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禄3

第十五章 回禄3

  墙上的图案还在继续扭曲着,如果不是曲天在身旁,我现在一定会转身就跑的。这……真的是见鬼了啊。

  那个声音报出了一个地址,接着它说道:“她留下,要不你就不会回来了。”

  她?在这里也就……我一个人加上他们两个鬼,那么它说的她就是指……我!我紧了紧抓着曲天衣角的手,在他看向我的时候,我赶紧摇头。我不要留下来,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待着,我会被吓死的。曲天啊,千万丢我在这里啊。

  曲天看向了那面墙:“她不会留下的。你非要留个下来做人质的话,这身体留给你。”

  我因为他的话惊住了。留下曲天的身体?我低声道:“现在是大白天的,你没有这身体做屏障,你也走不出这小楼吧。”不过,让我留下是不可能的,让曲天的身体留下也不妥啊。

  “没事的。”

  “不行,把身体留在这里,万一被人发现了,当曲天死了,拉去火化了怎么办啊?找个人,还是十几年前的地址,怎么可能几个小时就找得到。万一是好几天才找到呢?”我急了起来,说话的语速也快了。拉着他衣角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拽得更紧了。

  可是曲天还是微笑着说道:“没事的。”

  我紧张地看着他,他却朝着我一笑,貌似安慰一般然后扯下了我抓着他衣角的手,走向了那边的鬼画。

  “喂!”我喊着,想要靠近,但是却也不敢。

  曲天在那角落靠墙坐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了那颗我爸的玉珠子,塞在了口中,然后闭上了眼睛。那珠子就是定尸的作用,不让尸体腐化的。

  那个女鬼的声音灌入我的脑海中:“你长得真像他。”

  我心中一沉,垂下目光,就看到了身旁多出了一双鞋。那双鞋是我买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是给岑祖航买的。顺着那双鞋往上看,岑祖航站在我的面前,朝着我微微一笑,道:“走吧。”

  我看向那边的曲天,再看看眼前的岑祖航,这样同时看到两个,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恐惧的感觉了。只是担忧。有点差错的话,那么岑祖航的努力就白费了。

  我们下了一楼,站在那小楼的门前。小楼门里很阴凉,是因为这已经成了阴地了。而外面却是火辣辣的太阳了。就算岑祖航说什么是一个怎么怎么厉害的鬼,那也只是一个鬼吧。再厉害,能晒个半个山的太阳就很不错了,这种太阳,他也不会轻易尝试的。

  岑祖航对我说道:“我在你身体里就没事了。而且我们有冥婚在,就算被我上身,对你的伤害也不会有多大的。”

  我点点头,看着他。他伸出了右手,压在我的胸口。那柔软处传来的冰凉,让我想到了那些个晚上,他摸过我的全身。紧张,让我的心脏加速跳动着。低头间就看到他的手压在我的胸口上,这个……我体温都能升高了。

  他皱皱眉道:“放松一些,闭上眼睛好了。”

  我听话地闭上眼睛,可是脑海中还是想着那个画面。长这么大,就没有被男人这么摸过胸啊。我能不紧张吗?其实,也是有过的,不过那都是在睡梦的时候啊。

  “好了,”心里出现了岑祖航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这小楼里,已经没有岑祖航了,只有我一个人。

  “喂,岑祖航。”我叫道,可是却没有听到回答,我慌了,双手压在自己的胸口,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我的身体中,我没有一点的感觉啊。

  我在长长图了口气之后,决定离开这里。我没有打伞,直接跑回去的。时间紧迫,我要赶紧找到十几年前的那个男人啊。刚才那个女鬼说的地址我也听到了,记得很清楚。而且我也知道,那条街就在起那几年被全部铲平了,做了高架桥了。根本就没有房子了,怎么找人呢?

  着急之下,我想到了金子零子,这种事情,也只能跟他们两说,才不会被当成是神经病了。

  回到我们在学校后面租的那小房子之后,我就给金子打了电话,我用最简洁的表达给她说了一遍事情。本来以为,她会义愤填膺地说,等着她来直接桃木剑灭了那女鬼的,没有想到她说的是:“那女鬼没有沾过人命的话,就帮她完成这个心结吧,完成了她自己就会离开了。”

  “可是……可是我要上哪里去找人啊。那条街都被铲平了。”

  金子让我把地址给了她,又让我等她二十分钟。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坐在小竹床上,感觉着自己的无能。为什么我就是做不好呢?如果那时候,我能直接灭了那女鬼不就没有这么过事情了吗?

  想着这些,我的手不由自主地覆上了胸口,低声道:“岑祖航,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会尽快努力完成任务,让你有那个身体的。”

  还是没有回音,我不知道他这样在我身体里会不会有影响呢。他说就算对我有伤害,伤害也会比一般人小。那就是也会有伤害咯。那么我一定要在那伤害产生的时候,完成这个任务,要不然到时候,我生病病倒了,谁帮忙找人啊。

  二十分钟,对于我来说,这沉默的二十分钟,已经是一个煎熬了。当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几乎是瞬间就接听了。金子给了我情报,竟然是我要找的那个人的身份证号,户口本上的居住地址。还说就算找不到人,也能找到跟他有牵连的人了。

  我很好奇她怎么能弄到这些的,就问道:“你们用奇门遁甲能算出人家身份证号来啊?”

  手机那头金子就笑了起来:“是我们认识几个警察,平时大家相互帮忙罢了。没有你想的那么玄的。”

  既然已经得到了信息,我马上就找过去了,拿着字条,打的,找到了他户口本上的地址。

  那是一个小区,很小的小区,而且很旧了,估计用不着几年,这里也要搬迁了。我拍了门。以前让我这么拍陌生人的家门,我是绝对不敢的。但是现在拍门几乎都没有多想,只想着要快一点解决这件事。曲天的身体还在那女鬼的手里呢。

  给我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梳着两个羊角辫,应该也就是幼儿园大大班的,最多就是一年级的吧。她问我找谁。我说了名字,她就说道:“我爸爸不再家,他上班去了。”

  问道了他上班的地方,我又赶了过去。那是一家杂货店,什么都有卖。跟店里的人说了,我要找这么个人,那胖乎乎地老板娘就因为我不是来买东西的,脸一下就沉了下去,说道:“他送水去了。”话刚停,摩托车的声音传来了,一辆老旧的加了框架的摩托车,带着三个空的桶装水桶回来了。

  我直觉着就是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也太让我失望了吧。我以为能让一个女生守着约会地点等他的,肯定是一个帅哥。而且这个男生应该还是一个学音乐的男生,一般不都是身材纤细,比较帅气的男生吗?可是我面前的却是一个一身工装,黝黑的脸,不算胖,但是也绝对不算纤细的那种。

  而且他的利落地卸下空桶,看了办公桌面上的单子,又去拿水桶装车的。就这么一手拎着一个水桶过来了。我不知道那个女鬼要是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后悔死了那天在那里等他呢?

  “你是叫xxx吗?”我问道。

  那男人装好水桶,才看向我,问道:“你干嘛的?你怎么认识我啊?”

  “有个人想见你,是你以前的老同学,希望你能去见她。”

  “同学聚会啊,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