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一章 婴灵2

第十一章 婴灵2

  刚走出那家门,我就感觉不对了,肩膀凉凉的。我转头看去,却看不到什么东西啊。

  曲天伸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虽然他的体温也偏低,但是总比那凉得沁骨的感觉好多了。

  “姐姐,妈妈不要我了,你要我吧。我不想离开。”总感觉有人在离我很近的地方说话。我还没有回答呢,曲天就说道:“找你妈去,谁的债你叫谁还!”

  “什么?”我问道。

  曲天侧过头,对我一笑:“不是跟你说的。”

  “哦,那他们家那些空坛子也够奇怪的。怎么摆在睡觉的房间呢?”

  “那本来应该只是杂货房的。为了要孩子才搬下来住的。不知道是那个先生给看的。没看外部形势,也没有注意屋里的禁忌。最重要的是……”他又看向了我的头顶,“连个小东西都不处理好,就算怀上了孩子,也能给她弄流产了。就算生下来,也能给她弄夭折了。好一点的,能活下来,估计也是病秧子。”

  “小东西?这么厉害?”我想了一下,才想到了我几次听到的那个声音。一个懦懦的孩子的声音。哭声,姐姐,是婴灵!

  我当然知道婴灵了。高中的时候,跟着同学们一起看鬼片,就看到过这个。据说这个要是凶起来也很厉害的。而刚才那个声音,说让我要它。那是不是就是……

  “曲天,那个孩子……”

  “没事的,它是凶了一点,也没沾过人命,没我厉害。”

  “啊!它真的跟着我了?”

  “嗯,在你头上蹲着呢。”

  我僵住了,不会走路了。整个头皮瞬间都感觉到冷得发麻。曲天看着我,拉着往前走去:“谁叫你答它的话了。放心吧,没恶意,晚上叫零子过来捉去养着吧。”

  就因为这样,我连晚饭都没有心情吃。就这么坐在客厅的旧沙发上等着零子过来。我们两都不做饭的。曲天吃得很少,我也是经常在学校吃的。现在这个样子,曲天只好出门去打饭回来了。

  让我一个人和一个小鬼留在家里,我是一动都不敢动的。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了,这个婴灵至少也跟着她好一段时间了。难道她就没有一点感觉?她就不怕的啊。

  夜幕降临了,我看着墙上的钟,显示着已经六点多了。天也快要全黑了,不知道曲天怎么就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其实冷静地说,他出门的时间也不到二十分钟。只是你们试试头上顶着一个婴灵看看,二十分钟那基本上感觉都是两天的时间了。

  敲门声,我赶紧过去开门,现在,只要不是让我一个人和这个婴灵在一起就好,不管是谁,能让我看到多少也是一份安慰了。

  可是结果门外的人让我惊慌地连门都忘了关了。门外站着的人是魏华。他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不再是上次在岑家村看到的白衣服黑裤子了。而是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看上去也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应该说是鬼?或者说是人?或者说是僵尸?反正他就不是善类。

  我的手还扶在门把上,浑身僵得动都不能动。哆嗦着嘴唇,问道:“你……你干嘛?”

  他朝着我微微一笑,两只手指夹着一张符往我的头顶上扫过,然后转身离开了。就这样?他不会是对我下咒什么的吧。我在反应过来之后,用力关上门,就冲到房间给曲天打电话。

  可是电话没有接听,电话的铃声都没有停下,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我几乎是拿着手机,就冲了过去。只是冲的过火了点,直接扑他身上了。好在没电视里那么狗血啊,他倒了一步就稳住了身子,只是手里的饭被我弄撒了。我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那饭了。就嚷道:“魏华来了,魏华来了。他在我头上下咒了。我要怎么办?”

  曲天将我抱着他脖子的手扯下来,才说道:“冷静点。我感觉到他的气息了。没事,他只是抓了那只小鬼,没对你怎么样?”

  “那……那个婴灵……”

  曲天突然转身就朝着楼下冲去,我完全弄不明白他到底要去干嘛了。而他的速度不是我能追上的。看着外面的黑暗,我退回了屋子里。曲天会追出去,是因为他想追魏华吗?那么曲天会有危险吗?虽然从他们的言谈中感觉到,曲天,不,应该是岑祖航是一个很厉害的鬼,但是和魏华相比呢?

  我慌了,心跳都在加速着。时间的流逝,都成了我一秒秒数出来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几乎是跳起来去接听的。

  手机中曲天的声音说道:“下楼,我们出去吃宵夜。”

  给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呢。我们的晚饭被我弄撒在地上了。匆匆收拾了那地上的饭菜,出门下楼了。

  楼下曲天没有要开车的意思。出了小区,走不到五分钟就有夜宵摊了。

  我问他魏华呢,他说跑了。小鬼呢?被魏华带走了。小鬼会怎么样?也许被吃,也许被炼化。

  我们选了一家看起来挺干净的宵夜摊点,要了鱼粥烧烤什么的,默默吃了起来。而他只是吃了几口,就靠在那椅子上,看着我吃。

  许久他才说道:“对不起。”

  “啊,对不起什么?”

  “让你一个人面对魏华了。”

  我摇摇头,“是我没有学好这些。如果我能有你这么厉害的话,我刚才就能抓到魏华了。”

  曲天就笑了:“不用抓他的,我们是要等他后面的人来联系他。只要他不时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好了。”

  我真的不太懂他们的事情。刚沉默了一下,就看到了一群男男女女过来了。都是同一学校的就算不认识,也都见过面的。

  其中一个男生拥着丽丽的肩膀坐了下来。看着丽丽看向我和曲天,也不怀好意到瞪了我们一下。

  我压低着声音说道:“他瞪什么瞪啊?”

  曲天也压低这声音说道:“等着看好戏,那个男生,一会就要倒霉了。”

  我疑惑着看着了过去。他坐在那好好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啊。怎么就他倒霉了呢?难道是那位置的风水有问题。

  我还研究着呢。就看到那边老板娘端着螺丝汤过来,就这么不巧地他移位置,撞上了老板娘。老板娘手里的汤溅了出来就这么不巧的浇在了他的……裤裆上。

  看着他在那哇哇大叫着,我就想笑。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会倒霉的啊?”

  “他的背后背着一个婴灵呢。”

  我一直以为只有女人才会被婴灵缠着。原来男人也会啊。估计他是那婴灵的爸爸吧。吃饱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路慢慢走着。曲天突然牵着我的手道:“我是岑祖航。”

  “啊,我知道啊。”

  “以后没人的时候,你不要叫我曲天了。”

  “哦,好。”

  “你上次说送衣服给我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提的话,我都已经忘记了。关于上次并不愉快的约会,我真的没记住多少,非要说我印象深的就是车子里一个曲天的尸体,车子外,一个岑祖航的鬼魂。

  我笑得有些尴尬:“哦,明天我去买。下午就去十字路口烧给你。”

  话说完了,可是他还是没有松开我的手,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问道:“那你处理完这件事之后,你会不会要我自杀去跟着你啊?还是,……”原来我想说,还是让我结婚的。但是感觉到他握着我手的力道紧了一下,我没有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