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禄1

第十五章 回禄1

  靠近了,我也发觉了异常。曲天是靠在柳树上的,而且眼睛是闭着的。没有跟那个女生有任何的交流。

  我又靠近了一些,那女生一下闪到了柳树后去了。而曲天依旧一动不动的。

  “曲天?”我喊道。

  他没有给我一点回应,还是那么一动不动的。我心里沉了下去,看看这附近,如果按风水来算的话,这绝对是一个阴地。水,柳树,还有现在的时间。而曲天一动不动的。以岑祖航的警惕度,他不会在我走到那么近,甚至已经开始叫他的时候,还没有发现我啊。这么说来只有一个可能,那不是岑祖航。他不是岑祖航,那么他是谁呢?

  曲天!我心中冒出了这个念头。脚步也僵住了。曲天,真正的曲天。那只是一具尸体啊。那么岑祖航呢?他去哪里了?

  不行,刚才那个女生万一发现了岑祖航的秘密怎么办啊?我几步绕到了柳树的另一边,想要警告一下那女生的。可是绕过去之后,我呆住了,没人!

  柳树啊,就算我们学校历史悠久,那柳树的树干也不可能有多大的。也藏不住一个人。可是刚才,我是明明看到那里有人啊。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看到的,班上的那些女生不是也看到了吗?

  眼花了?如果是我一个人看到,那么也许是眼花了,这是好几个人看到了,怎么可能大家都眼花了呢?

  我心中冒出了一个答案,直觉着有人看向了我。我抬起头,目光随着直觉落向了湖水对面的一座小楼。那小楼早已经荒废了,在我进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荒废了。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但是我看过去,那小楼却是没有一点异常的,但是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那楼里有人在看着我。

  明明知道,那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但是我还是鼓起勇气蹲下身子,守着曲天。如果曲天有事的话,那么岑祖航也会跟着有麻烦的。

  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这么近距离地靠近过一个尸体,不过还好啊,平时看他也看多了,害怕的心理是有的,但是也不至于太大的程度啊。

  时间渐渐过去了,我守着他大概十分钟左右吧,他的眼睛就睁开了。他的目光对上我的时候,好像有什么要说的,张张嘴,却没有说。

  看着他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脚,低声道:“这身体都僵了,今晚去你家吃饭吧,把珠子拿给我。”

  我点点头,赶紧说道:“刚才有个女生在你身边,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什么。”

  他活动着身体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目光看向了那边的小楼。我疑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在那边?我也感觉有人在那边看着我,可是我看不到人啊?”

  “那楼是干嘛的?”

  “不知道,我进学校的时候,就已经荒废在哪里了。对了,你刚才干嘛去了?”

  “去查下覃茜家的背景。”

  “那,你就这么去,不怕出事啊?”

  他看着我,顿了一下才说道:“离你距离不远,鬼差或者是道士什么的,都不会动我的。走吧,去你家。”

  原来我这个身份证就是这样用的啊。就像一个人去了国外,没有正式的手续,没有护照就会被抓起来遣送回国。我就是他的身份证明。

  开车回到我家,对于曲天也跟着过来,我爸那是很谨慎的。感觉我爸有点怕他的样子,想着当初一开始知道这是冥婚的时候,我爸那正气凛然的样子,和现在的差别真不是一般大啊。

  阿姨对曲天还是不错的,吃饭的时候,还说让他管着我一点,别让我结识那么多男生,对我以后也不好什么的。还问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在同居中。

  曲天几乎不和她说话,也就是点点头罢了。

  吃过饭,我亲自去跟我爸说,跟他要那珠子的。我爸没有问原因,就说去拿给我。我忙问道:“爸,你不问问,我要那珠子干嘛吗?”

  我爸看着我,缓缓吐了口气道:“定尸。我这就这么几件真货,我怎么会不知道它的作用呢。当初如果我听你妈妈的,跟着她在村里种树,现在也发财了,也不会害你……唉,是爸爸害你这辈子了。”

  我爸上楼拿珠子,阿姨在厨房洗碗筷,曲天就坐在那店面看着我爸买的传说中的古书。只是传说啊,我知道那不是什么古书,只是做旧罢了。

  我刚回到店面,曲天目光还看着书,却说道:“你有喜欢的男生了?”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啊。但是我也知道,我的回答不能错。我说道:“上次回来说道你的名字,阿姨就怀疑罢了。我说的是你,她自己以为是别人罢了。”

  曲天就笑了,也不说话,只是这么笑。

  我白了他一眼:“笑什么笑啊?”

  拿到了那珠子,我们就先回去了。在路上,曲天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明天去问问湖那边的小楼是怎么回事,应该发生过事情的。而他明天也去跟一下覃茜的爸爸,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就在那想着,岑祖航会不会过来呢?前几天他都过来的啊。不过今天真没什么特别的,也许他不过来了吧。他过来的时候,是穿墙,还是开门啊?要不要过几天烧套睡衣给他啊,要不他每天晚上都是穿着牛仔裤睡多不舒服啊。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迷迷糊糊我也就睡着了。

  这么一觉醒来,几乎不出预料的,一翻身就看到了岑祖航的侧脸。他就睡着床边上,双手抱胸,很拘束的样子。睡觉都睡不舒服啊这样。只是鬼真的用睡觉吗?

  我就这么躺在床上看了他一会,直到他也睁开了眼睛,我才说道:“岑祖航,我给你烧套睡衣吧,穿着这个睡不舒服的。”

  他没有说话,默默起身走了出去。好吧,今天还有任务就不纠结这个了。

  来到学校,我自然向一向都很八婆的某个女生打听那小楼的情况了。八婆就是八婆啊,他斜着眼睛看我,语气尖酸得不得了。“哟,你也来问我啊。怎么不问覃茜去啊。”

  这不是摆明着为难我吗?覃茜都不在学校了。

  我给了她一个白眼,回到了我的电脑前。那种女生,巴不得人家问她呢,人家不问她才奇怪的。

  看我这么一走,她赶紧说道:“那小楼是十几年前的舞蹈室。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火灾了,熏死了一个女生在里面,那楼就再没有用了。”

  八婆就是八婆,十几年前的事情都知道。我回给她一个微笑:“谢谢啊。”只是这个笑之后,我整个心都冷了。难道我昨天看到的,在曲天身旁的是那个女生?如果那个女生是被困在那小楼里面的话,应该会是缚地灵吧。她是怎么出来的啊?

  这个任务很快就完成了,我在下午就去逛街。还是找了覃茜出来。聊聊天,数落数落自己的父母,再来说说作品,再背地里说说某个女生的坏话。很多女生逛街聊天都这个模式的。

  最后给岑祖航选了睡衣。覃茜说曲喜欢穿颜色鲜艳一些的。但是我最后还是选了一套颜色比较沉的黑灰格子的睡衣。让曲天穿套有着海贼王图案的睡衣那叫萌,给岑祖航穿,感觉那叫不伦不类。

  跟覃茜在外面吃过晚饭,赶在七点前回到了我们住的那小楼最近的十字路口,借着一旁的几块砖头弄出了一个隔火的框,把睡衣给岑祖航烧了。心里还在想着,他今晚会不会穿新衣服呢。

  下午两点的,我提前更新了,也就是说大家看完这个就等着凌晨的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