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一章 婴灵1

第十一章 婴灵1

  “走吧,回家。”他轻声说道。

  我长长吐了口气不让自己哭出来,站起身子,走向了车子。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是选择坐在了后座。

  他启动了车子,却没有开出去。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可人,我还是我。一直都是我。”

  毕业作品很让人头疼,特别是我和曲天同居的消息,已经飞满了整个学校。在大家看来我就是一个挖墙脚的小三。走在校园里都会被同学小声议论的。平时和比较要好的几个同学也都不跟我说话了。也只有覃茜这个闺蜜还会跟我在一起。

  毕业作品老师第一次点评的时候,我的作品被同学批得那是一文不值,屁都不如。本以为老师会给几句公道话的。谁之后那老师就说了两句话:“可人,听说你和曲天在一起了。那好啊,以后你的工作肯定就不愁了。那么推荐的位置就留给其他同学吧。”

  我的画,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啊。

  心情不好,我也不想待在学校了,干脆就慢慢走回家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把我和曲天住的地方叫做家了。

  从学校后门出来到那小区要走过一条二十多米的小巷子。巷子两边都是三四层的自建楼,有些年代了。

  我走过去的时候,从一家人敞开的大门,看到了客厅里一个年轻的女人,在叠着金元宝。她的身边已经放着两大筐金元宝了,还在继续折着。

  这又不是清明又不是鬼节的。她折这么多干嘛啊?而且看着她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也这么信这个啊。

  回到家里曲天竟然在家。他正在拥着真正的曲天留下来的笔记本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岑祖航会用电脑倒是让我有些意外的。

  自从那天夜晚之后,我们就很少说话了。而且也不太碰面。如果不是今天我提前从学校里回来的话,估计也见不到他的。

  他在桌子前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今天回来比较早啊。”

  “嗯。”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把刚才看到的疑惑说了出来。那女人折这么多元宝干嘛啊?

  曲天皱皱眉,然后说道:“最近没有烧纸的节气,那么多的量也不像是去十字路口烧的。那么就之有一个可能来了。她是准备还阴债的。还阴债啊,风水先生拿不到多少钱。看着付出的钱大多都是花在元宝上了。一般都是上万块的钱,风水先生拿个几百,其他的都买金纸来叠元宝的。”

  “那她干嘛要还阴债啊?”

  “也许不顺利啊,或者打胎了心里不安啊,什么的。”曲天说这些的时候,手上掐指算了算,然后一笑道:“他们家房子出了问题,拿罗盘,过去看看。”

  “喂,我们就这么过去不好吧。”

  “她现在正不顺利着呢,这个时候去,都信的。”给曲天说了,我也好奇心重的,就这么抱着罗盘跟着曲天过去了。

  我们过去的时候,那女人还在那折着元宝。一旁的元宝都快要堆成小山了。看到我们进来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找谁啊?”

  曲天推推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个开场白啊。在哪里呃了好一会才说免费给她家看风水,因为我们是跟家里刚学的。看她开门就进来了。还是说这是有缘啊。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让我们看看了。

  曲天让我测量了房子的朝向。我问清了是八运的房子测出了朝向之后,曲天直接用手机排盘了。我还好奇地探头去看。这个好像还是他跟零子要是软件呢。

  曲天将排好的盘给我看,我拿着他的手机在房子一楼走了一圈。曲天问道:“有什么发现啊?”

  “没有,房子挺好的啊。”

  然后又问那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女人,问道:“大姐,你睡哪个房间啊?”看房子内部,重点就是她家大门,主卧室和灶台。既然是这样,那大姐在叠元宝那么一定是她有不顺利的。

  那大姐打开了一楼后面的一个房门。我还很奇怪呢,三四层的楼,怎么睡一楼房间啊。那女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他们说住一楼接地气,容易怀上孩子的。”

  原来是为了怀孩子啊。我看看手中的手机,这个朝向正好是两个8,双星会向,还是会在山这边,山主人丁,水住财啊。看来他们家有人帮忙看过摆过局的了。

  我走进了房间中,很一般的房间,采光什么都不错。只是这么漂亮的房子,怎么在房间角落放着空坛子呢。我一看就知道是空坛子。因为我们这里有腌酸的习惯。酸坛是不放房间的,而且上面沿必须有水。就算是腌酸笋,上面有些是不放水的,但是也绝对不会放在房间里。

  曲天直接蹲下身子,敲敲那空坛子,回音表示着,那里面确实是空着的。曲天说道:“这个倒过来放。空坛子很忌讳的,不用就倒过来。”

  他刚说完,我就隐隐中听到孩子的哭声脱口而出:“家里还有孩子呢。”不对啊,刚才那女人还说住一楼是为了怀孩子的。而现在那哭声很明显就是很小的孩子特有的声音啊。

  女人皱皱眉道:“是啊,不是我们家的。我也经常听到,孩子哭得特别让人心寒的。在晚上,基本上是整夜整夜的哭啊。”

  我还表示着同情的时候,曲天却一个冷笑道:“你真该去还阴债了。还有那边。”

  顺着曲天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那窗户外不过三四米的地方,有着四个信号箱啊,还都是超级大个的。在信号箱的上面就是一个同样很大的变压器。

  曲天说到:“这个房子在房子的坎一宫,坎一属水,水主智,也主财,同时也是性。你们窗前就这么多的信号箱还有变压器的。这些都是火,水克火,可是克不过,你们能量不足,被它感染了。只排盘看,这房子确实适合生孩子,但是现在看来,住在这里连性欲都没有吧。”

  他说得很顺,我和那女人都是红着脸,站一边不说话。他这种大男生,怎么能说得那么自然呢?就算他是老头子那也是披着年轻英俊外壳的老头子了。

  我想着那边是火,中间弄个喷泉吧,也能隔开的。但是那是有变压器的,有喷泉人家也不给开水的。

  曲天继续说道:“用土,弄几块大石头,挡着就行了。或者就用砖头码在那就行。”

  我见过街上人家店铺门口对着变压器或者信号箱的。人家就在店面大门前相对应的位置放鱼缸。在水克火没有办法实现的时候。就可以用土泄火了。

  我走向那窗子看向那边的变压器和信号塔的时候,曲天走出了房间,走向了厨房。不用说去看灶台去了。灶台也会影响家里的人丁的。

  而我还在窗前研究着,这么高的变压器,怎么挡得住的时候,就又听到了那个孩子的哭声。那孩子边哭边说道:“姐姐,妈妈不要我了。妈妈不要我了。”

  “啊?”我愣了一下,本能的发出了声音。但是看看附近没有任何的孩子啊。而且那孩子的声音很明显就是刚出生几个月的,怎么就会说话了呢?

  “哒哒哒哒”好像有什么东西朝着我爬了过来。脚踝上一阵凉意。我害怕地赶紧踢踢脚就往外跑去。

  而我跑得有些急和正从厨房里出来的曲天撞了一下。他赶紧抱着我,稳住我的脚步。我抬头看向了他,发觉他并没有看我,而是狠狠地瞪着我左边肩膀的上方。

  “曲天……”

  “没事的,我们先回去吧。让人家好好叠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