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二章 悲催岑雨华2

第十二章 悲催岑雨华2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一直低着头。

  “喂,你到底有什么秘密要跟我说?”

  她依旧沉默。“你不说我就离开了。”五楼而已,电梯也不过几秒钟。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梯门已经打开了。我不再犹豫,大步走了出去。在我踏出电梯之后,我就僵住了。在外面是一片的漆黑。现在不是五点多吗?不是太阳还很大吗?就是因为太阳大,我才没有跟着曲天一起去停车场的啊。

  身后,岑雨华走了出来,低声说道:“他们说要你。”

  “什么?哪个他们?”我心慌了起来。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吧。我是被鬼抓了。这个他们应该就是她说的看到的那些鬼吧。要不然怎么解释这片漆黑呢?

  说完话,我看到了电梯里走出的人。不,是鬼。刚才进电梯的时候,明明就只有我和岑雨华两个的,现在那里面除了我们两竟然还有四个……男鬼。

  他们一个个都是疯疯癫癫的样子,有的留着口水,有的神情呆滞,有的呵呵傻笑。我不知道疯子死了之后会不会清醒过来,但是现在看来,这几个应该是没有清醒过来的吧。

  我慌张地退后了几步,感觉是撞开了门。赶紧就朝里跑去,反身就关门。然后抵在门背上。因为是用背靠着门的,在几秒钟之后,我的眼睛适应了这里的黑暗,我看到了这个房间。这里就是岑雨华的病房,而病房里,那被我关在外面的四个男鬼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尖叫着,想要开门出去,可是我回身摸到的却不是门,而是墙,那扇门,消失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急得想哭,脱口就喊道:“曲天!曲天!”

  可是我的声音却出不来。我喊了,可是我自己却听不到一点的声音。黑暗中一个力道将我推上了床,我挣扎着,叫喊着,这一切却成了默剧一般。

  岑雨华的声音在那边的窗子前传来:“别怕,他们只是在这里太久了,想做爱罢了。呵呵,我天天跟他们做啊。我还不是活着吗?呵呵,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脏。我和自己的亲生爸爸做了。我好脏,我要魏华的。那是魏华的……呜呜……魏华……”

  她一直在哭,可是我现在的注意力并不是听他说话。精神病院的床上,都有带子,那是用来绑病人的。现在那些带子却将我绑了起来。我连动都不能动了,挣扎也没有用。

  那几个鬼凑在我的身边,我哭了起来,紧紧闭着眼睛,在心里喊着:“爸爸,爸爸,救我啊。曲天,岑祖航,岑祖航,你在哪里啊?”他不是说他是很厉害的鬼吗?他之前不是还吻过我,说是留下气息,没鬼敢靠近吗?现在那些鬼却在嗅着我的身体,是全身啊!

  虽然我已经闭上了眼睛,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觉到那些冰冷在我的身上游走。

  有一个冰冷的感觉靠近了我的唇,我赶紧别开脸,避开它的碰触。而下一秒,那些冰冷的感觉都消失了。

  怎么了?我听不到它们的声音,睁开眼睛,就看到那几个歪歪扭扭疯疯傻傻的黑影靠在一起。我大喊着:“放开我!放开我!岑祖航!岑祖航!”可是还是没有一点声音出来啊。那些黑影没有再靠近我,是不是因为闻到了我唇上岑祖航的鬼气呢?

  “岑祖航,你在哪里啊?一定要快点找到我。我好害怕。”我哭着喊着,依旧只是张着嘴,却没有声音出来。

  现在这些黑影不靠过来了,但是岑雨华却走到了床前,缓缓伸出手,掐在我的脖子上:“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动你?我夜夜被折磨,为什么他们就不动你呢?我的痛苦谁知道?我明明跟他们说了,我跟他们都说了。这个房间闹鬼的,我看到他们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难道,就因为我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做过了,所以我就要在这里受这种罪吗?你知道和鬼做,有多痛苦吗?我掐死你,你死了,他们就会对你下手了!”

  “呜呜……”我想喊,我努力挣扎可是能感到的只是窒息,缺氧,胸口火辣辣的好难受。

  “砰”的一声巨响,眼前的黑暗,被明亮打破了。我在昏倒前,看到了曲天的脸。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真正的黑了。房间中亮着灯,曲天就坐在床边上折着纸。反反复复的,也看不出是什么。

  “曲天?”我低声叫道。喉咙里火辣辣的声音都变沙哑了。

  曲天听到我的声音,停下手里的动作,缓缓吐了口气:“我不是曲天,曲天已经死了。”

  他在生气。我真的不舒服啊,喉咙好痛啊。他再次叹了口气,才起身给我倒了水,把我扶起来。我喝了些水,喉咙也好了很多,这才说道:“岑祖航,谢谢你。”

  看看这个房间,白色的床,床上还有这带着,这个是精神病院的病房啊。

  察觉到我在看房间,他说道:“在医院里呢。我昏倒了,加上我们去的时候,看着你被岑雨华绑在床上,掐着脖子,这件事医院也有责任,就负责急救什么的了。只是输了氧,没什么事。”

  我点点头,不过现在我真的很不想在这里啊。“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在这里。而且,而且……也不是……”

  “我知道,你是被鬼迷了。那房间里鬼气很重。发现你不见了,我问了一旁的人,就有人去跟保安说了。调了摄像头,看到你跟岑雨华上了电梯,可是却没有出电梯。电梯门只是在五楼自己开了一次。我就知道你是着道了。”

  我点点头,咬咬唇,没有再说什么。在那个房间里,那样的遭遇,我说不出口,可是心里却堵得发慌。

  “好了,没事我们就先回去吧。”他说着。

  在跟护士说过之后,我跟着曲天一起下楼。上了车子,看着岑雨华那房间的灯亮着,就问道:“岑雨华会怎么样?”

  “关禁闭一段时间吧。刚才我把你抱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医生绑床上了。”

  我心中一咯噔,她被绑在床上,那么那几个鬼……我不敢想象了。好一会,才问道:“岑雨华那屋子真的不干净。给她尽快换一间吧。”

  “嗯,医生说明天就换了。”

  “那岑雨华,和她爸爸……”

  “我不是很清楚。好像是魏华设计的吧。”

  “难怪她会疯了,最爱的男人,却设计自己和爸爸做。”

  我们是在宵夜摊买了粥带回家吃的。回到家,看着那镜子里脖子上的一圈黑,估计着我这是要一个星期不出门了。要不这个没法解释啊。

  吃过东西,洗了澡,躺在我自己的竹子小床上。等一切安静下来之后,脑子里被放空了,下午的那些事情再次出现在脑海里。我被绑在床上的恐怖,绝望的无奈,还有那几个歪歪扭扭的黑影,那在身体上游走的冰冷……

  这些都让我越来越恐惧,我只能缩在毯子里,低声哭了起来。这样的事情,我连一个能说给听的人都没有。这时候,我想到了妈妈。在我的印象中,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如果这个时候妈妈在的话,我还能跟她说说。哭着哭着,我再次睡着了。

  在人经历了一次刺激之后,就连做梦都会被吓着的。我就是这样的典型。睡着之后,我又梦到了那个房间,又梦到了我被绑在那张床上。我心里知道,那只是一个梦,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会去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