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六章 火烧天门

第十六章 火烧天门

  打的回到学校,看着那边通向我们租住的房子的小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学校。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曲天在不在。或者说是岑祖航在不在。总觉得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才好。所以我干脆去了画室。

  真正赶毕业作品或者期末作品的时候在画室里过夜的人可多了,可是现在还没有到那么紧张的时候,所以在十一点画室里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我面对着电脑,看着那桌面,还是刚开机的模样。我就这么在画室坐了三个小时,什么也没有做。

  看着外面的漆黑让给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过夜我不敢的。只希望这个时候回去,曲天能睡下了。就像我们刚开始相处的那样,虽然说是住在一套房子里,其实几天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

  回到那房子,房子里压根就没人。他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忙他的事情了。

  我去洗澡的时候,看着那水龙头滴下来的水滴,都能想到岑祖航指尖滴下的血,我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要想这些了,经历的事情要是都一个个记下来的话,那恐怖经历不是能塞满我的未来吗?

  可是那个画面却让我记得那么清晰。

  第二天,曲天还是没有出现。第三天,依旧如此。

  第四天中午,我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第一感觉是曲天,可是拿出了手机才发现那是我爸打来了电话。

  按下了接听键更意外的事,那不是我爸而是那个阿姨打来了电话。我记得今天是他们说要去登记的日子,不会是让我也过去吧。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去面对他们的结婚。心里就是有些不自然啊。

  按下接听键,听到的却是那个阿姨的声音。阿姨的声音显得很急,说道:“可人啊,你爸爸在医院不舒服呢。今天我儿子又一直吵着要去动物园,你看你晚上能不能来给你爸送下饭啊。”

  “我爸怎么了?”我问道。

  “就说是牙疼,也没什么。就是那牙龈上长了好几个大疱,现在在社区医院这打吊针呢。”

  我答应了下来。我爸爸这个毛病是一直都有的。以前也因为牙疼长牙疱什么的去医院打吊针的。这种事基本上每年都有三四次的。以前也都是我去送白粥,可是现在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我爸还在医院里呢,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啊,可是那个说是要当他老婆的女人,却带着儿子去动物园。

  下午我就先回家了。在厨房里给我爸煮了粥,炖得烂烂的,加了肉末进去,用保温盒装着,带到医院里去。

  在社区医院,我看到了我爸。他脸都是青的,整人都瘦了一圈了。我跟我爸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他都这么痛了三天了,才告诉我。这三天,他基本上都吃不了东西啊。我在一边数落着那阿姨的不是。她儿子吵着要去动物园,就不能晚几天去吧。我爸这只是牙痛的,最多也就四天五天的。她都不能好好照顾我爸。

  我爸说道:“别说这些。一开始我也生气啊。可是想着如果是你的话,我就没什么可生气的了。她要嫁给我,那么她儿子我也拿来当我儿子看吧。”

  我继续白眼瞪他,怎么就有这样的爸爸啊。我爸呵呵笑着,只是我不爱听这个,就说道:“岑祖航呢?他怎么没跟你来的。”

  “他跟我来干嘛啊?”

  “他也算是我半个儿子啊。”

  我舀着粥的动作都僵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干嘛,会不会有危险什么的。

  我爸呵呵笑道:“你们吵架了?”

  “爸,你真的就这么接受他了?”他是什么身份,我爸比我还先知道啊,现在他竟然有种默认的感觉了。

  我爸那嘴是肿着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认命吧,要不能怎么样啊?好好沟通,我看他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的。”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跟我爸说,我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只是很不巧的,曲天给我打来了电话。看到来电显示上是他的名字,我有些不敢接听了。但是在我爸的注视下,我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

  “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在我们这的社区医院,我爸在这里打吊针呢。”

  电话就这么挂断了。我还疑惑着他怎么没有说找我什么事啊。看着我爸艰难地吃东西。这粥都还没有吃完半碗呢,曲天已经过来了。

  曲天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头。那老头已经老到满头的白头发了,靠近之后,我爸连忙站在说道:“哟,廖老先生啊。您怎么来了啊?”

  我看着那老头,再看看曲天,有些疑惑。曲天怎么会认识这样的老头呢?廖老先生没有理会我爸,反而上下打量打量我。曲天伸手揽住了我的腰,朝着那老头微微一笑道:“老先生这些你相信了吧。”我有些不安地扭扭腰,却被他收紧了手里的力道,让我不能动弹了。

  “哼!冥婚!”说完,那老头转身就走了,真有点莫名其妙的。我问道:“他是谁啊?”

  “廖家的。我们这里一个风水家族的人,前几年,给我们对面那家古玩店抓过鬼的。呃,他怎么会跟着你啊?”爸爸看着曲天问道。

  “他是想替天行道抓了我呢。不过我也不想跟他斗,带他来看看王可人的。”

  我心中一阵苦笑,原来,我这个身份证是这么用的。我这个工具还很好用的样子呢。

  我爸打完针的时候,都已经是六点多了。加上我和曲天都没有吃东西,我爸就让自己回家吃去。社区医院,离家里也近。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那两母子还没有回来呢。看来晚饭还是要自己动手啊。我爸说是牙痛而已,还是给他们做了饭菜。

  我爸做饭的时候,曲天就站在厨房门口,左手做出了九宫格的样子,转转比划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找个时间,把你家厨房重新装修一下吧。”

  “怎么了?”我问道,我还是下意识地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说道:“你们家厨房在西北方。九宫格里西北方是什么?”

  “乾。”

  “乾在家庭里代表什么?”

  “男主人。”

  “在乾宫做厨房,这个叫火烧天门。这种格局是会让男主人容易上火的。就像你爸。他这样经常的牙痛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我爸端着菜走出来,说道:“是啊,一年三四次跑不掉的。岑家不亏是岑家的,看几眼就能断事了。怎么化解啊?”

  曲天朝我爸笑了笑,道:“明天我去找个施工队,来帮你这装修一下吧,也就两天三天就能弄好的。把那厨房的瓷砖换成土黄的,然后让可人去选一套陶瓷的碗碟吧。以后家里都用陶瓷的。这种不锈钢的就先收一收吧。”

  我爸点点头,然后说道:“土泄火,对吧。”

  曲天笑了笑,开始动手吃东西。看着他那么自然的样子,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所以我说道:“怎么装修怎么改,你告诉我们就好了。装修好像是要花很多钱的。”

  我爸就瞪了我一眼:“胡说什么啊。岑祖航也是自己家人,说这个干嘛?”

  自己家人?我咬咬唇没说话。要是我爸知道他的真模样,会不会还觉得这个是自己家人呢?

  吃过饭,阿姨和他儿子回来了。他儿子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曲天吧,刚进门的时候,还很闹腾的一个人。可是一进门就乖了,躲在他妈妈身后看着曲天,眼睛里流出了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