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七章 枪煞

第十七章 枪煞

  因为听人说,孩子小的话,是可以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个孩子都已经十多岁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曲天的不一般呢?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说着告辞的话,先离开了。

  在我们走的时候,那个小男孩还是警惕地看着曲天,一直到曲天消失在转角。

  “那个孩子……”我担忧地问道。

  “他是阴阳眼,看得到我。”他说道。

  我的心里一惊,很快就恢复了冷静,说道:“那以后我们还是少回来吧。”

  “嗯。你们家厨房装修的事情,我请师傅,你过来跟着点就行了。”

  沉默,在车子上,我们一直沉默着。在一个红灯,车子停下的时候,曲天问道:“你还在害怕?”

  我没有回答。而他也不再说后面的话了。

  那个夜晚,迷迷糊糊地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到那个小男孩翻着我那冥婚聘礼的盒子。我的心里喊着,不准动我的东西。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一个熟悉的人影就站在我的床边。他身上还穿着我买的睡衣,就这么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直到我的眼睛渐渐睁开了。看清楚了那就是岑祖航。

  就在我看清楚是他的时候,他突然俯下身子,吻住了我的唇。我心中惊了一下,那一瞬间就是动也不敢动一下的。

  如果是别的男人,我想我的反应会是尖叫,我会是踢打,可是是岑祖航啊,我是瞬间就没有一点反应了。就这么呆呆地,傻傻地,愣愣地感觉着他的舌头探了进来。

  这个吻和曲天那天的吻完全不一样。那微凉的舌头探入我的口腔,整个人都能激起来了。我感觉到了,他放在我脖子后的手,加了力道,控制着我的头,让我迎合着他的吻。可是我那是整个人都僵着了,动都不敢动啊。

  他的舌头退出我的口中,牙齿还要在我的下唇上咬了一下。我低呼出声。

  他说道:“我还以为整个人傻了呢。起床了,跟我去看套房子,跟魏华有关的。而且会有风水先生在,我可不想又像上次那么麻烦。”

  上次他那是被人看出来了,被提醒了,不得不亮出我这个身份证来的。原来我还真的只是他的身份证啊。那么身份证以后能不能恋爱结婚呢?我苦苦笑着

  我从小竹床上坐起身来,看着他,问道:“干嘛亲我?”

  “沾点我的气,省得到时候遇到什么东西,麻烦啊。”

  原理是这样啊。我苦苦一笑,看着他出了房门,才沉下了微笑了。就因为要沾上鬼气才亲的啊。是不是……太那啥了。想着唇上那微凉的触感,还有他的舌头探进来的感觉。他的手在我的脖子手,托起,让我仰着头迎合着他。

  呜呜……我都在想些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吻吗?又不是我的初吻了这么在意干嘛啊?

  等我梳洗好的时候,曲天已经下楼了。赶下楼,早餐都是在车子上吃的。我们就往外赶去了。等着车子驶入了公务员小区之后,我还疑惑地问道:“你要先回曲天家啊?”

  “不是,今天这套房子就在这里面。”

  车子最后停下来的地方就是曲天他们家前面一点的一座别墅。就是上次那开车夹死人的那个某某高官的家里。

  我们到的时候,零子金子都过来了,此刻金子零子是靠在他们的车子上,看着热闹呢。还有一个穿着道袍的老道士在那拿着罗盘对着大门指指点点的。

  我很自觉地站在了金子姐身旁,她给我递上了一包爆米花。我看到那爆米花的时候,几乎是惊得看了她一下,才确定那真的是爆米花。有她这么当师太的吗?出来办事还靠着车子吃爆米花,真当来看热闹来了。

  曲天站在了零子的身旁,零子也是一颗颗往嘴里丢着爆米花的。曲天低声说道:“不就是他们家儿子撞死人的事情吗?弄得出这么大的排场啊。”

  零子也低声道:“这年头,排场不大,人家不给钱啊。岑祖航啊岑祖航,你姓岑啊,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小蚂蚁悲催的生活了。”

  “那是谁?”

  “李叔,就爱搞排场的。不过有钱人都吃他这套。我都看过了,就是他儿子那房间不好,全是火,火多了,自然是年轻人没地方发泄,就要弄出点事来的。加上他们家后门那是一个枪煞,还连带着是日夜凶光。为了漂亮,他们家后门那落地窗连窗帘都没有装。来来往往的车子灯光就这么整夜整夜的照着他们家客厅呢。这种局面家庭不和啊,家人烦躁啊。那天他儿子出事是刚在家里吵架出门的。”

  金子姐也低声说道:“他们家是请了李叔的,我们就是扯着李叔衣角来看看,能不能在他们家挖出点东西的。”

  李叔那边是大着排场,进了屋子。金子姐把爆米花往车子上一放,就跟着进去了。这么一来,我们四个都进去了。那房子,和曲天家的格局是一样的。只是一进客厅。他们家客厅还真的是没有窗帘的。就落地玻璃,可以直接看到前面一条路对着什么客厅呢。这样一来,晚上要是有车子过来的话,车灯肯定会找到家里来的。

  金子姐低声道:“机会难得,分头行动。”

  然后零子就悄悄的闪进了一旁的厨房中。金子姐也一下窜上了楼。我还有些不明白呢,看来他们的合作了很多次了,那么默契的。

  曲天带着我,在这个客厅四处看了看。从他们家那客厅一旁的书架上放着的古玩我就知道,他们家是真有钱。就他们家架子上摆着的那些,都比我爸那整个店的真货多多了。

  梁庚注意到我们进来了,笑着点点头,也没有赶我们出去的意思。反而是李叔看着曲天好一会,然后才对着曲天笑笑不说话。

  李叔带着梁庚,看了客厅说了一大堆,又转向了厨房,又说了一大堆。

  我还紧张地注意着他们的方向,就担心金子零子他们被发现什么呢。这个时候,客厅只剩下我和曲天了,曲天也不客气地开始翻找了起来。

  “你们到底在找什么啊?”我低声问道。

  他没有说话,继续找着。金子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挥挥手里的东西,那意思就是说撤退了。然后曲天拉上我的手,就大步朝外走去。出了他们家屋子,金子姐就说道:“要等等零子,他被堵在书房里了。不过是李叔带上去的,李叔应该不会害了零子的。”

  曲天就指着那边的房子道:“去曲天家等吧,这样也不会被人怀疑。”

  我们三个朝着曲天家走去,也不过二十米的距离,等着曲天刚用钥匙打开家门,零子已经从那边房子溜出来了,朝着我们跑了过来。

  曲天家没有人,从摆设上看,至少家里已经好几天没人了。出于安全意识,曲天还是给名义上的妈妈打了电话,确认了他们两夫妻是跟着单位公费旅游去了。还要两天才能回来呢。

  这样我们才放心了一些。

  去了曲天的房间,房门一关,然后金子从的化妆箱里拿出了一本破破旧旧的书,低声道:“岑家族谱。”

  曲天马上皱了眉头:“你们不是说这个在岑雨华那的吗?”

  “上次是岑雨华拿走的啊,怎么到了梁庚这里我们怎么知道啊?”金子没好气地应着。

  曲天摸上了那族谱,我在他的身旁,都能看到他的手都是在颤抖着的。零子说道:“族谱在这里,就说明那些事情之后,他去找过岑雨华。至少是暗地里去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