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四章 雕龙大梁再现

第十四章 雕龙大梁再现

  我呵呵笑着,没有回答她。测好朝向手机起局之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间,14的房间啊。就是他们家的书房啊。再跟他爸商量了之后,决定把那书房给孩子做画室了。反正离交毕业作品的时间也不到两个月了,他爸爸就暂时委屈一下吧。

  他爸看那样子就是不信风水的,就当是陪着孩子玩的,随手挥挥,去吧去吧。

  在那房间中,我把文昌塔放在了他爸的书桌上,曲天靠在门框上说道:“用四个小小的玻璃杯,装点水,放在文昌塔的正东南西北向。水主智,加大能量。”

  覃茜马上点点头,跑去厨房了。我们一起准备好了水杯。只是杯子中放的只是半杯水罢了。曲天还特别交代,那水要干净的。脏了要换。风水上很禁忌脏水的。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帮着把覃茜的画板啊,笔记本啊,都放到了这个书房里。那画板是我们班上统一做的,半开的画板,挺大的。在拿进来的时候,我还不小心让画板碰到了一旁的一个书柜呢。

  曲天还在那接着电脑线,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我们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可是他的脸色却突然就变了,放下手中的插板,走到了那柜子前,抬头看着那柜子上面的东西。我好奇地跟着看了过去。那是一块红布盖着的东西,应该的柱形的吧,不确定。

  曲天搬来了书桌前的大椅子,站在椅子上,将那红布掀了起来。

  覃茜说道:“那个是什么啊?我们家以前没有那东西的啊?”

  红布被掀开了,我看到了红布下那暗黑的东西,柱形,好像还有着雕刻在上面。“这个是什么啊?”

  “雕龙大梁,其中的一截。”曲天说道,我疑惑着皱皱眉,他看了我那样子,继续说道,“就是在岑家村的时候,上面全都沾着人皮的那东西。”

  我的头皮瞬间就发麻了。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个恐怖的夜晚呢?那人皮在我手指上的感觉,仿佛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我忍不住将手在牛仔裤上搓搓,不看那看东西,尽量不让自己脑补的。

  曲天的神情一下严肃了起来,他从椅子上跳下来,就直接走到了外面客厅。客厅里覃茜妈妈在整理着刚收回来的衣服,爸爸在看新闻。曲天就直接问道:“叔叔,你书房柜子上的那东西,是谁给你的?”

  “哦,怎么了?”覃茜爸爸不解的模样。用直接上,我感觉,他是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的。

  曲天说道:“那东西本来是我们家的,被分为了九截。就上个月,我都还在我老家看到呢,”

  “这个,那是人家送我的啊。还叫我用红布盖着,挺神秘的样子。”

  “是谁送的?”

  “我一个朋友,你不会是怀疑我那朋友偷你东西吧。这个我能保证,他人品没问题。要不你打电话回你老家去问问看,说不定是一模一样的呢。”

  曲天一笑:“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他说着,朝着那叔叔笑笑。

  我心里就在吐槽了,雕龙大梁,他怎么会看错呢?别说那东西多神气多珍贵,就冲着它是被红布盖着的,那都是很让人怀疑的了。

  整理好覃茜的东西之后,我和曲天就先回去了。车子驶在一连串的红灯之间,走走停停的,让人很不舒服。我问道:“今天那个就是岑家村里出来的东西吧。我们上次去的时候,它都还在那地上,我们也没有动啊。”

  “我们不动,不代表别人不动。”

  “可是那是鬼村啊,进去的人很少,要把那么大的大梁都搬出来,至少也要开车进去吧。要不我们去问问看,最近有什么车子开进去过。”

  “不用问了,现在我已经知道,对方开始重新部署了。等着的就是这一刻,怎么会打草惊蛇呢。就让它的阴谋转起来,我想看看,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刚才你才对覃茜爸爸说,是你看错的?”

  “嗯。”

  这个男人……好腹黑啊。我突然有了这个感觉。要是哪天我惹到他的话,他整人绝对不手软的。

  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洗了澡之后,我就睡觉了。毕竟今天是去做苦力的啊,身体各种受不了啊。躺在我的小竹床上,都觉得那是超级舒服的园型大水床了。还听着外面曲天洗澡的声音,我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累成那个样子,想有梦都难啊。我醒来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身旁有人。不,是有鬼。这几天早上不都是这样的吗?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岑祖航的侧脸,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子,比较薄的嘴唇,嗯还是挺好看的。

  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意识到他睡在我床上不合适啊。我就那么习惯性的感觉他在身旁睡着了,这也不合适啊。只是前几个晚上出了点这这那那的事情,他才睡我身边的,我昨晚没有做恶梦吧,没有哭吧。那么他怎么又过来了啊?

  我正想着这些,他睁开了眼睛,没有看我,淡淡说道:“去你爸那,把他私藏的那颗古玉珠给我。”

  “啊?那个是我的命啊,你要干嘛?”他的一句话,让我把刚才想到的那些问题都暂时丢一边去了。

  “定尸。我离开曲天的尸体时间太久的啊,他会腐烂的。”

  我心中一震,如果不是他说的话,我压根就不会害怕,给他这么说出来,心里老是疙瘩着。

  他是开门离开的,还好是开门离开的,他要是来一个穿墙离开,那么我想我的心里会更膈应的、在又一次强调了曲天是一具尸体之后,就不用再次给我展现岑祖航是个鬼的事实了。

  我是在床上磨了好一会才起床的。刷牙洗脸,看着曲天走出房间,才赶紧加快动作,朝着他一笑就先出门了。

  在画室里,因为没有了覃茜这个好朋友,我在画室待着的时间就变得无聊了。我们的画室本来就是在综合楼的顶层的,楼层高,可以看到半个学校吧。

  五点多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开始聊天了。也有人离开了电脑或者是画板前,站在窗口吹着风,吃着零食什么的,谈论着一会去哪里吃晚饭。

  我收拾东西准备去学校餐厅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画室里有人看着我,低低笑着。他们这是在议论我呢。我们这个班本来女生就多。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啊。

  我也没理会他们,正好出门的时候,就听着那站在窗台前的女生喊道:“王可人,过来看看啊,风景很好的。”

  我就还不信他们能把我从楼上丢下去了。我走到了那窗台前,风景却是好,但是他们要我看的绝对不是风景。“看什么啊?”我问道。

  “那边树下面,你眼睛不近视,能看清吧。”

  距离有些远,但是还是能看清了。在那边的湖边,曲天坐在地上,靠着一棵柳树,而身旁有着一个女生也并排靠着树。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那个女生是谁,但是曲天我是能看清楚的。

  一旁的女生阴阳怪气地说道:“当人家小三,把正室推翻了,坐上了正室位子的时候,也要提防着别的小四把她推翻了。”

  我白了他们一眼,就直接出了画室。如果说那个是曲天的话,我还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那是岑祖航啊。他那身份,会去勾搭别的女生吗?一定是有什么事呢。要不我可以悄悄过去看看,再说了。这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和他现在是同居着,我要是不过去看,这都不合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