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禄2

第十五章 回禄2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曲天也已经在家里了。他正对着电脑呢,看到我回去,也就抬起头来问道:“那小楼的事情问道了吗?”

  “哦,问道了。说是十几年前那里出了大火,有个女生死在里面了。我想应该就是昨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也就是我直觉这楼里有人看着我的那个。

  “嗯,明天十一点,大家都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去下那小楼。它要是真知道我的秘密最好去警告一下。”

  “嗯。”我应着,然后还是站在他的房间门前看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自然了问道:“有事?”

  “呃,你收到包裹了吗?”据说在十字路口烧东西给过往亲人,都是由阴差统一收了,就像是阴间的邮局一样,然后由专门的阴差送出去的。一般都是当天就能到达。

  “今天没快递来过,你在淘宝上买东西了?”

  我赶紧摇头,缓缓吐了口气,回我的房间去了。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也许是失望吧。赶着时间去选了睡衣,赶着吃饭,赶着回来烧给他。他竟然没有收到。还以为今晚能看到他穿上新睡衣呢。

  一切如常,洗澡睡觉。只是心里不爽,就睡得特别早,什么也不想,只想着睡着。

  一夜无梦,醒来依旧是直觉,身边有人,侧头就看到了岑祖航。没有吃惊,没有厌恶,醒来就看到他已经成了习惯了。

  而今天的他真的不一样啊。他穿着的是黑灰格子的睡衣啊。我扯着唇笑了起来。我一笑他就睁开了眼睛,那几乎让我能肯定他从来就没有睡着的时候。

  被他这么看着,我的笑一下就僵住了。我说道:“你穿着这个睡觉会舒服一点吧。”

  他依旧不说话。我也习惯了,就继续说道:“你昨天说没有收到的。”

  “晚上收到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间。

  我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道:“哼,多说两句话会死啊。不,是多说两句话会活啊。”

  去学校的时候,我是背着一个大包的。我要把罗盘藏在里面啊。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说要罗盘的时候,他非要我拿这个他们岑家村里,被我爸拣出来的罗盘。就像金子那样,弄个小小的化妆盒不是很方便吗?

  曲天说是那种化妆盒的没有十字线,如果经验不足的话,拿着那种,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

  中午十一点,太阳大的就像要召唤后羿出来一样。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吃饭,就算不吃饭,也会躲在有电扇有空调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想着去那湖边找太阳晒的。

  我是被曲天的电话叫出来的,撑着一把伞跟着他朝着那边的小楼走去。我的心跳在靠近小楼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加速了。明明知道那里面有个鬼还要去看。这就是叫犯贱。

  来到小楼前,看看四周,除了我们两,谁都看不到。马上拿出了罗盘,测量了山向。曲天蹲在那墙角,用手扣下了一些砖头粉,说道:“应该是六运的房子。”

  一运就是二十年,那么这房子至少也有二十多三十年了。

  报了山向给曲天,他用手机排盘着。盘排好了,就说道:“进去吧。”话毕,他用力推推那带着一把满是锈的挂锁,那锁也实在不给力,他也就推了两三下,锁就断了。

  一时间,那房子里阴冷的霉味涌了出来。风水上,有霉味,有垃圾,有堵塞什么的,都是不好的,一天两天问题不大,一旦久了影响就出来了。而这里都十几年了,这楼的性质都被改变了,变成了阴地了。

  曲天先走了进去,我悄悄抓着他的衣角,也跟了进去。一楼就是一个室内篮球场,还是那种大大的吊灯,很古老的感觉。墙壁已经发霉泛黑了,有几处,应该是下雨的时候,雨水流下来的,那墙上有着黑色的坠下来的痕迹,我扫眼看去第一个感觉就是,那是女鬼垂下来的头发。

  曲天带着我朝着楼上走去,二楼就是那个舞蹈教室了。大镜子已经碎了,一地的碎片还在,地面上有很多黑乎乎的东西,我觉得是灰尘的,可是曲天蹲下身子,将那黑色的东西捻起来一些,我马上叫道:“别碰啊,多脏啊。”

  他却挥挥手,没理我。重新站起来之后,他看看角落的几个麻袋,说道:“那些应该是石灰。袋子被腐蚀了,石灰被灌进来的水冲过来。镜子正好碎在地上。石灰加玻璃,形成了一个天意中的阴地了。那个女生应该挺厉害的。”

  我心中一惊,本以为只是来看看的,没有想到他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我们会有风险嗯?

  曲天拿着手机转了一下,让那九宫格对上了这现实中的方位。然后走到了一扇发黑的窗子前说道:“当初就是这窗子的窗帘先着火的。舞蹈室有地毯,地毯着火,烟雾大。有人在里面被呛死也是有可能的。”

  “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知道是这里着火的啊?”我走了过去。

  他将手机递给我,说道:“79,回禄之灾。这个窗子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湖心那座房子的尖角。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流年五黄大煞在这里,加上尖角,加上这个地方正好是角落电路放音响的地方,声音大,动静大。才出了人命的。”

  风水上的79,就是这个宫位排盘后的山星向星飞到的这里。回禄这个是古语里的用词,转成白话简单地说,就是火灾。凡是房子排盘出现了这样的格局,那么处于79的房间最好的用来做杂物房,别去动,别去理。最禁忌就是在那方位上放电视啊,洗衣机啊音响啊什么吵吵嚷嚷的东西。

  如果只是79,注意一点是不会有事的。但是现在窗外尖角冲着,这就加大了煞气了。如果真像曲天说的,流年五黄大煞又正好在这里,那么就真的是要出人命了的。

  我感到了恐惧,拉着曲天的手,就朝着楼下走去:“走吧,走吧。反正空着别管就行了。出不了事的。”

  可是就在我们快要走到这个舞蹈室的大门前的时候,门突然就被风吹关了。这房子经过了这么十几年,窗玻璃早就已经没有了,风会灌进来也不奇怪。可是为什么偏偏的这个时候呢。让人不往鬼片那边想都不行啊。

  曲天回身,将我护在身后,对着那个发黑的角落说道:“你什么意思?井水不犯河水。”

  出现了吗?我躲在他的身后,看向了那边的角落。发黑的墙上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一个人的五官啊。

  “啊。”我低呼一声,缩回了脖子。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钻入我的脑海中。那个声音异常的沙哑,甚至是只凭声音判断,我根本不确定那是男是女。也许这个就是她被熏了之后的声音吧。

  那声音说道:“他叫我在这里等他的。就是中午十一点半。他叫我来这里等他啊。我要等他。”

  曲天说道:“那你就好好等好了。”

  “你能帮我去找他吗?我找不到他。”

  我再次从曲天身后探出了眼睛来,那角落,墙上的霉迹,似乎在变化,一点点越来越像一张人脸了。甚至能看出,那是一个长头发的女生的头。

  曲天缓缓吐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好,我帮你,但是作为交换,你达到目的就离开。”

  “真的,你真的肯帮我。我在这里等着那么久,一直没有人来帮我的。我那天看到你在柳树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别废话。把他资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