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章 反弓煞2

第十章 反弓煞2

  身体整个就僵住了。我……竟然穿过去了!我缓缓回身看着身旁的……鬼,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岑……祖航。”

  岑祖航将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冷冷地看着我,然后转身走向了刚才的大石头上坐下。我也只能提着那东西,跟着坐在他身旁。

  他没有说一句话,我侧着头,借着河堤的灯光看着他。他还挺好看的样子呢。他从那大袋子中,拿出了一包薯片,撕开了,递给我。

  我看着那手中的薯片,愣了一下才说道:“这是……约会啊?”应该算是约会吧。一男一女坐在河边,看着风景,吃着零食。

  他还是没有说话。我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薯片,手指无意间碰触到他的手。微凉可是没有穿透的感觉。“为什么刚才我可以穿过你呢?”

  “意识!我想要穿过就能穿过,不想穿过就不穿过。”

  沉默了。安静的河堤只有着我咬着薯片的声音。真的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他就是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有着代沟的陌生人。

  看着面前那弯曲的河,波光粼粼的,应着对岸的霓虹灯,还真好看呢。熟悉我们城市的人,都知道,我们城市市中心有着一条“几”字形的河,从我们这个角度看去就好像是一条圆形的河了。风水上说山向,向也有水的说法。水指我们平时说的水、河什么的,也指路。路上跑动的车子,带着气影响风水。那房子是路反弓着,而这里是水反弓着。

  我想到了反弓煞,问道:“这河算是反弓煞吗?”好像也只有这种话题能跟他说上一下吧。

  “算。你看弓里面就是房子,可是这边反弓却没有房子而是建了江滨公园,这个就是用绿树做一道屏障把煞气挡在这里的。”

  “难怪啊。那如果这边建房子呢?”

  “那就肯定是不断出事的。”

  “水的反弓用树挡着。那么路的反弓呢?”

  “用水挡着。在房子前做喷泉。不过这个一般是大酒店什么才用的。自己家里,就建个斜墙挡着就行。”

  沉默了,又是沉默了。我继续吃着我的零食,看看他,低声说道:“这衣服还真土。”

  我觉得我说得很小声了,但是他还是听到了。他白了我一眼道:“这么多年就没人给我烧过衣服。”

  “那……那我明天烧给你好了。”说人家坏话被听到了,我脸上微红着,马上表态讨好啊。

  又是沉默,真的不知道应该跟他说什么才好。看着那么一大袋零食,他应该是早就想过今晚的约会了吧。而且刚才问他的时候,他也说是约会的。那么就要有点约会的样子吧。

  我鼓起勇气问道:“我们算约会吧。”

  “嗯。”

  “那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解地看向我,我解释道:“就当是约会吧。”

  “岑祖航。”

  “你多大了?”

  “二十七。”

  我看着他那脸,还有没有皱纹。“嗯,那就二十七吧。反正你看着也像二十七。”我将一包小饼干递到了他的面前:“你要不要吃。”我的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我是在给一个鬼递东西啊,是不是烧给他比较好啊。

  他看了看那小饼干,好一会才说道:“我不吃。”

  “可是上次你不是也买这个回家的吗?我看到你丢在客厅小桌子上了。”

  我的话一说完,岑祖航就提高了音量:“那是曲天不是我。我不是曲天!”

  他生气了。看着他那样子,和曲天一点不像,就连说话的声音都不像。我没敢吼回去。如果是曲天的话,我想我会吼回去吧。毕竟那么熟了。可是面前这个岑祖航,我连说话都要在心里想几遍才说出来的。

  再次沉默了,我吃着东西,他看着河面。我们就在河边吹了两个小时的风,直到我把那些零食都吃完。站起身来,拍拍手,拍拍屁股:“回家吧,河边挺冷的。”

  他站起身来,缓缓说道:“以后冷了,可以跟我说。我感觉不到。”

  我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睛,心里冒出了一个词,体贴。他这算是体贴吗?他转身朝前走去,我也赶紧跟了上去。“喂,你跟你之前的女朋友也这么约会的啊。都不说话?”

  他依旧不说话。好像除了说风水上的事情之外他很少说话的样子呢。他没有回答,我也就顺着说道:“那你当曲天的时候怎么就那么能说话呢?”

  我的话一问完,他的脚步就停了下来。他好像很在意别人把他跟曲天混在一起啊。我怯怯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曲天。”

  他突然就转过身来,靠近我,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用他的唇碰了碰我的唇。微冷,但是是柔软的。我惊住的时候他已经放手了,也只是轻轻的碰一下罢了。他放开我,退后了一步说道:“曲天不会亲你!”

  说完他就继续往前走了。是啊,曲天不会亲我,对我上下其手,淫荡犯贱的只有岑祖航!怎么那个年代的男鬼也这么大胆啊!郁闷!

  就因为郁闷的那一小会,我和他拉开了距离。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说:“过来啊。过来啊。”

  我本能地回身看去,在漆黑中却看不到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动静。心里正想着这是听错了吧。可是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渐渐的我感觉,我没有了意识。模糊中好像我的身体自己在动。

  在我重新有意识的时候是一只手臂紧紧箍住了我的腰。身后是那个微凉的身躯,他的下巴就抵在我的头顶而我们站着的地方竟然是河边的大石头上。我这是再走几步就要跳河了啊。我刚才明明就是朝着那边停车的地方走去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头顶上传来了岑祖航那冰冷的声音,他就吐出了一个字:“滚!”

  那边的竹子丛,摇晃了几下,平静了下来。

  岑祖航没有放开在我腰间的手,说道:“以后晚上在这样属阴的地方,听到有人叫,你就加快脚步往前走。别回头。回头就吹灭了你自己的阳火,容易被鬼控制。加上这里本来就是反弓煞,人更容易受这里的气场影响的。”

  我这是……捡了条命!我大口大口喘息着,手压在了胸口不让心跳快得就想要跳出来一样。

  头顶传来了他很轻的声音,说道:“你八字轻,要学这个,注定是要遇到这些东西的。我真应该……让你沾上鬼气的。”

  我猛地回身推开了他。如果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说的沾上鬼气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么我就真的是蠢的了。

  看着面前的岑祖航,我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所以我选择了什么也不说,直接朝着车子那边跑去。

  我没有车子的钥匙站在车子旁看着那车子驾驶座上的趴在方向盘上的曲天,回身又看到了走过来的岑祖航,第一次有着很强烈的恐惧感。车子里的曲天只是一具尸体啊,那只是一具尸体!我好几次扯着衣角的,拉着手臂的,都只是一具尸体。而朝着我走过来的岑祖航是一个鬼,一个几十年前就死了的鬼。

  我没敢靠近车子,缓缓蹲下了身子,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来。这些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平时不去多想。而现在摆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怎么去回避呢?

  “哒哒”的声音,车门打开了曲天,不,应该说的岑祖航下了车子,走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