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五章 回禄5

第十五章 回禄5

  他……吃?!吃掉了……鬼?!

  岑祖航看向了我,我当时就呆住了,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那个时候的心情,脑子里一片的空白,只有“岑祖航吃掉鬼了”这句话。

  我没有办法轻松地笑起来,我知道那个女鬼已经死了,而且刚才它是想杀人,岑祖航才会出手的。可是……我在心理上还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说服自己。

  岑祖航朝着我走了过来,唇边带着那种冷冷的笑意。他叫道:“王可人。”

  “啊!”我整个人都惊了一下,

  “你就这么在乎曲天的身体啊?你一次次想着的都是曲天的身体。”他蹲下来,和我平视着,突然的靠近让我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冷意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重。隔着一米呢,我还是能感觉到那冷意钻进了我的皮肤里,冲进我的骨头里。

  他继续说道,“你根本就不记得我那个时候就在你的身体里吧。哼!反正你只是我在阳间好办事的一件工具罢了。”说完,他就站起身,一边朝外走去,一边说道:“你喜欢抱着曲天的尸体就抱着吧。”

  我没有跟出去,他让我感到了害怕。这份害怕的程度比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要强。那滴着血的指尖,就是金子说的,炼化过的小鬼吗?还有他那时候说过,他吃过别人的心脏。他……

  我的心里全乱了。这个时候,我巴不得自己昏倒算了,让这些都不用再考虑。可是我没有昏倒,我的心中还是被慢慢的恐惧占领了。

  身旁那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说一句话,连滚带爬地下楼了。不一会我就听到了他的尖叫,他喊着“鬼啊,鬼,鬼啊。”跑得没有声音了。

  鬼?!那个女鬼不是被吃掉了吗?那么他说的鬼是谁?

  我心里疑惑着,抬起头就看到了岑祖航站在我面前。他不是生气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他蹲下身子,手放在了曲天的胸前,看着我,我本能地往后缩了缩。他苦苦一笑,进入了曲天的身体中。

  曲天靠在我身上的力道一下就消失了,我看着他睁开眼睛,死死盯着我,我几乎是用爬地退了好几步,才稳下神说道:“我……你……”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确定了定尸珠在口袋之后,才淡淡说道:“走吧。”

  他没有像以前那样,会牵着我的手,而是一直走在前面。我跟着他,也没有像以往一样,紧跟在身后,而是隔开了几步。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我的心中一次次出现了他用那滴着血的指尖擦过唇边的模样。他对我说,我只是他在阳间的一件工具。

  我爸还说,要和他好好沟通,谁会和工具沟通的呢?

  回到租住的小房子。他是直接回房间关门了。而我,连洗澡都不敢。心中被莫名的恐惧占领了,就这么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脑海中浮现出岑祖航刚才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就连自己是什么时候迷糊的睡着的都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酸痛的,可是身旁却没有人。这几天早上已经习惯了睡醒就看到他在身边的,我恍惚了一下,才想起发生的事情。

  强打着精神,洗澡出门。我没有去学校,而是给金子姐打了电话,约她出来逛街的。说的逛街其实也就是想跟她说说话。昨晚经历的那些事情,能跟人说出来的,也只有金子姐了,要不别人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疯子的。

  金子姐带我去了一家知味亭,点了些菜,我们就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我是真的饿了,但是带着这样的心事,却也只是简单地吃几口,就没什么胃口了。金子姐坐在我的对面,看上去真的不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更不像是一个懂风水的人。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问道:“有什么就问吧。”

  我犹豫了一下,长长吐了口气,才鼓起勇气说道:“岑祖航,到底是什么……什么……”

  “什么样的鬼?”

  我点点头。

  “他啊,我没见过他原来的样子。你应该见过了吧。帅不帅啊。哎呀,我怎么就是纯阳命看不到他呢。好可惜啊。”

  “金子姐,我不是想问这个的。”

  她这才笑道:“开玩笑的,不抢你老公。他是被炼化过的小鬼。几十年前,岑国兴不知道为什么炼化小鬼,而他的小鬼就是魏华。魏华反噬了岑国兴,吸收了他的能力。你要知道岑家不像我们家,他们都是学系统的道法的,是要修真的。修真这个东西啊,就像电视里的内功一样,是能传递过去的。魏华反噬了岑国兴,占有了他的道法能力,就开始报复岑家。在夜里对岑家进行了抽魂。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确实是做到了,几十个人一夜之间全死了。只有两个还是三个比较小的孩子,灵魂还比较纯,没有被影响到。之后,魏华选了岑祖航做他的小鬼,进行炼化。喂,你家岑祖航很厉害的,魏华都控制不住他,才达成了协议两人互不干涉。魏华把岑祖航放在盒子里,本来应该是想用来对付我的吧,人算不如天算啊,让他得了你这么个好老婆。”

  我心里很沉,老婆吗?“那他有什么……恩……特别的。我是说,他……吃什么东西?”

  金子姐皱着眉头想了想,才说道:“吃鬼,吃跟他爱的人,或者最亲的人的血肉,这样可以增进他的能力。喂,他是不是说要吃你啊?那你就放点血给他好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那是补品啊。”

  “你…你就不会害怕吗?他吃那些东西。”

  金子姐就笑了起来:“我三天连头被零子放血的,我还不好好的。这有什么啊,又不是让你真的给他咬块肉下来的。只有刚炼化的时候,才会去吃最爱的人的心脏啊,手指啊什么的。”

  我的心紧了一下,连忙低下头。她看到我这样,本来说得挺好的,也一下就闭嘴了,呵呵笑着道:“吃饭吧。”

  旁边桌子上的一个大妈就说道:“我说妹子啊,你跟人家说这些,人家怎么吃得下饭啊?”

  “大妈,我就是个写小说的,我说我小说里的男主呢。”

  不过我确实吃不下,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心里堵得慌。我那天是回我爸那边的。本来还想着,在我爸那边能撒撒娇什么的。结果回去看到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在家里跑上跑下,把我的流氓兔布娃娃,放在地上当马骑。

  我爸在厨房里做饭,那阿姨就在店面里对着账。看到我回来,她脸上讪讪地叫我进去坐,感觉她是主人,我是客人。而那个拿着我的布娃娃在地上当马骑的,就是她儿子。

  晚饭吃得特别早,我依旧没什么胃口。因为我爸的注意力都在那孩子的身上,给那孩子夹菜,舀汤什么的。我完全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

  放下碗,说慢吃的时候,我爸终于看到我了,说道:“可人啊。我和你阿姨决定这个星期五去领结婚证。以后乐乐就住在我们家了。你看你的房间我们也不动,就让他住你旁边那间小房间吧。”

  我苦苦一笑,那么闹腾的一个孩子,加上我一直不在家,他不进我房间乱翻乱玩才怪呢?不过现在我也知道我不能反对,爸爸只是通知我一声,并不是咨询我的意见。我点点头,就说:“爸,那我先回去了。”

  阿姨连忙说道:“就在家里住一晚吧。”

  在这样的气氛下,我住这也不舒服啊。所以我还是说道:“不了,晚上还要去学校赶出毕业作品的。”起身,看看外面那小店铺,原来爸爸还说等我毕业了,就把这个店给我的。估计这个以后也不属于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