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鬼物

返回首页我的老公是鬼物 > 第十八章 灶神1

第十八章 灶神1

  我惊了一下,回头看到他,有点心虚。但是就算现在我是心虚,我是心跳加速,但是我还是嘴巴硬得没有道歉,反而说道:“你结过婚的啊。这上面都有你的妻子了。岑梅?同村的?还是近亲结婚啊?那你之前为什么要跟我说你没有结过婚。再说了,你就算是结婚了我也不能怎么样啊?为什么要撒谎啊?”

  岑祖航走了过来,合上了族谱,说道:“我们是村里的童男童女。从小就是。我是纯阴名,她是纯阳命。后来十八岁的时候,爷爷就给写进了族谱。可是那时候是三十岁才能结婚的。我们没有登记。”

  “那……那也是进族谱的了啊。这个老婆你赖不掉了吧。”

  岑祖航看着我,目光有些不对劲,就这么看着我。看得我有些发虚地说道:“看什么看啊。以后不准再说什么我想着曲天的话。你自己不是也想着你的岑梅吗?我们两这是扯平了。以后谁也别管着谁好了。反正你下面还有一个老婆在等着你呢。”

  我说完了,就这么鼓着腮帮子,想要回我那边去的。可是手却被岑祖航抓住了,说道:“找不到她了。下面没有,她也没有活下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对她最后的记忆,就是吃掉了她还在滴血的心脏,而那个时候,她已经没有魂了。”

  “那……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挣开他的手,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等我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觉自己刚才有多过分。他刚拿到族谱,整本族谱里的几乎都死光了,他心情肯定不好的。在这个时候,我还跟他提那个岑梅。而岑梅估计是岑岑祖航最深的痛了。他刚才说到岑梅的时候整个人感觉都和平时不一样了。

  有着痛苦,有着恐惧,有着悔意……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跟他说声道歉的话吧。打开房门,我再次吓到了,因为他就站在我门前啊。

  “呃……”我吓了一下,调整了心情,说道,“刚才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的。你们家里人的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请节哀吧。”

  他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我。让我更囧了。我知道他这个人,不,是他这个鬼有时候,不太说话的。但是这种时候,说声没关系都行吧。

  看着他那个样子,我急了:“我都道歉了,你就给句话啊。要不你还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有用吗?我现在还想着回到以前的生活,不要当你的身份证呢。可是有用吗?”

  他还是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我说道这个就觉得委屈,一委屈上来,眼眶就红了。这都要哭了,以前不敢跟他说的话,怎么是借着眼泪说出来了。

  “反正我只是你的工具,反正我只是你的身份证。大不了身份证弄丢了就再办一张是吧。我就一个工具罢了,那么就请你以后不要跟我说你的事情。你有没有老婆都跟我没关系。呜呜……”

  我承认,有时候我是挺懦弱的,是挺傻的。这有什么好哭的啊。可是就是觉得自己委屈了,眼泪水就这么掉下来了。

  在没有认识岑祖航之后,我大学四年里,也受过委屈啊,可是在面对那些委屈的时候,我最多就是红着眼眶罢了。也没有这么认真地哭过啊。感觉是最近在岑祖航面前是越来越懦弱了。

  一只微凉的手,将我涌入怀中,任由着我把眼泪鼻涕都擦在他的衣服上。

  我知道是岑祖航。可是他还是不说话。那么我就使劲哭,使劲擦眼泪好了。反正哭出来人就好受了很多了。

  我也听到了他再我头顶的叹息声。

  第二天,我是带着红肿的眼睛去学校的。可是很不巧啊,覃茜回来了,让我去图书馆跟她借几本书。本来还想着一个人在家里睡一天算了的,可是她好不容易回学校一趟,我这个最好的朋友自然也是要陪陪她的。

  在她看到我那双眼睛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曲天把你弄哭了?”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昨晚我哭的时候,曲天还是一副尸体,躺在客厅那小沙发上呢。惹我哭的那是另有其鬼啊。

  走进图书室的时候,覃茜还小声说道:“我还以为你这性子,一辈子也不会为男人哭呢。以前觉得你看得很开啊,什么事情也不在乎啊,怎么现在一谈恋爱起来,就是这样子了呢。瞬间就变成了小女人了。”

  “去你的!”我轻轻推了她一下,“也没什么,就是我自己有点……呵呵,感觉自己有点……唉……”

  “你这是恋爱的正常表现。很多女人都这样的。在外人面前再强悍,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也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哭得一塌糊涂的。没事的这是真爱的表现。”

  我手里还拿着校园一卡通呢,在图书馆门前就僵住了。刚才覃茜说,我这是恋爱的正常表现?我爱上谁了?岑祖航?还是曲天?尼玛的,我那就是委屈哭一下来发泄情绪罢了。这要是能和爱扯上关系的话,那么我估计也就是一个变态。岑祖航是一个鬼无误!曲天是一具尸无误!不管是谁!我都不可能爱上他们吧。太疯狂了吧。

  覃茜推推我:“傻愣什么啊?刷卡啊!”

  我基本上算是陪着覃茜在图书馆发呆了一天的时间。在哪里思考着我的恋爱观。我也不是什么十几岁的小女生,会傻到什么不懂,什么也不会的。

  在仔细地想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之后,我真的觉得我和岑祖航之间有了微妙的改变。也许谈不上是爱不爱的,但是至少我现在是接受了他这个鬼在我身边生活了、虽然他也有恐怖的时候,但是也有温柔的时候啊。

  就像昨晚,我那样哭,他不说一句话就这么拥着我,任我哭。哭完了什么也不说,我就去洗澡睡了。好像我应该跟他说点什么吧。例如,对不起,把你衣服弄脏了。或者是我讨厌你之类的。可是哭完了就完了,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一样。

  我还陷进自己的分析的时候,覃茜用她手中的水性笔扎扎我的手臂,低声道:“师妹叫你啊。”

  我这才发现,在我身旁站着一个小师妹。看样子也不过是大一的模样,她的身旁还陪着另外一个女生。小师妹压低着声音说道:“师姐,能出去说话吗?”

  这里毕竟是图书馆啊,我点点头,跟着她走出了图书馆,心里还忖思着,这个小师妹没见过,跟我应该不是一个系的,那她找我能有什么事啊?

  走出了图书馆,我们站在了那大厅后门的位置,那里很少有人来,谈话也比较隐蔽一些。

  小师妹开头就问道:“师姐现在是跟曲天在同居吧。“

  我心里吐槽啊,现在的小妹妹真是够大胆的。不过这件事经过上次那么一闹,基本上是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我要是否认的话,就是矫情了。我微微一笑道:“有事啊?”

  “我听豆豆说,上次她那房子就是曲天给出的主意,我……我和我男朋友也在那小区租了房子,但是好像那房子不干净。我们想让曲天帮忙去看看。师姐,我们知道是要给红包的。但是我们刚交了一年的房租呢。可不可以少收一点啊?”

  原来是找我联系曲天看房子的。不过也是,自从岑祖航成了曲天之后,他来学校的时间很少,没几个人能找得到他。反正是一个小区的,我也就点头应了,跟那个小师妹交换了电话号码,说是曲天有时间就过去帮忙看看的。

  我可不敢说我自己去看,我学的那点东西,压根就不够用的。