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禄4

第十五章 回禄4

  “不是不是。”我心里急了,刚才怎么没有问问那个女鬼叫什么名字呢?要不现在直接报名字不是很容易吗?“就是,是,你大学时候的女朋友,我看到她了,她还在那里等着你呢。”

  “她不是结婚了吗?你干嘛的啊?得了,我还要去送水呢。”说着他就要绕过我,他那样子,还提着两桶水,我也不敢拦啊。

  看着他上了摩托,我只能在一旁着急地说道:“真的,她就在那舞蹈教室里等你呢。你跟我去见见她了。见了她就会离开了。”

  摩托车就这么走了,身后那店里的老板娘就在那笑道:“他早就结婚有孩子了。你这个小丫头怎么想的啊。闹得人家家里不合才开心啊。哼,走吧,别碍着我做生意了。”

  我心急了,看着这时间,估计着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啊。到时候,就曲天的身体在那里,还是一具尸体,万一被什么野狗的进去看到了,直接咬了吃了怎么办啊?

  可是这家老板娘都已经开始赶人了,我也不能厚着脸皮在人家店里等着啊。我只能站在那边的树荫下。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男人跟我去一趟那小楼的。

  站在树荫下,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想到了岑祖航,可是他却没有给我一点反应,我甚至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还在我的身体里。如果是他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也许还不觉得这等一个人有多难受。现在是我一个人啊,一个人,还是面对别人的白眼。担忧,心急,无助都冒了出来。一时间,就控制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我知道就算哭也没有用,我也知道哭只是懦弱的表现。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我不应该哭的。我在心中说服者自己。吸吸鼻子,尽量不让自己再这么哭了。大白天的,在大街上哭怎么着都不好看吧。

  我长长吐了口气,就看到了那边摩托车回来了,赶紧跑了过去,挡在他已经停好的摩托车前,说道:“大哥,你一定还记得十几年前,你跟一个女生约好在舞蹈室约会的。可是你还没有去,那地方就着火了。那女生死在了里面。”

  那男人拿着水桶就呆住了。唇哆嗦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怎么知道?那时候,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的。”

  看来有戏啊。我赶紧压低着声音说道:“跟我回学校吧。我朋友被她扣在那舞蹈室里了。她说想见见你罢了。”

  “她,不是死了吗?”

  “去了你就能见到她了。”

  男人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你让我去见个鬼。我……我……”

  “如果你不去,我朋友的身体就危险了。”

  “我不去!”他的语气坚定了。

  难道真的没办法吗?那女生在那等他那么多年,他却不肯去看一眼。那么曲天今晚难道真的要在那过夜吗?我要不要去那里陪他?我……我不敢啊。我……我正着急,眼眶又红起来的时候。只感觉胸口微微痛了一下,我皱皱眉,闭上眼睛。那痛很快就消失了。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男人走向了我。

  “走吧。”他淡淡地对我说道,然后转头对里面的老板娘说了句要出去一下,老板娘那是狠狠瞪着我,朝着他挥挥手。

  那男人走到路边拦手打的。我跟着上车,可是却闹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变了。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刚才说话还是凶巴巴的样子,转个身就这么配合了。

  在车子上,我看着他,而他一直看着车窗外。我低声叫道:“师兄,你……”同一个学校的,叫声师兄都行吧。

  他不说话,也不看我,还是一直看着窗外。我低声道:“那个,谢谢你啊。要不然我朋友今晚说不定会出事的。”我的话刚说完,他就狠狠瞪了过来。让我缩缩脖子,不敢对上他的眼睛。总觉得他很奇怪。

  车子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准备上夜自习的时间了。尽管晚饭都没有吃上,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提,朝着那小楼走去。这个时候,勤奋的学生都去自习室图书馆了,不勤奋的都约会去了,这种角落里的小楼根本就没有人注意。

  而且这边的路灯都已经坏了。绕过湖,路就开始不好走了。毕竟十几年没有人用这条路了。我好几次绊到了,只能用手机带的手电筒照着路。而那男人却走得很快很平稳,让我有些跟不上他。他也没有理会我,直接走进了小楼里。

  我是跌跌撞撞地跟进去的。虽然很害怕,虽然心跳加速,虽然浑身发毛,虽然脚都是软的,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跟进去了。曲天还在里面呢。

  等我上了二楼的时候,曲天已经站起来了!曲天!站起来了!

  “啊!”我尖叫了一声,赶紧捂住了口鼻。而那男人站在舞蹈室的中间,惊恐地看着那面墙。我明白了,那个男人会跟着我过来,是因为岑祖航上了他的身,控制了他的意识。而现在岑祖航回到了曲天的身体中。

  曲天微微一笑,道:“你们谈吧。人我带来了,你答应的条件也不要忘记了。”说完,他走向了我。而那男人却比他的动作还要快,直接转身就冲着门口的方向冲去,满脸的惊慌。

  舞蹈室的门,再次在没有风吹的情况下砰的一声关上了。手机的光线不是很强,看得也不清楚,隐约中能感到那边的墙上有着什么东西。我也不敢直接用手机上的手电筒去照它的。

  只是……要关门也等我们出去先吧。我的手机光线照在了那男人身上,男人拍着门,恐惧地喊着,却只是啊啊的声音,他腿软地慢慢坐到了地上,身下已经是一滩水迹。或者说的尿迹了。

  曲天拉着我退后了几步,靠边让出了地方。

  空气中温度又降低了几度,那个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你说毕业了我们就结婚的。”

  “美静,美静,不要吓我。不要吓我,你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男人哭着喊着。

  “你已经结婚了?你不要我了?”那个声音透着失望,甚至是绝望。她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猜不到这个结果呢?只是现在终于要面对了,所以她才会那么痛苦吧。那么还不如就永永远远在这里等着呢。

  那个沙哑的声音越来越愤怒,我都能很明显地感觉到有一团寒冷的气息逼近门口的方向。

  曲天默默掏出了黄符纸,凌空画符,折成了寺庙里常见的三角形,然后丢了出去。

  那符在空中好像击中了什么东西,改变了方向掉在了地上。曲天说道:“人你见到了,那么就算了了心愿了。离开吧。要我给你带路吗?”

  那沙哑的声音突然吼道:“我要他跟我一起走。”

  说完,地上的男人瞪着眼睛,张大嘴,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完全就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的样子。

  曲天低声道:“不识好歹。”话毕,我看到了一个身影,从曲天身体冲了出去,曲天就这么软下身体,看着就要跌下地了,我赶紧扶住了他。可是一个男人啊,我压根就扶不住,只能拖着他坐在了地上,让他靠着我。

  黑影是冲着那边的男人去的。他的速度很快,在那黑影扫过男人身前的时候,男人能呼吸了,大口大口喘息着,爬着滚着,到我身边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岑祖航的关系,让我在黑暗里也能看清他。我看到了他抬手,擦擦唇角,血滴从他的指尖滑落。他低声说道:“一点也不好吃,都烤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