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二章 悲催岑雨华1

第十二章 悲催岑雨华1

  这个问题曲天,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我也就跟着沉默着了。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曲天突然说道:“明天不去学校了。我们去见个人。”

  “谁啊?”

  “岑雨华。”

  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就是她是个精神病人,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不过曲天这么说了,我也就点头算答应了。反正今天我的作品被老师打击成那样,我也没心情去学校了。

  岑雨华跟岑恒一样,是当初岑家村抱出来的孩子。岑雨华原来好好的一个人,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让她成了一个神经病。在来的路上,我问了曲天,曲天说他也不是很清楚,那跟零子他们有点关系。不过最终原因应该是因为魏华吧。

  魏华到底做了什么啊,让大家都这么恨他的。

  车子到了精神病院,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的风景真好啊。绿树成荫,空气也好。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这里是精神病院的话,我倒是会觉得这里是某家休闲度假山庄呢。

  跟着曲天,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了岑雨华。

  在那护士台,曲天问道:“她情况怎么样?”

  小护士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用药了,没多少变化。大概是因为她也没个家人吧。她老是说她那房间里有鬼,说什么她看到很多鬼。”

  曲天只是笑笑就带着我走向那边的病房。精神病院毕竟和一般的医院不一样啊。有着很多防护措施。

  我们因为是问人一路走上来的,五楼,也没有乘电梯。当我们找到岑雨华的病房的适合,才发现她的房间旁边就是电梯。害我们爬楼了。

  我小声嘀咕着:“早知道就坐电梯了。”

  我的话刚说完,曲天突然拉过我就亲。呃,应该说是吻吧。快得我连推开他都没有来得及,他的舌头已经探进来了。

  我当时就懵了。他不是说曲天是不会这么亲我的吗?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啊。他收在我腰间的手紧了紧,另一只手按在我的后脑上,让我没有办法呼吸。

  等这个吻结束的时候,我只能大口大口喘息着,然后狠狠瞪他一眼。他松开了我,说道:“让你带点我的气息,一会要是遇到什么,也不会有东西那么大胆了。”

  “这,呸呸,”我抬手擦去唇上他的口水,“大白天的能有什么啊?”

  “这个方向,房间一开门就能看到电梯,而同样的电梯一开门,就成了开口煞,煞气直接进门。同时这房间是这走道的最后一间,这种房间,阴气会比较重。岑雨华说直接看到鬼,也许是真的。”

  我看看一旁的电梯,看看那走廊,小声说道:“那也不用亲我吧。”

  曲天敲敲门推开了门。岑雨华并不是那种发疯的病人,她的自由并没有被限制。推开门,我就看到了她。

  她坐在床上,穿着白色的病人服,蜷着双腿,把头放在腿上。从五官看来,她之前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可是现在脸色却苍白得没有一点人气的样子。两只眼睛也涣散着,就好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一般。

  曲天轻声叫道:“岑雨华?”

  从年龄来算的话,他应该并没有见过岑雨华吧。就算见过那也是岑雨华还是奶娃娃的时候。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岑雨华的目光渐渐有了聚焦。她突然就扑了上来,抓着曲天就急切地说道:“带我走!带我走!我不要再这里。我不要再这里!他们来找我了。他们来找我了。好可怕!他们知道……知道那件事。他们逼我做。呜呜……带我走。我要见魏华,我要见魏华……”

  “他们是谁?”我问道。

  “是……是好几个男人。他们……他们……我要魏华,我要魏华。魏华呢?魏华呢?”

  “岑雨华!”曲天突然一声大吼,抓着她就丢在了床上,说道:“你清醒点!就是魏华杀了岑家几百个人的。你爸妈也是魏华下手的!”

  岑雨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缩在那床上口中喃喃说道:“魏华,魏华,魏华……”

  我低声问道:“她到底怎么了?她……不会是爱魏华吧。”我就是言情故事看多了,这个时候,能联想到的也只有这么狗血的剧情了。

  “改天你去问零子吧。”曲天说着坐在了床边,对岑雨华说道:“我是岑祖航,是被魏华炼化的第一个小鬼,魏华是岑国兴炼化的小鬼,他反噬了岑国兴,才占用了岑国兴的身体。你清醒一点,魏华是我们岑家的敌人!”

  “魏华,魏华救我!魏华,魏华,救我。我不要在这里。”

  看着她那个样子,说什么也听不进去的。曲天站起身来,说道:“我会跟医生说,给你换病房的。这房间,很糟糕。我们先走了,你的费用我也会负责一部分的。”

  跟着曲天出了病房,他就去找医生说要给岑雨华换病房的事情了。甚至还给那医生塞了红包,说尽快给她换病房的。

  得到医生的答应之后,我们下楼准备回家了。既然有电梯,我们的第一选择当然就是坐电梯啊。站在那电梯门前,我想到了曲天说的话,电梯有着开口煞,那么怎么化解呢?

  曲天说:“如果是自己家里,就在开门能看得到的地方供佛。”

  我点点头,一时间也没什么来说的了,我又想到了刚才就是在这里位置,他吻我的事情。好讨厌啊,怎么想到这个了。脸上不觉得发烫了。在听到电梯“叮”的一声的时候我头也不抬就往前走去。

  可是曲天却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臂,一动不动的。

  “啊,电梯来了。”

  他的目光紧紧叮着那敞开的电梯门,说道:“走楼梯吧。”

  “干嘛啊,有电梯也不坐啊?”

  他拉着我,就往楼梯走去:“不坐就不坐,那电梯里已经满了。”

  我干肯定刚才那电梯里一个人也没有。因为他拉我走的时候,我看了那电梯里确实是没有人的。我很快就想到了他的意思。那电梯里没有人,却是满的,那么就是有鬼了。

  走在楼梯里的时候,我问道:“是不是那里面有那个东西啊。”

  “嗯。”

  还真有啊。而且那地方离岑雨华住的房间那么近,她一定也看到了,所以才会那么害怕的。

  下了楼,曲天让我在那等等,他去停车场开车子过来。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但是太阳还是那么大的,我也不愿意被晒着,也就同意了。

  这种时候,出入医院的人也挺多的。虽然刚才有着电梯的那件事,但是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害怕的。站在那看着外面的大太阳,等着曲天的出现。

  突然有人抓着我的手腕,就带着我往楼里跑,我看着那竟然是岑雨华。我叫道:“喂,你要干什么?要带我去哪里啊?”

  “跟我来,我告诉你秘密。”

  难道岑雨华还有什么保密的事情吗?我没有在继续挣扎,而是一边跟着她跑,一边去掏手机给曲天打电话。岑雨华拉着我靠近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正好打开了。我想着刚才的时候大声喊道:“我们走楼梯吧!”

  可是岑雨华已经将我推进了电梯中。在推搡中,我已经掏出来的手机,掉在了电梯外面,电梯门关上了。

  “我手机!”我喊着,但是岑雨华却紧紧拉着我。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就算有什么秘密,也不应该连我捡个手机的时间都不给吧。我警惕地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