一下。”说着他就跑向了车子。

  这个人也太奇怪了吧。他不会是想把我丢在这闹鬼的地方来练胆吧。就算以后会遇到鬼,那也不用把我一个人丢这里吧。这里白天还行,晚上真的很可怕的。

  我急了,拎着那包东西,就打算追他去。可是这才跑了几步,我就证实了他那速度觉得不是人类的速度。我还没有跑出个二十米呢,一块大石头后面闪出了一个身影,我的身体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